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雨半窗->正文
 专栏新作
 - 韦德和他的妈妈
 - 你的世界你的梦(姚明
 - 永远不回头(Tim Dun
 - NFL名人堂-----四分
 - 梦,在这个多雨的冬
 - 我参加五公里赛跑
 - 我报名参加排球联赛

 
 
俺老安的篮球之路(二)

雨半窗


俺妈挑灯夜战好几宿,写出了培养俺当姚明的计划。

俺妈拿着厚厚的一打手稿对俺说:“执行一个宏伟计划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不能操之过急。因此,老安,你的篮球之路必须分三步走。”

俺妈计划中的第一步是理论指导,也就是做俺的思想工作,正确地引导俺进入篮球之门。

后来俺才明白,俺妈所谓的理论指导,就是向俺灌输NBA的八卦。

俺妈擅长八卦,她也喜欢体育,所以常在家里跟俺们说运动员的张家长,李家短,说到激动时,唾沫横飞。

从那天起,俺妈每次看NBA比赛时就拉上俺,边看边告诉俺那些打球队员的名字以及他们的花边新闻,看了、听了一段时间后,俺就知道了湖人队的科比与太阳队的胖O两人是对头,原来胖O也在湖人打球,后来两人吵架,胖O毅然弃暗投明,奔向了热队。俺也知道了走路队的球员擅长打架斗殴,其中以阿泰和小O最为勇敢,那次他们跟开车的打群架,俺也在电视上看到了,俺好久没见到这么激动人心的场面,当时高兴得手舞足蹈,对阿泰、小O们佩服不已。另外俺还知道了网队那个名叫“小孩”的老大喜欢打老婆,超音速的老大爱伦打球特玩命,为的是拿到一个大合同。当然俺也认识了冠军队马刺的老大邓木木,俺妈说邓木木来自美丽的加勒比海,他的木木拳外柔内刚,在NBA所向无敌,但俺看邓木木两眼发直,面无表情,与俺心目中的大英雄形象相差甚远。

别人都说:真正的男子汉是不爱听八卦的,可这话到了俺身上就失灵了,俺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却对NBA的八卦听得津津有味。八卦听多了,俺真的对NBA有了兴趣。

看了一阵NBA后,一些队员在俺心中的位子就定下来了。

俺第一喜欢的是姚明,原因是不说自明,俺要做姚明第二,哪有不喜欢他的道理?!第二喜欢的是胖O。俺爹俺妈觉得奇怪,问俺为什么喜欢胖O,俺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反正俺觉得他胖胖的,笑起来得憨厚可爱,每次看他打球,俺都为他加油。

俺妈在对俺八卦的同时,也开始让俺记NBA各个球队的队名,并指着地图告诉俺这些球队所在的城市。每天吃晚饭时,她就对俺进行考试:她说一个城市名,俺答这个城市的球队名,或者她说球队名,俺答这个球队的城市名。如果俺答对了,俺妈就赏俺一块红烧肉。到现在,NBA所有的球队名俺能说个七不离八,当然,俺有时还是会犯糊涂, 比例说, 去年橄榄球决赛时, 俺老听俺爹俺妈说费城的老鹰队, 所以当俺妈问俺费城的篮球队是什么名字时, 俺就会答:"是老鹰".另外,对小牛、垦荒者这些长音节的队名,俺也常说错。

慢慢地,俺也懂了一些NBA的规则,比如说:篮球必须在地上拍,不能抱着跑;比赛时只能打球,不能打人,打人就是犯规,而一场球, 每个队员只准打五次人, 如果超过五次,就会被罚下去坐板凳。而且打人不能太狠, 否则就会被警察叔叔押送出场. 另外更重要的是, 如果你真要打人, 只能打打球的人, 不能打看球的入,小O、阿泰因为打了看球的人, 差一点进监狱.

当然,俺妈给我讲这些规则时,俺也不是只听不问, 不求甚解. 有时俺也会打破沙锅问到底。当俺妈告诉俺: 罚一个球得一分,一般进球得两分,但在大弧线外面投球,就能得三分时, 俺就问俺妈: “如果在半场线外投球,能不能得五分?” 俺妈答道:“不能” 。俺又问:“能不能得四分?” 俺妈答道:“不能” 。俺再问:“为什么不能?” ,俺妈张着嘴看着俺,答不上来了。


俺又问俺妈:“球进了篮框后,如果对方队员再将球从篮框下面扔上来,是不是得的分就不算?”俺妈答道:“不行”,俺问:“为什么不行?”俺妈张着嘴看着俺,又答不上来了。

俺见俺妈好几个问题答不上来,就不客气地对她说:“你有这么多东西不懂,是个伪球迷。”

实际上,俺也不太知道”伪球迷“是什么意思,俺只是听俺爹这么说过俺妈。俺爹说俺妈是伪球迷、看球主要是为了起哄。俺爹和俺妈看球时老站在对立面.俺爹实在,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一般看球时是哪个队强就支持哪个队.而俺妈心软,看球一般是同情弱者,所以她支持的队常常是输的。而俺妈支持的球队输了球后,俺妈总是很伤心。为此,俺爹说俺妈是自找不自在、是个悲剧人物。而每当俺妈看完球,当上了”悲剧人物“后,俺爹就带着俺和俺姐躲得远远的,以免俺妈转移火力,使俺们被"误伤"。

俺妈见俺也说她是伪球迷,急了,涨红了脸狠狠地对俺说:"你胆大包天, 敢跟大人这样说话? 当心我打你的屁股. "说玩, 她大喘一口气: "告诉你,NBA的规则都是死墩订的,你有本事就去问死墩去。"

后来俺才知道俺妈说的"死墩"原来是管NBA的头儿,俺在电视上见过他,长得脸圆,下巴宽,有点像俺在书里见到的弥勒佛像。

俺自然没有本事去问死墩这些问题,但打那以后,俺对俺妈的篮球知识有了很大的怀疑,她在俺心中的形象也一落千丈。每次看她时,眼光中就有了许多瞧不起的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