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评利比亚问题引发的
 - 克里米亚的公投与带
 - 西方主流媒体的一体
 - 评北京政府向乌克兰
 - 联合国叙利亚调查小
 - 埃及,阿拉伯世界的
 - 谈法国出兵马里的合

 
 
俞力工: 黎巴嫩问题与我们的反思

俞力工


       本年2月,笔者在《主权的危机与安南的联合国改革建议》http://blog.daqi.com/article/8512.html一文中论及:安南为了提升“国际集体责任”的地位,有意无意地给“国家存在的合理性”下了一个大胆的新定义,即 国家存在的首要理由及职责就是保护本国人民”。此“定义”,从理想主义出发,似乎是理当如此。然而从现实出发,则必须虑及,殖民主义时代以来,绝大多数的第三世界国家的统治阶层都是帝国主义蓄意培植的“实力较为薄弱的部族或政治实体”。以阿拉伯国家为例,奥斯曼帝国瓦解过程中,所有新建立的12个阿拉伯国家均属此类。1916年,英、法所簽訂的“斯克斯-皮克特条约”(Sykes-Pikot)便曾明言要“建立易受控制的低能国家”。其它,凡受西方列强扶持的拉美、非洲、亚洲国家,也少有例外。既是傀儡国家,如何保护人民?如何抵抗外侮?如何维护存在资格?问题究竟在于强权的部署,还是弱小国家的尴尬处境?

 

       列强之所以能够如此建立新秩序,主要原因在于19世纪中叶通过工业革命和对外侵略,已把全球隔离为先进与落后,南与北,第一世界与第三世界。自此以降,凡一时错过工业革命列车,并受到强权侵略的国家,无论采取任何自救措施,均难以摆脱新秩序所强加的桎梏。以中东地区为例,列强在诱使阿拉伯人对抗奥斯曼帝国时,承诺的是“建立阿拉伯民族国家”,然而一旦奥斯曼土崩瓦解,接踵而来的便是分而治之、借刀杀人。列强如此出尔反尔,目的无他,主要是“控制了该地区的石油资源,便控制了世界经济和全世界”。就这方面,英、法、美的官方论述绝非重大机密,而是在大量历史文献中唾手可得。(注一)

 

除了强权的动机或战略目标之外,需要关注的还有如下几点:

 

. “扶植低能政府”即意味着“儿皇帝”永远要面对强硬对手的挑战,永远需要列强采取军事行动削弱潜在对手,以使畸形架构成为永恒。除此之外,如此布局,势必迫使弱势政府大量抛售廉价资源,以加强本身的军事力量或偿还列强的军事开支。由是,保护国一方既能不断取得廉价资源,又能为本身的军工体系取得利益。言及此,阿拉伯国家或阿拉伯人民百年来所表现的“无能”、“无助”与“内耗”,其实不过是预先设定的国际秩序的必然结果,而此结果又延伸了国际社会对该民族的广泛歧视。于是乎,这些歧见与偏见又形成一个可笑的悖论:既藐视阿拉伯傀儡政权的无能、阿拉伯人民的无助;又唾弃真主党和哈马斯的奋勇抵抗。

 

       严格说来,真主党的处境极其可怜,以30天发射不到2000枚土制火箭、造成30名左右以色列居民(此数字还包括部分巴勒斯坦人)死亡的“效率”看来,其火箭命中率至多是501(火箭数/人数)。至于以色列对黎巴嫩所造成的整体破坏,则至少要在叙利亚、伊朗倾囊相助下,20年后方得恢复。从这一侧面,也反映出上述列强的战略目标与手段,百年来基本不变。

 

. “分而治之”往往是个不顾“受肢解地区”的自然环境、历史背景、经济关系、血缘关系、文化特点的情况下,在地图上任意按经纬线加以切割的过程(参阅非洲地图)。更有甚者,经常是在刻意制造民族纠纷的意图下,为今后“永远解决不了的领土纷争”埋下的伏笔。

 

       以当前的黎巴嫩为例,它在历史上便长期属于叙利亚行政区的一个自然组成部分。待法国于20世纪初(甚至早于1862年就有类似安排)有意裁减叙利亚的力量,便把该托管地的最富裕地区,连同一些其他不相干的地区,组合为黎巴嫩“独立行政区”。该情况犹如“把上海连同苏州组合为一个独立于中国之外的国家”,结果定然不为其他中国人和部分上海人、苏州人所接受。遗憾的是,每每在第三世界发生领土争执时,许多中国人不是环顾大局,站在超然、客观、调人的立场,而是偏向于列强一方说三道四。譬如,“叙利亚不得干预黎巴嫩内政”;“萨巴农场不属黎巴嫩的领土…”。

 

       言及萨巴农场,该狭小地带在英、法划分托管地时曾划入黎巴嫩的管辖范围,而该地区于1967年却为以色列侵略叙利亚戈朗高地时一并占领。2000年尽管以色列撤离黎巴嫩南部地区,却仍然占据戈朗高低和萨巴农场。嗣后,经联合国安理会以“以色列已撤离黎巴嫩的全部领土”的决议,来间接宣布该地区“不属黎巴嫩领土范围”。真主党不服,2000年以来,想方设法收复该地区,由是又成为当前问题的导火线。作为旁观者,我们除了呼吁和平外,如何能够偏袒任何一方的主张?难道我们除了站在侵略者一方,对那些与我毫不相干的问题以“赞成票”积极表态之外,就不能恪守中立吗?

 

       试想,在上文设想的“上海独立”情况下,导致上海人与其他中国人为苏州的归属问题争执不休时,我们会欢迎阿拉伯人在一旁指手画脚吗?我们能够既反对台湾独立,又反对真主党对萨巴提出领土要求吗?当急独分子提出“建立台湾国”时,大陆一方不也发射导弹进行威胁吗?台湾问题不也是个冷战格局所造成的历史问题吗?不也是可追溯到19世纪中叶美国就有“以占领台湾来控制中国”的意图吗?(注二)

 

       通过以上分析,呈现在眼前的问题大体只有两个:一是如何勇于冷眼面对工业革命以来的国际大格局;二是如何勇于冷眼面对列强为维护此大格局而继续进行的超乎常情、悖于人性的大破坏。如果默然接受列强的摆布,甚至不自觉地充当帮凶,则我方一系列有失公正的举措,今后随时都可构成强权对中国进行军事制裁、经济制裁所援引的前例与法律依据。2006/8/13

 

 

(注一)以下资料引自The 1991 Gulf Massacre

The Historical & Strategic Context of Western Terrorism in The Gulfby Nafeez Mosaddeq Ahmed

[1] Memorandum by the Acting Chief of the Petroleum Division, 1 June 1945, FRUS, 1945, Vol. VIII, p. 54.

[2] Introductory paper on the Middle East by the UK, undated [1947], FRUS, 1947, Vol. V, p. 569.

[3] NSC 5401, quoted in Heikal, Mohammed, Cutting the lion's tail; Suez through Egyption eyes, Andre Deutsch, London, 1986, p. 38.

Participatory peace policies?, in Hartman, Chester and Vilanova, Pedro, Paradigms lost: The post Cold War era, Pluto Press, London, 1992, p. 133.

[4] Spoken by John Balfour of the British embassy in Washington, to Bevin, 9 August 1945, DBFP, Ser. II, Vol. II, pp. 244-5.

[5] By Orme Sargent, ?Stocktaking after V.E. Day?, 11 July 1945; refer to Ross, Graham (ed.), The Foreign Office and the Kremlin: British documents on Anglo-Soviet relations 1941-45,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1984, p. 211.

[6] File FO 371/132 779. ?Future Policy in the Persian Gulf?, 15 January 1958, FO 371/132 778

(注二)参见台湾大学教授王晓波在武大的精彩演讲http://www.wforum.com/wm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