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开心->正文
 专栏新作
 - 抗美援朝 (五) 小小
 - 抗美援朝 (四) 小小
 - 抗美援朝 (三) 小小
 - 抗美援朝 (二) 小小
 - 抗美援朝 (一) 小小
 - 曾经爱过 (小小说)
 - 老房子 (小小说)

 
 
曾经爱过 (小小说)

开心


我家曾经搬过很多次,有些地方住不到一年。在东院我们住了近八年时间,是居住的时间最长
的院落。

东院又分前院和后院。前院是三栋三层的小洋楼,地板地,每户有三间住房和一个大厨房。必
须是处级的人才能住进去。

后院是三栋两层楼的筒子间。每家只有两间的套房,水泥地,厨房狭小。住在那里的都是食堂
的师傅。车队的司机和机修工,还有清洁工等等。前后院的孩子们小时候玩在一起,上学后特
别是上到了中学就很少来往了。

秀珠是后院的。上面一个姐姐,下面一个弟弟。姐姐继承他们父亲的田字脸,弟弟得了他们母
亲的瘦长脸。姐弟两的五官,就像是造物主将他们父母的五官拿过来混放在一起,再随意的拼
凑一起放在姐弟的脸上:姐姐田字脸上镶嵌着母亲的剑眉和一双细小眼睛,眼角向上吊起,再加
上一个父亲的大方鼻子。弟弟瘦长脸上有着父亲一模一样的扫帚眉,皮肤奇黑无比,也因此得一
绰号:黑皮。

可是秀珠根本就不像是这个家庭的人。她有一张椭圆的脸,弯弯的眉毛,眼睛不大但是亮晶晶
的,小巧的樱桃嘴红艳艳的,微笑时嘴边一个浅浅的小酒窝,皮肤白白净净的,个子也一直比大
她两岁的姐姐高出半个头。有人说秀珠是在医院里抱错了,秀珠拿出母亲年轻时的照片给大
家看:那时她的母亲还不那么瘦,秀珠确实与她母亲年轻时有七分的相象。

秀珠自己说生在穷人家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她的父母不知道如何计划着过日子。秀珠父母收
入低孩子多又不懂得量入而出。他们常常是发工资前一周缺粮短油的,春节还要向别人借钱
才能回老家过节。秀珠上小学三年级就开始接管家中的财政,从此以后家里不再有断顿之事,
春节前还能买些布给每人添件新上衣。

秀珠手也巧会许多针线活。她织的毛衣针脚工整,松紧一致,绣的花呀鸟呀和店里卖的一模一
样。后院的人家有嫁女儿娶媳妇的都请秀珠绣一对鸳鸯枕头套,再给新娘织一个大红的围巾。
如果时间宽裕,秀珠还能钩一些小方巾,小圆垫之类的东西。后院的人家或多或少受益于秀珠
的一双巧手。

后院有一户刘姓人家,一家三代单传。到了这辈,生了三个丫头之后终于第四个是个男孩。命
名为耀祖。可想而知家里对耀祖宠爱有加。耀祖从会跑就淘气加玩皮。再大些,常常和别的孩
子打打闹闹。时不时的有家长领着头破血流的孩子前来告状。刘家没有少花银子为耀祖消灾。

到了高中耀祖的学习没有长进,但是个子长高人也变的健壮。成天的和一群狐朋狗友瞎混。到
了高二时情怀初开,表现的也是胆大妄为,对秀珠发起一阵阵的疯狂的追求,并且很快赢得美人
心。东院常常能看到俩个人并肩而行。前院的为秀珠惋惜: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后院的暗
自欣喜:肥水没有流入外人田。

耀祖大姐当兵,二姐三姐下乡,中学毕业后他就顺理成章的被安排了工作。秀珠仍然待业并且
住进了耀祖的家。后院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前院的人因秀珠的理财治家和心灵手巧对她有
疼爱之心,因此这事没有人对外声张。

那时的耀祖真的改变了许多,在工厂里吃苦耐劳,尊师爱幼,小小的厂里人人都夸奖他。在院
子里也是见人点头打招呼,也不再和那些狐朋狗友往来。

第二年的夏天,突然听说耀祖又打人了,还被楸到了派出所。

原来耀祖和秀珠逛街时遇到一位小年轻死盯着秀珠看,还傻傻的笑。耀祖不爽,骂那个人,两
人冲突起来扭打在了一起。耀祖比那个人粗壮些,很快就占了上风。秀珠试图拦着耀祖,可是
气头上的耀祖已经疯狂了。正好有民警在附近,赶来时正好是耀祖骑在人家身上抡着拳头一下
又一下的打在人的胸口上。民警费了很大的劲才制止住了耀祖,把他们两个都送进了派出所。

耀祖厂里的一个副厂长听到消息后赶到派出所,力保耀祖。耀祖被放了。那个挨打的愤愤不平。
秀珠担心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过去,提醒耀祖每天上下班找一些同伴同行。

一个多月过去了,风平浪静。秀珠和耀祖也开始大意了。

初秋的一天, 耀祖离开工厂只和一个朋友一起往回走。突然从小巷子里冲出四个彪型大汉,
有的举着菜刀,有的抡着铁棍,直奔向耀祖他们。耀祖心中大叫不妙,推开同伴,自己冲向
狂徒…

手无寸铁的耀祖先吃了一刀,躲过扫过来的铁棍,一把抓住铁棍使劲夺了过来。

一场一对四的野蛮的器械大仗打下来,五个人俱受重伤,都被送去进了公安局。

这次对方是有备而来,自然是想将耀祖置于死地而无后患。那家人将耀祖说的如同罪大恶极
之徒。公安局扣留了两方的五个人。

耀祖家里满世界找关系,耀祖的父亲亲自出马向对方家赔礼道歉,送上钱和礼物。

人说了,就是要往死里整耀祖,拒不收受钱财。

人有时就一个歹命!几天后,全国性的严打开始了。据说每个公安局里都有抓人数量的指标,
现在有现成的五个人撞到枪口上自然就被罗列进去了。

当耀祖家里还在四处活动时,一纸判决书下来了:判了三年。对方的四人有俩人未满十八岁判
了劳教,另外两个也判了三年。到了这时对方才后悔莫及,然而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耀祖的父母一下子就病倒了。秀珠和耀祖的姐姐赶到监狱探望耀祖。耀祖心情极坏,一腔怨
恨。

秀珠告诉耀祖父母都病倒了,她也几乎倒下了。事情已经这样了,大家挺不住也要挺。耀祖还
年轻还有以后的日子要过,她(秀珠)会等着耀祖!

秀珠遵守着她的诺言,三年时间里每周去见一次耀祖。对耀祖的父母关怀备至。

转眼三年过去了,在耀祖出狱的前两天秀珠带了些男式新衣服进了耀祖家,对耀祖的父母说:
这三年她和他们一样过的很沉重。她也想明白了,她是不可能承受和耀祖过着胆颤心惊的日
子。耀祖在里面时她不愿伤了他,现在他出来了她不想面对他。请耀祖的父母转达她的意思。
耀祖刚出来情绪会不易控制,可以等一周后再告诉他。

耀祖的父母老泪纵横。面对着秀珠,他们无言。他们不怪她,只能恨自己的儿子不争气。

耀祖出狱那天三个姐姐、两个姐夫一起去接他。耀祖没有看到秀珠和父母,以为他们都在家
里等着他。到家只看到父母就急了,问:"秀珠呢?"

父母告诉他, 秀珠出差到外地了,一个周后回来。耀祖掉头就去秀珠的家。姐姐姐夫紧跟着
他。秀珠家只有她的父母在。

耀祖问:"叔叔,阿姨, 秀珠呢?"

“秀珠去北京了,一个周后回来”秀珠的母亲说。

没有见到秀珠,耀祖就已经心慌意乱了。进到监狱里的人,妻子和女友离开的很多。甚至有顺
口溜:"进寨进寨,妻离子散!"

耀祖说:“我现在是一背着黑锅的人,这辈子也就完了。我不会强求秀珠的。只是我想见她一
面!”

秀珠的母亲为难的说:“她下周就回来,你耐心的等一等吧!”

耀祖头上的青筋暴跳,姐姐姐夫们连拖带拽的将他拉回到家。

耀祖问: “秀珠说了什么?”

全家人头摇的和拨榔鼓似的.

耀祖一切都了然了!他出来的日子早就确定的,秀珠不可能不知道。即使不得不离开也不会不
留下只言片语。她是决定要走出他的世界了。

耀祖双腿一软,人就昏了过去。

大姐夫用脸盆接了冷水泼向耀祖,耀祖醒过来,仰头一声哀嚎!

听后院的说,很多人听到了那声哀嚎--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哀伤的嚎叫!

后来,听说耀祖说了:他不怨秀珠,他更要感激秀珠。如果不是她这三年对他的相扶相持,他
活不到走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天!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东院的前院和后院的旧楼房拆了,又盖了新楼房。前后院楼房的差异已经
消失了。

耀祖一直没有结婚,和父母住在一起。

秀珠的父母早就搬到大女儿家住了。东院的房留给了秀珠的弟弟。

秀珠再也没有在东院出现过。

听说秀珠先去了上海,后去深圳。近年有人说在上海看见过她。

秀珠在那个年月爱过,也恨过;有欢笑,也有痛苦和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