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雨半窗->正文
 专栏新作
 - 台湾游记(三): 吃在
 - 台湾游记(二): 吃在
 - 台湾游记(一): 台湾
 - 回国散记(三):也
 - 回国散记(二):瞎
 - 回国散记(一):看
 - 希腊游散记(一)

 
 
希腊游散记(二)--普拉卡

雨半窗


到雅典,你一定要去普拉卡(Plaka)。

你很容易在雅典的地图上找到普拉卡,普拉卡是个小城区,面积不大,位於雅典的
市中心,踞于著名的雅典卫城山脚。

你稍许翻一下希腊历史书就会知道:公元前五世纪正是希腊全盛时期,雅典卫城就
是建于那个时代。当时的卫城很是辉煌:有卫城山门、剧场、广场、图书馆、运动
场,有巴特农神庙、埃雷赫修神庙、胜利女神尼克庙等古建筑。为供奉雅典城的保
护神雅典娜而建的巴特农神庙(Parthnon)立於卫城山顶,庙厅有由象牙及黄金蛟?
的高达12米的雅典娜女神像。卫城的建筑几乎全部用洁白的大理石建成,里面精美
的浮雕无数。当时的卫城及山下的普拉卡是希腊文明、民主、经济、宗教的中心,
也是西方文明的象征。但战争的炮火与掠夺、风雨的冲刷与腐蚀,使得曾经的辉煌
付于苍烟落照。当十九世纪初希腊赶走了占领他们土地四百多年的土耳其人时,昔
日壮观华美的卫城只剩下了断壁残垣,山下的普拉卡城也是一片狼藉。独立后的希
腊建都雅典,而当时的雅典就是普拉卡这个城区。所以普拉卡是雅典的古城。

普拉卡是古老的。如果你到普拉卡走一走,你会看到一些几百年、上千年的教堂、
雕塑,建筑上积着层层的岁月青苔。你也能见到许多建于十九世纪的民房,有些房
子的门窗有了锈斑,墙壁也剥落了。当然,卫城里那些在风雨中站立了两千多年的
雄伟的大理石柱,更将你带进遥远的古代。走在普拉卡,你会走回到几千年的过去,
走近白发苍苍的古希腊的哲学家、思想家们,他们跟你一样漫步在普拉卡,低着头,
思考着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四季代谢,万物生死的因果、主从关系,寻找着人类
和大自然永恒不变的真理。

普拉卡是怀旧的。两百多年来,雅典以普拉卡为中心不断向外发展,但普拉卡的原
始的建筑以及风格却一直没变。普拉卡的街道窄,若有汽车开过来,你必须紧靠墙
边才能让车通过。普拉卡的路是两百多年前铺的青石板,走在上面,你会想起小时
候家乡的青石板路,你会想起在青石板上一起跳橡皮筋、扔沙包的小夥伴,还有胡
同里卖凉粉的老头诱人的吆喝声。

普拉卡是悠闲的。清晨在普拉卡散步,你总能看到路边有几个老人围在一起,聊天、
下棋,你走近时,他们会友好地跟你打招呼。再往前走,二楼上一位穿着红睡衣的
老太太从窗户里伸出头来跟你说话,而她的希腊语你是听不懂的,只能笑着对她摇
摇头。如果你中午出门,会发现好多店都关了门,路上行人也少了,那是当地人正
在午休。晚上你坐在葡萄架下的露天餐馆里品酒、喝咖啡、闲聊,希腊的民乐、温
馨的气氛使你觉得懒洋洋的,但你一天奔走的疲劳也慢慢离你远去。希腊的饭菜不
一定合你的口,但当地的红酒和啤酒你一定要尝尝,那里的啤酒味道新鲜,很像北
京的扎啤。

普拉卡是友好的。在普拉卡问路,你总是遇到热心人,如果不会说英语,他们会领
着你到你要去的地方。走进普拉卡的小礼品店,你会遇到乔治。乔治五十岁开外,
皮肤黝黑,他的商店门口、店内放满了各种旅游纪念品。见了你,乔治热情地招呼
着。当听说你是刚到希腊,他会马上接过你手里的地图,指着地图热心地告诉你该
到什么地方玩。乔治的英语不很流畅,但连比带划你能懂。乔治会跟你讲希腊和普
拉卡的历史,也会讲他自己。乔治在普拉卡生,在普拉卡长,开这个礼品店已经有
二十多年了。问他生意如何,乔治摇摇头说:自从九一一后,来旅游的人少多了,
再加上现在美元的汇率低,生意大不如以前好做了。说完,乔治笑了笑:不过比上
不足,比下有余,日子总能过得去。你跟乔治告别时,他会一遍遍地嘱咐你:看景
点要早去,避免人多与天热。

普拉卡是浪漫的。大街上,你总能看到少男少女亲搂着,说着悄悄话。晚上许多小
商店都点着蜡烛,店里货架上陈列的石雕、陶瓶、银器、铜壶、手镯、项链、风景
画、明信片等纪念品在烛光下格外诱人。你会买两个蓝白色的手镯及其相配的项链,
买几张希腊风光的明信片,当然你也会买几块清香的橄榄肥皂,带回家送给好友。
晚上,你在露天餐馆吃饭,餐馆门口两个男子弹着吉它,穿着希腊民族服装的一男
一女随着音乐跳舞,两人的舞蹈动作不复杂,却跳得和谐默契,有点像新疆舞。如
果你穿过几个小巷到另外一家餐馆,你会听到男子的四重唱,歌词你不懂,但从他
们唱的希腊民歌中你却听到了水声,起伏如爱琴海的波浪。当然,在普拉卡的大街,
你也会看到路旁一位老人拉着手风琴,老人留着胡子,头发花白,因为个子小,背
着的手风琴显得很宽大。再往前走,你也会看到三个八、九岁的孩子怀抱曼陀灵
(mandolin)琴,边弹边唱。

普拉卡也是忧伤的。傍晚的普拉卡,天上的明月细如弯刀,卫城山游人已去,山上
空无一人,唯有山顶上乱石嶙峋中的那些大理石柱在月光下擎天而立,神秘得远不
可及,孤寂得地老天荒。而路旁那位中年男子吹的黑管,曲调悠长,透着悲凉与沧
桑。漫步在卫城山下的人行大道,你会想起一个古老而又悲伤的故事,想起那些永
远离开了这个世界的亲人与朋友,想起那段遥远、刻骨铭心、但再也不会回来的爱。


。。。。。。

到雅典,你一定要去普拉卡。

普拉卡的每个角落,都是一个跳跃的音符,它们融合在一起,为你演奏着一首古老、
怀旧、悠闲、友好、浪漫、忧伤的世纪之歌。

真的,你一定要去普拉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