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评李登辉的使命
 - 评台湾外交部制作的
 - 两岸服贸协议不是左
 - 两岸服贸协议的受阻
 - 台湾服贸风波感想几
 - 台湾“服贸事件”与
 - 台湾与乌克兰有多远

 
 
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几份珍贵史料

俞力工


马骥的纪录片

自从日本国会议员石原慎太郎于1990年10月在美国《花花公子》上宣称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编造的故事,是个谎言”之后,美国传教士马骥之子便把存放在地窖50年之久的实地纪录片交予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美国)。1991年经该联合会的努力,将此陈旧记录片与中、日见证人的采访记录、日本军方的纪录片互相结合,制作了一部以“否认”与“马骥的证言”为上下篇的纪录片。从此之后,有兴趣人士可以在文字、照片资料之外,直接由记录片了解南京大屠杀的实况。

中、日战争期间,马骥牧师正在南京市传教。当日军进城后,他以美国传教士的身分从日本军方取得通行证和摄影许可,因此在整个大屠杀过程中,能够利用手上的摄影机,实地拍下日军枪杀、活埋国人的暴行,堆积如山的尸首,急救伤者的情况,从而给世人留下了最翔实的记录。

罗森的报告

1990年年底,共同社由波昂发布消息,当年德国驻南京大使馆官员罗森(Rosen)先生致外交部的报告中,对日军之暴行曾有详细记载。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负责人、60年代的留德学人邵子平博士见报后紧追不舍,嗣后通过刘峙将军之子刘涤宏博士与吕昆纳博士(Dr. GunnarRichter)的协助,终于于次年三月在旧东德国立中央公文图书馆获得一分完整的报告。

罗森先生在报告里多次建议希特勒亲自观看马骥牧师所拍摄的纪录片。他除了逐日记载日军的疯狂行为之外,还具体提到日军闯进德国大使馆绑走佣人并胁迫交出女性,以及南京下关堆积三万具尸体等事件。

诺波的报告

南京大屠杀五十九周年纪念日前夕,1996年12月12日《纽约时报》独家在第三版以“南京大屠杀中,一名纳粹救人无数”为题,整版报道诺波先生(John H. D. Rabe)所写的《战争日记》。

诺波先生当时为西门子公司的驻华代表,也是纳粹组织在南京的负责人。当国军退却时曾委托西方人组成的“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出面维护市民的安全。诺波则获国际人士推选为该委员会的主席。虽然委员会在划定的安全区内收容了二十五万名难民。日军却仍然在安全区内横行施暴。以下为安全区内外的比较:

日军暴行安全区外安全区内杀人450,000人9,459人强奸80,000人372人房屋损毁89%9%

1938年6月8日诺波返回德国后向希特勒提交了日军暴行报告,并附照片51张,希望藉德国政府的影响力约束日军的野蛮行为。报告递出后诺波却为秘密警察逮捕,三天后以“不得就南京大屠杀事件再发言”为条件予以释放。

诺波的记录长达2117页。其遗言要求子女必须获得政府许可方得将该记录出版。1995年作家张纯如曾专程访问诺波的外孙女莱茵豪特夫人(Reinhault)。但莱女士起初不肯将所有记录交出。后经邵子平博士再三恳求,并以“战争日记属于全世界人民”晓以大义,终于使莱女士回心转意,交出此珍贵史料。

1996年12月12日联合会在纽约举行记者招待会向全世界公开该日记。美国各大媒体均予广泛介绍。耶鲁、哈佛等名校也计划进行研究。日本、大陆、台湾电台更于会后对莱女士进行长时间采访,由是在全球引起巨大回响。

维护史实的责任

综观战争赔偿先例,德国迄今已向受害国家支付了650亿美元的赔款,意大利支付了2.6亿美元,甚至日本也向不包括中国的国家支付了10.12亿美元的赔款和近5亿美元的无偿经济合作。环顾德、奥、意的立法,均设有对否认纳粹暴行的行为加以严厉制裁的条例。唯独日本,虽然造成一千八百万中国同胞的死亡,至少500亿美元的物资损失,至今仍不断有重要政府官员及名望人士全盘否认二战期间对亚洲国家所加诸的无边痛苦。  毫无疑问,其主要原因之一在于中国的内战,与国家分裂后两当局为争取日本的邦交而作出的不计后果的让步。这方面只消举其一例,便可说明实际情况:至今台海两岸最具权威性的文史馆始终拒绝对外开放进行日本侵华行为的研究。另一方面,唯恐“越俎代庖”的心理也始终导致国人长期“静观其变”。严格说来,此僵局直到九十年代才由海外各地有志之士筹组的“对日索赔会”,“纪念抗日受难同胞联合会”,“抗战史实维护会”,“日本侵华研究会”,“纪念八年抗战历史研究会”,“纪念抗日联合会”,“蒙难家属协会”,“日本侵华研究社”等等组织所汇合起来的强大力量予以打破。

当前,海内外有心人的共同信念是,虽则我们无法改变过去的厄运,但却能够主导我们的未来。鉴于抗战时期有十多个欧洲国家均在中国设有官方代表团,我们可以相信各个代表团均曾对其政府或亲友提出过有关日军暴行的详细报道,因此本人藉此机会吁请旅欧同胞协助发掘这类珍贵的史料。

美国通讯地址:

抗战史实通讯

ALLIANCE FOR PRESERVING THE TRUTH OF SINO-JAPANESE WAR NEWSLETTER,

P.O.BOX 2066,

CUPERTINO,CA.

95015,USA

TEL.&FAX (408)446-4275,

E-MAIL: p.tcheng@visi.net.

欧洲通讯地址:

Ju,li-kung AmKraut garten 20/3/19A-1220 

Vienna,Austria

Tel.&Fax. (+431)2800512

《欧洲日报》1997年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