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斯诺登的爆料与丛林
 - 从《坤舆万国全图》
 - 评布热辛斯基的双关
 - 911事件与奥奈尔的死
 - 奥巴马就职演讲读后
 - 布什,下不了台的下
 - 美国的对外政策与前

 
 
话“滚蛋”

俞力工


911事件之后,给老姐祝寿往美国走了一趟,也接触了不少新交旧知,只要大伙论及“恐怖”话题,经常会听到“要批评,就滚蛋!”的“逐客令”。虽然这情绪非针对我这来自欧洲的“局外人”,而是冲着美国的有色人种,尤其奇怪的是,竟是许多美国有色人种冲着有色人种而发,拿此极端现象与过去所熟悉的美国作一对比,禁不住汗毛悚然。

那时,68至71年之间,笔者还在旧金山留学,举国上下反战情绪非常激烈,媒体把“无政府主义”发挥得淋漓尽致,任何稍具刺激性的事件一经报道,立刻可在大街小巷感触到酵母反应。

母校为当时设立国际关系系的少数学府之一,系里多数同学顺理成章地成为反战运动中坚分子,我则托“黄皮”之福(或许是美国历史中的唯一一次机会),俨然扮演“越南问题专家”角色,无论深入到哪个基层作报告,从哪个侧面切入话题,也不论有限的词汇、知识与训练是多么地言不尽意,印象中不曾受过不愉快的遭遇。

30年之后的今天,若是不识时务到公开批评“公司路线”(company line)地步,身上纵有30张“黄皮”也会给剥得一干二净。

同一个社会,前后恍若两个世界,究其原因,除了美国本土首次挨打之外,主要是自里根总统以来,美国政府蓄意控制媒体与公关公司,致使人们的视野、价值判断、甚至情绪、兴趣取向均受到左右。最令人感到震撼的是,居然许多黄种人接受了主流情绪,或说盎格罗萨克森统治阶层的意识形态,即“要批评,就滚蛋!”

过去,印第安人不同意殖民主义,结果滚蛋加完蛋;后来,黑奴解放了,虽滚回非洲一小部分,但没滚尽;其他少数民族,如中、日、韩,即便是说不出口,多少有点李文和的战战兢兢,由是有些人以为学舌高呼“滚出去!”就压根不滚了。

在美国,具有“滚蛋”资格的人似乎不受出生地、居留期长短影响。华人,即便拖了辫子时代就在铁道上耕耘,卷铺盖资格却不得逐日递减;而盎格罗萨克森人刚踏上新大陆就宾至如归,既不必担心狠批政府要滚旦,甚至对着唐人街老字号大喊“滚旦”也面不红、耳不赤。

另外让我百思不解的是,为何盎格罗萨克森的经济、政治难民投奔美洲、澳洲就体现出“拓荒精神”,而随后的有色人种却形同讨饭?某些人纸张、手续不备齐甚至还得面对罪犯待遇?不都是为了口饭吃么?为什么抢了土著的饭、霸着饭锅就可挥手叫分口饭吃、发点牢骚的人滚蛋,偏偏又有些边缘人士以为依样画葫芦就能不滚蛋?这时让笔者忆及印尼华人,虽自称为华人而非中国人,讲华语而非中国话,动乱一来不该滚蛋也非滚蛋不可。往前看,有朝一日,某个“文明圈”以 200年文化价值否定华夏地区的4000年存在价值,则包括那些否认自己是中国人的“台湾人”都得与中国人一道从地球上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