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雨半窗->正文
 专栏新作
 - 韦德和他的妈妈
 - 你的世界你的梦(姚明
 - 永远不回头(Tim Dun
 - NFL名人堂-----四分
 - 梦,在这个多雨的冬
 - 我参加五公里赛跑
 - 我报名参加排球联赛

 
 
我参加五公里赛跑

雨半窗


十月二十四号,星期天,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参加了华盛顿大学(简称华大)“爱斯基摩狗赛跑”的五公里赛事。

练长跑,主要是受了几个网友的鼓舞和刺激。几个月前开始练,当时一公里
都跑不下来。为了使自己能坚持下去,三个月前我就决定参加这次比赛。每星期跑
二、三次,练了几个月,五公里能比较轻松地跑下来。可也是倒霉,赛事将近,我公
司开始流行感冒。因为要赶一个项目,几个同事带病上班,于是办公室里咳嗽声、
擤鼻涕声此起彼伏,几天下来,我也加入他们的行列,虽然没病倒,却也是嗓子发
痒、两眼泪汪汪、浑身酸痛不对劲。上星期四去健身房做赛前的最后一次锻炼,跑
了不到两公里就腿沉心慌,再也跑不动了。回到家里,想着两天后的赛事,心里有
懊丧、失望,也有革命烈士赴刑场前的壮烈。

在外地做实验的我家领导及时地送来了安慰鼓励信:“首次参赛,以起哄为主,跑
不动就走,走不动就停,成绩不重要,重在参与”。领导的一番话如春风细雨,将
我的悲壮之情一扫而光。带着“我感冒,我怕谁”的口号,星期天一早我哼着小曲,
轻轻松松地开车驶向比赛场。

蓝天白云、阳光明媚,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比赛九点半开始,我八点半到达体育场。停车场已停了许多车,体育场外也是人
群熙熙攘攘。我第一次来这体育馆,虽然东南西找不到北,却知道应该是哪里人多
往哪里钻。跟着人流,先到服务站领取了比赛号码和计时芯片,然后在体育场内拉
拉腿,扭扭腰,作作准备活动。九点一刻,站到起跑区准备出发。

比赛分五公里、十公里两组,估计每组都有上千人参加。我们五公里组先出发,起
跑时速度快的排前面,速度慢的排后面,我自觉地站到了每英哩九到十分钟的那个
区。虽然有太阳,温度却低,我穿着短衣短裤,冻得有些哆嗦。于是来回换着脚不
停地跳,不让身体冷却下来。

在起跑区等了近二十分钟,广播里男高音宣布:一位84年参加奥运会的华大毕业
生也参加今天的赛事。于是全场一片欢呼,我们也就在欢呼声中出发了。

跑出体育场拐个弯,就上台阶、上坡。跑了没多久,感冒效应就出现了:心慌、
气短,腿格外沉重,速度怎么着都上不去。后面的人一个个地赶上了我:男的、女
的、胖的,瘦的,年轻的,年老的,似乎谁都跑得比我轻松。我虽有思想准备,却
没想到反应这么早、这么糟,心里虽有些慌,但还是打肿脸充胖子,跟自己说:不
能停下来,不怕慢,就怕站,坚持了这一段就好了。

大约跑了三分之一,就经过华大的大喷水池。这喷水池是华大一景点,远看是白
雪盖顶的Rainier山,周围是五彩缤纷的花和绿色的草坪。不远处有个乐队,在奏着
一首不知名的进行曲,给大家鼓劲加油。可能是那激昂的音乐发挥了作用,经过喷水
池之后,我的感觉渐渐好转,虽然速度没加快,呼吸却气畅通了不少。

因为感觉好转,我就有了心情边跑边看周围的景色。秋天的华大校园依然很美,草
地碧绿,树上、地上树叶一片金黄,四周的建筑也各有特点。我不紧不慢地跑着,
有两条狗,由主人牵着在我前面不远处也不紧不慢地跑着。两狗并着肩,亲亲热热,
看着像是一对恋狗。跑着跑着,其中的一条狗突然拐到了旁边的草地,估计是内急,
要就地解决问题。与它同行的那条狗见同伴停了,舍不得先行,也赶快收住脚,跑
到伙伴旁等着。我看了不由地一笑:艰难途中,不离不弃,狗能如此,人却未必。

不少人又赶到了我前头。一位推着婴儿车的男子超过了我,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也
超过了我。看着前面的人群,我心里有了一些悲哀:上中学时,中长跑是我的强
项,每年学校的运动会我都能拿个前一、两名的。虽说岁月无情,好汉不该提当年
勇,可这功力退得也太彻底了。我正在自怜自叹,突听前面一阵欢呼:原来路标显
示:五公里的路程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

胜利在望,再加上是下坡,大家的速度都快起来了。下了几次台阶,拐个弯,又看
到了育馆的停车场。这时一个十岁左右瘦瘦的男孩赶上了我,男孩的后面是一位
又高又胖的中年人,他一面喘着大气一面喊着:“儿子,好样的,加油”。男孩越
跑越快,而男孩的父亲似乎把力气都喊完了,我紧赶几步,不久就超过了他。

跑进体育馆,看台上有观众的欢呼声,大喇叭里也不知在喊着什么,我加快了步伐,
转过100米弯道,终於看到了终点线。我长吐一口气:“谢天谢地,终于跑完了。”

憋着劲,我全力跑过了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