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湘君->正文
 专栏新作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一 戏缘

 
 
人生缘之二 武缘(二) 锋芒尽露

湘君


 

    校武术队总教练阿花当时刚从上海师大体育系武术专业毕业不久。在上海武坛,阿花
    以一套猴拳和一路猴棍扬名立万,并且还在一部武打电视剧里担任角色。阿花给我们
    看电视剧剧照:几位雄赳赳的古装武林高手互行抱拳礼,阿花赫然是其中之一。这部
    唤作《珠花传奇》的电视剧大概也就是一三流片,我后来一直没有机会看到,甚至也
    没有听人说起过,既然阿花自己没有说,我也一直不知道阿花在里面扮演的是英雄还
    是坏蛋。
    
    上海高校武术比赛之后,阿花开始将其看家本领猴拳向我倾囊相授。这练猴拳对我来
    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以前剧团演出《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我就是孙悟空的C角,
    那孙悟空使的,不是猴拳便是猴棍,我虽说没有正式演出过,但底子还在,两个月下
    来,一套猴拳基本学完,并且还加上了更高难的动作。然而,我只是学会了阿花的猴
    拳动作,一套拳打下来,就是没有阿花那样的神韵与气势,毕竟阿花在其中侵润日久,
    其精要不是我一下子就能领悟的。不过对只参加业余比赛的校队队员来说,已经足够
    了。
    
    第二年春天,上海某高校组织了一个小型的武术邀请赛,邀请了包括我校武术队和我
    们的老对手上海中医学院武术队在内的几所高校参赛,阿花便带了我和几位新队员前
    往练兵,我参加了传统拳第三类象形拳的比赛。我的猴拳,第一个动作,就是个原地
    的后空翻,一下子就获得了满堂彩。打到中间,还加上了踺子后手翻接后空翻,这一
    串动作,放在体操里,只是小菜一碟,但放在武术比赛的套路里,尤其是放在业余武
    术比赛的套路里,却是闻所未闻,不仅把观众给震了,大概把裁判也给震了,所有的
    裁判都给了九分以上的高分,最后,压过中医学院的地趟拳荣获冠军。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获得体育比赛的冠军,当时激动的心情估计一点也不亚于那些奥运
    金牌选手。阿花也很高兴,回去就将我的训练补助从八毛调整到一块五,从此我也是
    冠军运动员了,开心得不得了。从那以后,上海高校武术比赛传统拳第三类的冠军就
    从未旁落过。
    
    获了一项冠军,也算有一技在身,我自我感觉不错。有时候学校有活动,武术队也会
    受命表演,这个时候,在全校JJMM面前,大伙便表演得格外卖力。外校有时也邀请
    我们去表演,有一次,学校附近的上海建材学院武协举办活动,邀请我们去表演,阿
    花带了包括我在内的几位主力队员去参加,大伙各自上去比划了一分多种,便各自有
    十块人民币进入腰包,这个也算是小小的走穴吧。我们都跟阿花说,阿花,这样的好
    事,以后多多益善啊。阿花也说了,如果还有这样的机会,当然忘不了弟兄们。可惜,
    这样的好事仅此一回,以后再也没有遇到过了。
    
    不过,还有更美的事差点落到我头上。有一次武术比赛,我上场比赛完下来,正在边
    上大喘气,一位先生走过来跟我打招呼,并递过来一张名片,我接过来看了看,是什
    么金龙影业公司特技部的,姓李。李先生说,他很喜欢我猴拳中的翻滚动作,他们影
    业公司如果有武打片拍摄计划又需要替身或是特级演员,可不可以和我联系?我忙不
    迭地点头说可以可以,并说我以前在剧团呆过几年,演戏并不陌生。阿花早就告诉过
    我们,拍戏是世界上最美的差事,又好玩又拿钱,何乐而不为。从此我就开始做梦:
    先做替身,再弄个小角色演演,搞得好的话,再弄个主角干干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没
    准,一位武打片巨星就从这里横空出世了。遗憾的是,梦毕竟只是梦,那位李先生黄
    鹤一去,从此杳无音讯,我终于没能做成武打巨星。
    
    一日,校队训练开始时,阿花带着一位年轻人进来,给我们介绍,年轻人是渡边同学,
    日本留学生,以后就是我们的队友了。介绍完,度边一个劲地鞠躬,我们也都跟他打
    了招呼。这事,让我们大家都觉得很新奇,从此,我们要跟日本鬼子共事了。
    
    
    二00五年二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