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湘君->正文
 专栏新作
 - 湘君:会哭的孩子有
 - 湘君:杨开慧与毛润之
 - 美国--体育造就的国
 - 湘君:福尔摩斯的帐
 - 湘君:我来给吴官正
 - 湘君:故国故园,今
 - 湘君:美国中国 --

 
 
大众文化—女性中国

湘君


英国蒙哥马利元帅访问中国时,中方招待他以京戏《穆桂英挂帅》,对此,蒙帅极
为不满,认为是在讥讽他象个女人,弄得中方接待部门很是下不来台。湘君以为,
这里面的误会,其实是个中西文化的差异。

自古以来,在西方人眼里,始终是“弱者啊,你的名字叫女人”。妇女是弱者,常
与儿童等量齐观,是属于被保护的一群,泰坦尼克即将沉没时,妇女儿童首先登上
救生船,留下大老爷们面对那灭顶之灾,似乎从未见人有什么异议。至于女权运动
兴起,妇女们向强者看齐,只是上个世纪下半叶以后的事,在此前西方文化中,女
性则一直被定位成弱者,被保护者。

西方大众文化几乎从开始就是男性化的和血气方刚的,在古希腊神话里,世界的最
高神宙斯风流成性,一如克林顿,在人间留下了许多私生子。那些希腊英雄如赫勒
克勒斯,阿喀琉斯等,甚至特洛伊的英雄赫克托尔等,都无不刚猛强悍,却又绅士
风度十足,如同后世的骑士,那完全是一个男人的阳刚世界,女人在这里只是个符
号,象海伦,只是个男人们争夺的战利品。在后来兴起的基督教教义里,上帝创造
了男人,而用男人的一根肋骨创造了女人,直截了当地把女人定位成男人的附属品。
从此,西方大众文化就沿着男性的阳刚的路子一路走下来,看看西方那些著名的文
学作品,《唐吉柯德》,《基督山伯爵》,《悲惨世界》,《约翰 克利斯朵夫》,
《老人与海》等等等等,歌颂的都是男人的正直,勇敢,刚强,坚韧,百折不回,
一直到当代好莱坞的主旋律如007系列,施瓦辛格系列,斯泰隆系列,布鲁斯威
利斯系列和最近的黑客帝国系列,都是走的男性的阳刚的力量崇拜的路子。当然西
方也不乏象《荆棘鸟》,《简爱》这样的女性文学作品,但却不足以改变其男性的
阳刚的文化主调。

让我们再来看看中国的情形,在中国的神话故事中,人是由女性神女娲所造,这似
乎从一开始就预示着女性将成为中国大众文化的主调。看看中国著名的四大民间传
说孟姜女哭长城,白娘娘与许仙,梁山伯与祝英台,牛郎织女,其中的主角都是女
性,而男性呢?范喜良仅是个符号,无法与千里寻夫的孟姜女相比;许仙呢,怯懦
卑琐,令人生厌,哪有丝毫白素贞的勇气;梁山伯平平淡淡,乏善可陈,也比不上
倔强执著的祝英台;只有牛郎尚可称道,为了爱,敢于踏上遥不可知的天庭之路,
成就了一段“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佳话,并不输与织女多少。神
话故事是如此,文学创作又如何呢?我们看看中国古代最负盛名的四大名剧《西厢
记》,《牡丹亭》,《长生殿》,《桃花扇》吧。谁也无法否认,《西厢记》里,
人们最喜欢的性格鲜明的人物是崔莺莺或是红娘,决不是张生;《牡丹亭》里,感
人至深的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生死相许”,为情死而复生的杜丽娘,而不
是也如符号一般的柳梦梅;《长生殿》呢,身为帝王的李隆基居然无法保护一个弱
小的女子,诠释了那个时代女性的悲哀和男性的无情寡义;《桃花扇》的真实情形
是,风流名士在气节上其实比不上一位青楼名妓。其它文学作品就看看所谓四大名
著吧,《三国演义》里,人物性格侧重政治和军事,与其当文学看,不如当成历史
看;《水浒传》写的当然是男人的世界,但这里面的男人要么善恶不分,嗜杀成性,
要么阴阳怪气,假仁假义,真正有情有义的真豪杰只有一个林冲;《西游记》是神
怪小说,里面真正称得上是人的其实只有一个猪八戒;《红楼梦》呢,正是中国历
史上女性小说的最高峰,集中国女性文化之大成,“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
作的骨肉”,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这不正是对中国大
众文化中女性与男性整体形象的最好描述么?《红楼梦》里的金陵十二钗,个个蕙
质兰心,冰雪聪明,而里面真正的男人,其实只剩下了一个柳湘莲。行文至此,下
结论说,中国古代大众文化,从总体上说,其实是一种女性文化,应该不至于太夸
张吧。

湘君也觉得奇怪,在中国这样一个男性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国度里,却产生了这样一
种女性化的大众文化,究其原因,是否反映了在文化心理上,中国男性不愿意审视
自己,更愿意躲在背后,而习惯于把女性作为一种赏玩的工具推上前台去尽情表演?
这样的一种文化形态,是否说明了中国的男性在整体上的怯懦,卑琐,被动与自私?
或许,在中国,阴盛阳衰,其来有自。

湘君以为,在当代中国的戏剧舞台上,《穆桂英挂帅》,《杨门女将》这样的戏曲
公演,实在是中国男性(当然也包括湘君自己)的耻辱,尽管那只是虚构的一千年
以前的故事。英人蒙哥马利尚且觉得受到羞辱,而我们的老少爷们却可以看得津津
有味,这意味着国人可以接受这样的事实:让百岁高龄的老妇人或是身怀六甲的少
妇人去领军出征,而大老爷们却在后方享受他们的保护。这不是我们男人的耻辱又
是什么?即便那只是一出戏。或许,中国男性整体的萎靡,也是我们国势不振的一
个重要原因吧。

二00三年七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