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剖析政客与媒体的平
 - 恐怖的蜘蛛
 - 俞力工:赵淑侠女士
 - 俞力工:悼念文友张筱
 - 俞力工:谈极右分子
 - 俞力工:深圳、美國
 - 俞力工:恐怖主义与

 
 
三谈海外华人子女的华文教育

俞力工


六、七十年代,海外知识分子多来自台湾。除极少例外,其子女至多能够讲少许的国语(即大陆所谓的普通话)或台语。至于阅读与书写,多数做父母的可以说是在督导方面交了白卷。这期间尽管也存在着为数不多的周末华文学校,但并没能引起任何重视。

八、九十年代,随着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新移民后来居上,人数在短短的几年内远超过海外台湾同胞,同时随着家长日益增多的要求,各地的华文学校也就像雨后春笋般地建立起来。

海外两代华人之间所以存在着如此差异,似乎不应该得出“大陆同胞更爱国、更爱自己的文化、眼光更加远大”的结论。更可靠的原因或许是,大陆的疆域阔、人口众、市场大、机会多。子女多掌握一门母语(中国话),对其发展与前途更加有利的道理是显而易见。

重视儿女的教育虽然是中国的文化特色,兴办华文学校可造福于华侨社会也是有目共睹。但是,如果对周末华文学校寄予太大的希望或制定出过高的教学指标,其后果既可能给办学者、教学者带来过多的压力,从而造成学校之间的恶性竞争;另一方面,也可能给子女带来适得其反的负面效果。

综观海外的华文学习环境,不难发现其各方面的条件均无法与国内比拟。期待子女在短短每周两小时的语文班里,学会识字与书写,不啻是种极端脱离现实的想法。且不说维也纳的华文学校无此“能耐”,华侨社团更大、华文学校阵容更强的美国与加拿大也找不出任何先例。有鉴于此,当事者与其对学校与孩童提出过多的要求,不如集思广义,寻求一个“综合的解决办法”。

首先,据笔者的观察与了解,如果父母亲无法亲自督导,对子女的期待又超过仅仅“会说中国话”的范围,那么,迄今为止最有效的办法便是每隔一段期间(如两、三年)将子女送回国去,参加为期两个月左右的语文学习暑期班或夏令营。然而就暑期班或夏令营而言,本人认为单以奥地利几家侨校的现有条件,完全可以着手组织兴办,并可从众多的华侨处获得热心的支持。惟需要顺便强调的是,暑期班或夏令营的目标在于给孩童们提供一个“纯中文”的环境,使之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集中地学习汉语,而非为临时由国内抽调的教师们提供一个度假的机会。

其次,笔者无意贬低当前各个华文学校的作用与贡献。相反的,它们正是海外华人子弟接触母语、练习母语、结交同龄朋友、交换中文学习材料、家长与教师相互交流的不可或缺的场所。基于此,本人建议各华校增置一些有益于儿童的书籍和中文录像带(如卡通片),以供家长们借用和转录;适当地缩短教学时间和延长有助于同学之间接触、交友的休息时间。

总而言之,子女对母语的掌握与否,责任绝不都在周末华文学校一方,只要华文学校能够有趣到让孩童们爱去,使孩童的汉语能力不致退步,同时又替父母亲减轻部分负担,那么,它们的任务就应当是圆满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