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红妆仙子->正文
 专栏新作
 - 红妆:知己的境界
 - 红妆:气质,千钧一发
 - 红妆:爱情无须赴汤
 - 红妆:好男人是用来等
 - 虚名难舍
 - 有一种感念, 不需节
 - 牵情最是淮海路

 
 
牵情最是淮海路

红妆仙子


牵情最是淮海路

 

红妆

 

以前在上海的时候,周末总喜欢逛淮海路。


 
在中国,上海的南京路大名鼎鼎,来自全国各地的行色匆匆的游客们熙熙攘攘川流不息,南京路永远是生机勃勃喧闹欢腾的。如果南京路是上海气派非凡的前门,那么淮海路就是上海人悠闲购物的后花园,上海时尚风格和品味的象征。相比之下,淮海路上的行人,表情是优雅从容的,步履是淡定安然的。

 

 春天的时候去淮海路,空气里充满了任是千幢万幢高楼大厦也挡不住的春的气息,在色彩缤纷的橱窗的渲染下,和法国梧桐树新叶间飘散出来的花粉一样撩拨人的心弦。些微的凉意,吹面不寒杨柳风,只是提醒你冬日正在远去,万木正在复苏,生机蓬勃的季节已经来到。


 
夏天喜欢去淮海路,是爱那翠绿梧桐树提供的荫凉,和那响彻一条长街的蝉声。本来上海的沉闷暑热像个低矮密实的蒸笼,捂得人透不过气,烤得人昏昏恹恹的,空气是凝滞固化一般,可是淮海路上,那千树齐鸣的蝉声,就冲开了一条条通向碧空的清幽小径,缕缕悠远的清音仿佛调弄着阵阵清风,拂动着团团绿影袅袅起舞,顿时绿荫葱茏,凭空生凉,让人精神振奋,神清气爽。


 
秋天的时候,淮海路的空气中淡淡地散漫着糖炒栗子和桂花的甜香。我手里经常会捧一包刚从食品店买的新出炉的新长发良乡糖炒栗子,与女友款款而行边剥边吃,因为心思在吃上,一路就只是浏览着橱窗。热乎乎的栗子,那样香甜软糯。吃得心满意足时,就在心里感叹一声:有时候,快乐的概念,就那么简单具体地落实在手中一把栗子上,特别是走在淮海路上。


 
冬天的上海,极少下雪,雨水也较少,晴和天气去逛淮海路,更是特别的温暖祥和。周围的高楼把寒风严严实实地挡在外面,可以尽情沐浴在冬日暖洋洋的太阳下,再到一家弄堂店的楼上去吃客排骨年糕,外面金黄酥脆里面雪白软糯适口的年糕片,一样油炸得金黄焦香的排骨,浇上浓烧赤酱咸中带甜的卤汁,吃得心里也一片富足的暖意。
 
 
曾经有一年盛夏的一天,上海连降暴雨,我突发奇想,今天难得凉快天气,大雨天店里顾客肯定稀少,我可以悠闲自在地独霸商街,岂不美妙?等到匆匆赶到淮海路,却只见一片汪洋,店里果然很空,根本就没有顾客,店员都无心照管生意,全拥挤到门口看街上水流成河,河里有位骑自行车的邮递员正在挣扎着捞起倒下的自行车里的邮包。水深没膝的街口,有人已经开始用三轮车当摆渡轮船开始载人过街。那波澜壮阔的街景实在触目惊心,我终于也无心逛店,夺路回家了。


 
虽然上海经常受台风侵袭,不过淮海路水漫金山的情景实在少之又少,实际上,一年四季,淮海路真是风和日丽雪月风花的代名词。


 
淮海路襄阳路口有个襄阳公园,入口处不远的两排整齐的参天巨树,秋天可以拍出最美的落叶照片。上海人喜欢螺丝壳里做道场,公园虽小,四季樱花杜鹃海棠牡丹等花卉也有百余种,儿童乐园棋室茶苑报廊休闲亭售品部一应俱全的。


 淮海中路有个国泰电影院。不管是最新出品的美国大片,还是经典片的怀旧放映,进去坐上两小时,沉浸在醉生梦死的剧情里,再回到外面街上体会流光溢彩的现实人生,总让我恍惚一阵的。

 

 淮海路是属于馋嘴女孩的。乔家栅有精美的上海糕点,第二食品店长春食品店里可以买到大白兔奶糖奶油五香豆杏花楼月饼和目前正流行的鸭舌头鸭脖,惠佳美地唐轩全聚德吴越人家有纯正中餐,太仓路的新天地是上海新建的美食天地, 第二食品商店隔壁的美心酒家有特色菜蚝油牛肉,点心也不错,可以在沧浪亭味千吃面,在淮海路的支马路——雁荡路休闲街上的各式小餐馆里享受各地特色风味。

 

 淮海路是属于女人的,服装店最多。云想衣裳花想容,多少女人在淮海路悉心收罗了万千风情,又漫不经心或者精心尽意地给世界各地洒满了明媚的春色。


 
记得有一家服装店,每次跟女友去试衣服,总觉得镜子里的自己特别婀娜多姿,照了又照,舍不得走开。后来有次突然发现是店里的镜子不仅光线柔和使人肤色娇艳,而且有使人显修长苗条的特殊功效,让每套衣裙都显得亮丽出色,弹眼落睛,让人爱不释手。奇妙的是,从那家店买的衣裙,到家后并不走样多少,穿起来也总是窈窕合度玲珑剔透的。


  淮海路最适宜知心女伴们一起去逛,一边说说体己话,或者嘴里细细嚼着话梅鸭肫肝的小零食,一边在服装店里审视评论一排排衣装。不过,上海有个不公开的说法,如果有位男士,不管他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如果他能够耐心地陪你逛遍淮海路,跟你一起品尝小吃,还帮你拎着包,等在试衣间外,等你换服装出来,认真评说一句好或者不合适,特别如果他工作上又很大刀阔斧叱咤风云的话,那他作为男朋友的第一关起码已经通过了。

 

 去年回国我几次去淮海路,白天逛着总是贪婪地倾听此起彼伏的蝉声,如痴如醉。有天傍晚路过一家东北小餐馆,看里面居然有不少空座,想起自己回国后大餐之余只是忙着抽空重温上海小吃的滋味,心念一动,就进去尝尝东北风味。除了必吃的水饺,点了久闻大名的酸菜粉条。等到端上来一看,十块钱居然结结实实的一盘,而且里面分明放了好多肉丝。别说吃,我看着那满满一盘就很累,又开始杞人忧天地担心他们这么平宜的价格如何在寸土寸金的淮海路长期立足? 终于忍不住走过去给服务台的小姐提意见:一是份量完全可以减少一半,十块钱的东西千万不要给这么多,上海么,人人知道物价昂贵的,而且上海人追求小盘菜精致昂贵的感觉和气氛;二是既然这酸菜粉条里有肉丝,就一定要把肉丝写到菜单上,因为上海都是这风俗,像菜肉大馄饨实际是只见菜不见肉的。 长圆脸眉清目秀的小姐回答说:我们东北银(人)都知道,酸菜粉条如果不放肉,味道要变掉,没法吃的。我说你真是东北人?她说是吉林来的。我临走又建议说店堂里的招牌上还可以把东北的介绍写得煽情一点,那样生意会更好。进驻淮海路不容易,希望她们吃客盈门,生意兴隆吧。


 
我也在龙凤金银珠宝店过了一把讨价还价的瘾。晚上灯火通明生意略显阑珊的店堂里,搬个椅子坐在柜台的镜子前,让营业员拿一串串珍珠项链在脖子上手腕上比划着,偶尔看一眼外面淮海路上的人潮涌过来涌过去,恍如隔世,今夕何夕的感念一闪而过,上海话说说笑笑真真假假把八折的项链砍到对折,我说买两串,营业员说这么低的价格必须经理特许,却兴冲冲站起身找经理去了。


 
回美国前我在淮海路紫澜门买了一套紫罗兰色的齐膝套裙,全毛面料,高雅大方的款式,精致细巧的做工,冬衣夏卖,居然只合二十美元。我知道美国店里多的是职业套装,可是那种特殊的面料款式和色泽,是千山万水外还可以触摸到的高雅雍容和精致考究的标志,一如淮海路,一如上海,即使收在衣橱里也堪慰思乡之心的,穿在身上,更是梦幻的衣衫。

 

 不管离开上海多远,淮海路都是一条繁华和温馨的河流,蜿蜒在我的梦乡,滋润着我的游子心。

 

 

发表于2006年4月27日<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