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评李登辉的使命
 - 评台湾外交部制作的
 - 两岸服贸协议不是左
 - 两岸服贸协议的受阻
 - 台湾服贸风波感想几
 - 台湾“服贸事件”与
 - 台湾与乌克兰有多远

 
 
他们是反华,还是反共?

俞力工


 

他们是反华,还是反共?

 

  最近,胡锦涛先生在美国演讲时受到”XX"成员干扰之后,巴黎电台一记者问我是否能够发表点感想。

  

  "XX",有组织,有财力,有卫视,有全球七种语言发行的报纸。当然,也必须要有一定的协作关系,才能够在那样戒备森严的场所获得“骚扰许可”,并且,还能够通过美国的媒体,作为重头新闻发布全世界,从而把宣传效果发挥得淋漓尽致…。

 

  多少年来,凡海外作家团体正式聚会场合,无有不把“促进华文文化”设为专题、进行冗长探讨的活动。之所以如此,无可否认的是,在整个国际领域里,华夏文化始终处于一个“边际文化”甚至“次文化”地位。即便,我们当今处于网络密布、信息爆炸的21世纪,国际媒体领域里一个极其明显的现象是:西方社会之间的信息绝对畅通无阻。只要昨日意大利或西班牙推出一篇优秀的评论或报导,今日便可在其他语种的欧美国家以译文出现或获得介绍。至于中文与西文之间,基本上只有单向流动,即只有中方大量传播西方的信息,而非相反。个中原因具体言之,不外是文化歧视,或 “文化围堵”作祟。我们固然理解当前具备翻译中文能力的西方人士凤毛麟角。对此缺失,我们也大可因为中文的艰难而不作任何苛求。问题在于,具备“中译西”或以西文写作的中方人材却比比皆是,而大多数情况下,西方编辑只要见到作者、译者的名字,手头上的稿件就随着习惯动作、扔进了垃圾箱。但是也有例外,譬如上述的反对派言论,一般多给予优先地位和破格安排。也就因为如此,若干反对派也就越加觉得真理和尚方宝剑牢牢在握了。

 

  或有人不以为然,认为笔者太過夸张,并举出“读者投书”栏目中偶见华人投书而加以批驳。对此,我也必须提示,即便这类属于“报屁股”的“读者投书”栏目,也以反对派言论占绝大多数。言及此,仍会有人不服说,这不过说明国家专制,因此持不同意见者自然众多…。或者,由于中西价值观、道德观截然不同,所以西方社会侧重于采纳反政府言论。以下,不妨就进一步探讨,西方社会究竟是“反共”还是“反华”。

 

  九十年代初,中伺浜吓分奕舾晒业拇蚧魅丝谧咚交疃蛭鞣叫叹本痔峁┝诵矶嘈H欢奔父龉业男叹本纸型缴ǖ粗螅教迦创笏龄秩荆耗谡垦细裰捶ā⒖刂品欠ㄒ泼袼〉玫木薮蟪杉ǎ恢泄谑值吃谖鞣缴缁崛绾巍⑷绾挝蘅撞蝗耄灰约埃门坊擞胫泄谏缁岬娜绾喂惴航哟ビ朊芮泻献鳌S谑牵庑┕业幕似笠导负跻灰怪涿媪俣洗兜木场F渌缁崾录蘼凼谴蚧鞣欠ㄖ薪楣净蚋霰鸹说男淌路缸铮遗烧陀朊教寮肝薹牌帷⒉捎酶髦址绞节僬鲋谢褡逭摺4讼窒蟮纳缁嵩蛟谟冢鞣焦移毡榇嬖?SPAN lang=EN-US>15%的种族歧视者(极右分子)。当出于争取选票需要时,当冷战结束、全球普遍政治右倾之际,移民问题、文化冲突便成了热门议题。因此,不论是出于任何良好动机,甚至由中国政府出面,亦步亦趋地一旁伺候着,最后还是落得个让人耻笑的结果。其实,凡涉及华人的有组织犯罪,中国当局只消在国内严加取缔,就没有铲除不了的道理,似无必要在自己讨打之外还让海外华人遭殃。该例子说明,当国际上种族主义情绪高涨的时候,反政府人士就得多考虑有理、有利、有节之间的关系了。当然,也总会有一些仗着洋人势力或银子,不顾个人或民族尊严的狗腿子,愿意干些卖完灵魂、卖肉体的勾当。其实,西方右派人士没意识到的问题是,中华民族几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歧视华人,无异于诋毁全人类。

 

  从影视文化的角度,也可观察到对华人歧视的普遍现象。言及此,似乎又无法避开美国的影视文化。该国自从有了电影以来,华人演员所穿插的角色大多是形态猥琐的罪犯、吸毒犯、丑角、打手、伺者,而且也多不知是从哪个阴暗角落挖掘出来的一批獐头鼠目,充当中国人的替身。笔者去国四十年期间,每当看到第二代华裔子弟在接触到这些镜头时所表现的痛苦,都会感到心如刀割。为什么?因为第二代华裔子弟经过长期生活体验,公平竞争,完全了解洋人“没啥稀奇”的底细。当他们多能在各个领域取得优异成绩、扬眉吐气之际,总有那么多的第一代移民败类,厚颜无耻地牵扯他们的后退。由这个例子,也说明外国反华的情绪与兴趣,远远大于反共。由这个侧面,或也说明许多华人反面角色的最大兴趣在于银子。

 

  那么,中国政府就反不得了吗?这不就使现状永恒化了吗?笔者的做法是,自扫门前雪,有话就在自家圈内当面说,绝不在外头给国人丢份儿。2006/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