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湘君->正文
 专栏新作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一 戏缘

 
 
人生缘之一 戏缘:十,上山下乡

湘君


人生缘之一
    
    戏缘:十,上山下乡
    
    湘君
    
    
    作为县剧团,我们服务的对象当然不只是县城的人民,所以,每隔三两个月,我们还
    要送戏下乡,为乡下贫下中农服务。若按现在的说法,就是“走穴”。
    
    下乡演出是我们这些毛孩子的最爱,只要到新鲜地方,就开心得不得了,何况下乡演
    出练功也不会象在县城那样紧张。然而,领导和老师们就不象我们这样轻松愉快了,
    下乡演出并不是件容易事,县剧团,并非乡下的草台班子,对戏台还是有一定要求的,
    我们一般也只去公社一级有像样礼堂和戏台的集镇。每次下乡,都要用两辆车,一辆
    大卡车,装运演出用的幕布,灯具,布景,行头,道具,地毯等等,老师们和几位年
    龄大点的师哥乘卡车打前站去装台,在要演出的戏台上装上大幕,二幕,边幕,各类
    灯具,还有电光置景等,其他人则乘另一辆大客车前往,等我们到达时,戏台通常已
    装得像模像样了。
    
    其实,对下乡演出要带的东西,我们也是分工负责的,俺和另一名师哥分管刀枪把子。
    记得有一次下乡第一场就是《斩三妖》,临演出才发现哪吒的乾坤圈忘了带,把俺急
    得什么似的。最后没办法,一位老师找来一个不知什么圈,缠上些彩带,权充乾坤圈。
    反正是神仙用的东西,贫下中农们也没真见过,算是救了俺的急。
    
    那时,农村文化生活很贫乏,对我们送戏下乡,贫下中农是欢迎的,但也有极个别人
    对我们不怎么欢迎。记得是80年夏天,我们下乡去某公社,去的当天晚上没演出,
    大家去食堂打水洗澡。我们那时洗澡,若是女生,那是一定要个澡堂子的,但男生就
    没那么多讲究,拎个洋铁皮桶,若有热水,就一桶热水,没热水,就一桶冷水,拎到
    外面暗处,脱得只剩个裤衩淋一通就齐活了。那天遇到那个食堂做饭的大师傅,对我
    们是百般的不顺眼,说这个太吵了,那个把水溅到地上,另一个又打了太多热水等等,
    总之是冷着个脸对我们横挑鼻子竖挑眼,弄得我们很不愉快。
    
    我们都猜想可能是因为要给我们这拨人做饭,让他很不开心。这做饭的大师傅是不能
    得罪的,把人家逼急了,在饭菜里吐口水揩鼻涕也是说不准的事。湘君到美国后曾在
    中餐馆打工,作服务生,跟俺一起打工的一位哥们就曾当着俺的面狠狠地往刁钻的顾
    客水杯里吐口水。这样的事俺自己是做不出来的,但也从这里得到教训,那就是对人
    不能太刁钻,应该尽量和善些,即使是对自认为身份和地位都比自己差很远的人。这
    世道,山不转水转,说不定哪天自己就犯在人家手上,所以,象“你算神马东西”这
    样的话,最好是永远不要出口。扯远了。
    
    第二天早晨,我们趁凉快,就在食堂外面土夯的平地上练功,架势一拉开,一大群贫
    下中农立马就围上来观看,而且人越来越多,那大师傅也在人群中时隐时现。开始的
    基本功,踢腿飞脚旋子什么的,贫下中农们大概觉得没啥了不起,只是静静地看着,
    从第一个侧空翻开始,人群开始鼓掌叫好,到后面的小翻倒提前扑翻出来,鼓掌叫好
    的更是一浪更比一浪浪。我们注意到,那位大师傅的表情也慢慢地阴转多云,最后也
    竟然笑容满面了。从那以后,那位开始对我们和颜悦色,再也没有数落过我们,大概
    觉得我们这群小萝卜头也不容易。
    
    那天在食堂前面练功的主意不知是谁出的,真称得上是英明啊。
    
    我们喜欢下乡,还因为有个经济上的好处,那就是下乡时,无论演不演出,每人每天
    都有三毛钱下乡补助。这三毛钱放那时候,省一点,就是一天的伙食费。
    
    下乡嘛,总得演出,按规定,每演一场,每人还另外有三毛钱的演出补助,但这三毛
    钱并不总是能拿到手的,如果演出时有笑台,缺场的现象发生或是出了其它差错,这
    三毛钱的演出补助就没了。所谓笑台,就是在台上不该笑的地方笑。比如湘君握着刀
    在台上龙套站着,旁边一位一不留神放个响屁,湘君听见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
    来,如给戏台监督看见,这三毛钱就没了。那也怨不得人家放屁,只能怪自己定力不
    够。所谓缺场,就是该出场时不见人影儿,这也是大错,要扣钱的。记得有一次,湘
    君与其他三位一起跑龙套,其中有位哥们为人不怎样,不太招人待见,有天演出,那
    位哥们不知是看书还是刻钢板,入迷了,我们其他三人商量好,别叫他,闹他个缺场。
    结果,出场时,硬是没叫他,三个龙套就这样出去了。我们这招也许太损了点,呵呵。
    其它差错象出场时忘了带道具,忘了戴头盔口髯,或是武打中掉枪掉捧等,也都是要
    扣钱的。但无论如何,这些差错并不是每天都会出的。因此,下乡期间,每天六毛钱
    补助大部份时间都能拿到。
    
    如果一天演出几场,就会拿得更多,第二场还是三毛,第三场加到每人五毛,第四场
    则加到每人一块了。
    
    总之,下乡演出个人收入不错,还记得收入最多的一次,是下乡一个多月,完事后回
    家给湘爸湘妈上交了60块钱。这60块钱搁现在几乎是nothing,但在当时却不是个
    小数目。当时有位老表,坐火车经过南京长江大桥,回家后给老乡增广见闻,感慨,
    那长江大桥,好,了不得,没有百把块钱,那拿不下来。湘君的60块钱,用来建长
    江大桥是还差点,但湘妈却用来添置了几件上好的木质家具,一直用到现在。
    
    
    二00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