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两岸服贸协议不是左
 - 台湾服贸风波感想几
 - 台湾“服贸事件”与
 - 漫谈股市崩盘与道德
 - 俞力工:泡沫经济与
 - 全球化,新自由主义
 - 俞力工:何谓劳动力

 
 
析索罗斯的理想世界

俞力工


乔治.索罗斯是一个匈牙利裔、美籍投机家,在国际金融、股票界颇有名气。过去,在投机之余也不忘从事一些慈善活动,例如,1996年曾捐赠东欧改革国家3.5亿美元,声名为之大噪。1997年年底,由于不服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总理对他“扰乱亚洲金融市潮的点名指控,便透过“布拉格发展项目联合会”提出“论文”一篇,介绍他对时局的观感与建议。值得注意的是,该“论文”获得西方各大报章的大篇幅报道与介绍,该现象一方面固然说明索罗斯的确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二方面也反应出他的论点相当引起共鸣。

索罗斯看到的五大缺失

索罗斯认为,国际社会于战后逐步形成了一个资本、商品与服务自由流通的“全球化经济体系”,从而使各地的汇率、利息、股价息息相关,给全球经济发展带来了许多益处。但是,这个建立在自由资本主义经济之上的“全球经济”还存在着五大缺失:一.资金的流动远快于实物投资的转移速度和劳动力与商品的流通速度,因此在自由化的过程中受益最大者为金融市常同时由于经济核心地带能够比边缘地带从国际分工获得较多的利益,由是造成了地区性的不平均利益分配;二.资金只有在景气好的时刻倾向于由核心地区向边缘地区移动,而一旦景气恶化,或边缘地区的信用受到怀疑,则资金必然撤离。这时,不能太过寄望于边缘地区的“市场自我调节”,因为金融冲击首先会产生严重的社会动荡;三.全球化经济体系必然导致资金集中和寡头垄断的结果,因此又与自由经济造成矛盾;四.全球化限制了国家的职能,而国家又得承担维护社会安定的责任,因此客观上更需要加强国际合作。另一方面,经济力量薄弱的地区往往需要由国家出面协助筹集资金,而这又提供了官商勾结、官员贪污腐化的机会,并导致扩大国家权力的结果,由是又与民主发展背道而驰;五.当前的“世界社会”是个不健全的社会,其进展远远落于“世界经济”之后,因此无论是在发展自由经济、管理机构方面,或促进社会正义、民主法制、人权方面,均迫切需要加以改善。

索罗斯的建议

鉴于上述缺失,索罗斯建议建立一个“开放的全球社会”(openglobalsociety,也可理解为“开明的全球社会”)。索罗斯认为,“开放的全球社会”既不是“世界国家”,又非“民族国家的集合体”,而是国际社会普遍拿出求改进的开明态度,并承认社会的“不完美性”而构成的新社会。“全球社会”必须承认市场的功能,不理想化,不忽视他社会的价值观,因此凡主张互相尊重、言论自由、法律前人人平等者均具备“入社”资格。除此之外,这个由一些自由民主社会建立起来的“全球联盟”(即全球社会),将能起着类似北约组织那样的维护安全、保障自由的作用,从而弥补当前“国家作用有限,国际机构无能为力”的缺陷。在索罗斯看来,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发展道路无可逆转,对该趋势仍持犹豫态度者将会受到时代的惩罚,“全球社会”对国家内政进行干预固然是件棘手的事,但是不干预则后果更加危险...。

索罗斯的人格

索罗斯能够看到当前国际社会的缺失,并提出改进的建议与捐款,所想塑造的无非是个有血有肉的善良人格。唯不能自园其说的是,当前许多社会动荡正是由金融投机的冲击所引起,而且资金的运作规律并不服从于索罗斯所强调的社会正义。因此,索罗斯实际上同时具备人与资本的双重个性:一方面想成为开明的改革家和慈善家;一方面又不顾他人死活地投机倒把。

索罗斯同时也认识到国际与国家所存在的一些问题。有趣的是,他并不尝试在现实的基础上提出改进的建议,而是凭空设想一个摆脱国际机构、干预国家内政的理想世界(全球社会)。就这点而言,不由得让人隐隐约约地感到某种美国情绪在作祟。

索罗斯在面对金融危机问题时,固然对受冲击者善意地提出改进建议(譬如,反官商勾结,控制举债和融资),但是,他并不关心如何促进第三世界商品、服务与劳务的自由输出,不关心如何正视与重视东亚与东南亚地区的高成长率与经济的长足发展,他更感兴趣的反倒是要让所有的人接受社会的不完美性,让所有的社会更加开明地放宽金融管制条例和加促国际资金的自由流通。果真如此,索罗斯所设计的理想世界将更加提高金融资本的活力,也将更加强烈地对“边缘地区”造成冲击。由此观之,索罗斯的“论文”不过是一个投机商的自白,所谓的“全球社会”不过是一个由金融资本家构思的理想世界。(完)

原载《联合早报》1998.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