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红妆仙子->正文
 专栏新作
 - 红妆:知己的境界
 - 红妆:气质,千钧一发
 - 红妆:爱情无须赴汤
 - 红妆:好男人是用来等
 - 虚名难舍
 - 有一种感念, 不需节
 - 牵情最是淮海路

 
 
犯罪生涯

红妆仙子


犯罪生涯

红妆


蓦然回首,发现自己竟然度过了许多犯罪的岁月,真是暗自心惊。

高考复习的时候,父母发现我读小说已经有影响复习的倾向,严正警告了几次。我就象特务一样地潜入地下,当然不忘找个冠冕堂皇的公开身分作掩护,那就是有备无患时刻以专业书覆盖小说,或者就躲被窝里看,那种心惊胆战在父母眼皮地下犯罪的日子,可真不好过。上大学的时候,看到图书馆的中外小说,真是老鼠掉到米缸里,喜不自胜,哪里抵得住诱惑呢,经常不是通宵达旦,就是废寝忘食,读得天昏地暗。可是,我的良知,可以感觉到千里外父母责备的目光,犯罪的内疚就又开始折磨自己。无疑,那是四年犯罪的日子,快乐着,也痛着,快乐得战战兢兢,痛得实实在在,真是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的煎熬。那时总跟一位室友联合,再借别人的借书证,一借数本连着读,象车轮大战,一轮小说战结束的时候,总有几小时发誓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会拿起专业书苦读一会,对付第二天的考试。值得庆幸的是最后考上了研究生,心里才觉得是立大功赎了罪,马上把自己无罪释放,班师凯旋一般,去见江东父老,那是四年中最扬眉吐气的一次。

有过一阵比较心安理得读小说的时光,可惜好景不长。因为突然有一天,想起好多人写的爱情故事,我开始不满意起来:怎么会这么物欲泛滥,这么令人沮丧,这么急功近利,这么颓废绝望?爱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要写出一个纯美的版本!我就那么迷上了写作,而且是网上写作。记得有天难得灵感泉涌,写得起劲,正为电脑中的几千字欢欣鼓舞的时候,突然闻到了房间里的焦味!原来是心爱的不锈钢茶壶水烧光了还不知道,去厨房抢救时茶壶里外都已焦黑。我非要同一种轻巧光亮的不锈钢,一直寻了一年多也没买到合意的,就情愿继续用着那个里面擦干净的焦壶,就是父母和朋友们来访时看到茶壶总要惊叫。我那只茶壶就不光是如山铁证,而且是不锈钢做的证据,天天控诉着我如何因为醉心描写风花雪月而忽略了生活中的油盐酱醋的罪行。

然后有一天,我又稀里糊涂泡网泡成了诗词歌赋坛的版主。情人节周末我贴了写情诗的建议,正好万维网页出了问题,我每隔半小时一小时地去试探,看恢复了没有,坐立不安的,才恍然惊觉,自己对诗坛,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份迷恋,俨然爱上网络,荒唐之极。幸亏碰巧见到另外网站几位网友好像对登上万维比我还急切,五十步比一百步,才让我的羞愧感减少了些。本来在诗坛滥竽充数也无所谓,偏偏后来得到几本诗书词谱,各种格律变体一目了然,通俗易懂,结果发现写古诗词就象填字游戏,可以最大限度地挑战自己,乐趣难以描绘。心里知道,古诗古词,那是又一个泱泱大国,文山书海,无穷无尽,迷上诗词,真象上了贼船,罪是越犯越大,苦海无边了。

我与犯罪感之间抢夺阵地的拉锯战每天在进行着。我经常运用的利器是:人生苦短,为什么不能爱我所爱,如痴如狂,跟着感觉走?为什么不能尽情追逐快乐,偶尔忘掉责任?

人生,真是无数感性的快乐,交织着许多理性的痛苦。有多少深厚的爱恋,就有多少痴心的追求;有多少甜蜜,就有多少苦涩;有多少幸福,就有多少遗憾;有多少快乐,就有多少痛苦。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生活中爱好跟正业不能兼顾,真是深有体会。

现在我跟父母通电话时,母亲说会托人帮我带个好茶壶,又说好久没打电话,小说什么时候写好啊?知道母亲是提醒我务正业少上网,让我很没面子,理屈词穷,我就愧疚地支支吾吾地应付着:在写呢,不要急嘛,慢工出精品嘛。我偷偷摸摸在诗坛学写诗这种犯罪事实,是只字不敢提的。

写到这里,又是犯罪感大举袭击的时候了,装满我之所爱我之所恋的城池,又要失守沦陷一阵。也许明天,我就会英勇追击,把城池再给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