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老郸->正文
 专栏新作
 - 老鄲:乡音难忘
 - 装蒜
 - 倒着看《一个也不能
 - 战士.生命.国家
 - 十三载拍案惊奇──
 - 老鄲:新鬼烦冤旧鬼
 - 国际市场上的新交换

 
 
人间天堂系列集锦----评二十世纪洋化国粹

老鄲


     【出土序言】这里原是年前的发掘,可以看成是百年以来中国政治及中国政治家的小结。有感于新潮派在这同一方向的突飞猛进,才知道这里的旧有的观点还是略有国粹遗痕。经王力雄先生的教导,我们才悟到,原来中国位极政治家的孤心苦诣确实是别人达不到解不出的,而正因为常人不可能理解他们的所为,所以平常老百姓只有从他们说的,而不是从他们实际干的来对我们的伟人进行评价。

  这一评价不要紧,可一连串引起许多同等数量级的都必须提升到圣人的水平──为什么“斗私批修”要比“新生活运动”更高尚?为什么“反官僚主义”就比“打老虎”更理想化?如果说是某一人为建立人间天国的努力是因为亿万人民的愚昧无知自私短见而破败,那怎么能抹杀百年来中国政治家向此方向的系列化努力,他们不都败倒在或绊倒在这同一块石头上吗?

  文中所举MONOPOLY一词本身就是王力雄的观点的集神,一人的MONO,怎能拉动亿人的POLY,别说向后拉,就是向前(?!)也须是一样。王煞有介事地指责亿万人民的不紧跟不高举不觉悟不献身,白白误在人间天堂的入口处。可他一点也不清楚毛心中的天堂或玉皇该是什么意相。他也竟没想到,毛已经亲自宣告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也就是说,毛已经自认他的目的百分之百地实现了──至少毛自己这时已身在天堂,人比玉皇。可这关老百姓什么光,我们还光说活过这人间浩劫的那些;冤死枉故的自尽他杀的又该在天堂的哪一角落?毛的目的,如果不经造神派(不是造反派的笔误)的“拔高提炼”,不就是打倒刘邓,与他的亲密战友加夫人一起痛报那积累经年的仇怨吗?

  人间天堂是很辉煌的字眼。但是百年以前我们就见识过,不过是叫“太平天国”罢了。太平不就是安定团结,天国建在人间,不正是人间天堂?人人斗私,只知天父天兄,连无产阶级专政都一步跨过,这不比王笔下的天堂更天堂?经查下面原文并未把这位万岁爷列入国粹正册,可惜这正版的洋化国粹了。

  我也承认我们曾离人间天堂很近,因为党教导我们说:“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我们已经行进在那想像的宏伟桥梁上,却不料我们的豆腐渣水平,教它像綦江大桥一样地垮掉。我不清楚,要是摸着石头走,小河还兴许过得去,可惜天堂岂有石头像七夕的鹊桥一样带我们上去?

  其实,细考起来,王力雄的“借尸造神”运动并不新奇也毫无新颖之处。当年领袖呼风唤雨亲手发动,都只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后人的鼓吹念咒,就能把死的念成活的,把败的编为胜的?我们不否认再过三二百年后,同等的努力兴许成功,因为那些丑恶的印象终会失于淡漠,而史实终会无端走样。但是,要想在这一代操此闲心,要想把自己化成一块麦牙糖,嚼吧嚼吧有点黏性,就想补住那臭皮囊上的大窟窿,把它吹成个气球,为得是顺风借球直上自己的天堂,只怕是没那么容易。

                                            ──序于二○○○年元月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珍爱中华文化,包括种种止于出土的文物国宝。我又厌弃那些传家至今的国粹,因为他们不仅是我们几千年停滞不前的化身,而且仍在毒化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民族,甚至我们的未来。让我们把祖宗用过的遗物供起来,而不是用起来,更不要改头换面地用下去。

  洋化的国粹则是现代化牌下的国粹,明明是中用的内底,偏偏要糊上些洋文马字,一方面吓唬那些更粹的国士,另一方面欺骗那些好读书不求甚解的崇洋派。而真正的洋人或洋典,反倒因不曾识得土洋结合流牛木马的新怪,也不知这是什么古董,哪朝真传,所以各方人物齐呼新颖、顶峰。这无疑是新生代哗众取宠的最佳渠道。

  从国粹到洋化国粹,是一个系列性的历史过程,要简而言之,就是“孤──独裁──一元化”的所谓 MONO 序列。英文中MONOPOLY一词是一个洋化的对立统一,前半截是MONO,后半截是POLY,放到一块,这后半截就不知不觉地消失了原意。外国可能有过或经历过POLY,而在中国至今也仅见MONO,所以说这是我们的国粹、我们老祖宗数千年的衣钵。不是说其他国家就没有经历过封建阶段,或少了些王侯将相,也不是说就一定没有比我们更惯于封建,长于封建的。但自家的古董就是要粹一些。就比如世界各地均有文物出土,可半坡村的鱼纹碗就只有自家祖先才造得出来。

  其实,远古时的孤家也不孤寡。在分封制的时代,大小是个国君就不惧擅用“孤寡”之称,就可以大谈寡人有疾之类。只是到了秦始皇以下,才真正成了海内遗孤。进入本世纪以来,随着白话文的发展,怕老百姓没有古文功底,才逐渐衍化成双字及多字的称法。且听我慢慢道来。

  这第一步, 孤变为独,对正有余,裁乃加重其威。 可世风毕竟有变,独裁反倒饶有贬义。纵观世纪史,在中国也只有一个人有魄力当得起。为此没少挨骂。说独裁是洋化国粹,只是因为总统 (独裁正是顶着这顶帽子坐在台上) 一职称实为舶来品,自家历代祖先未曾用过。总统,就其职位而言,并不是中文字面上所见得的独裁。观世界列国政序,总统或为虚设,并无执政之力,或作为执政之一方,受立法司法诸方制衡。这最近的例子就是克林顿。总统若一头独大,方有独裁之实。二十世纪中叶,中国的总统就是洋化的孤家。可没想到后来竟还让老蒋落选过一回,只是到了台湾,才与“万年国会”一起,成为不倒翁。

  而谁又是当年反独裁最起劲的呢?正是当时在野的我们的伟大的党,包括伟大的领袖大人,破口大骂“一党专制,匹夫独裁”。所以,一旦掌权,我们绝不搞独裁,只搞一元化。看官,这白话化得了?这一,乃孤乃独,越发显得简明。这元,虽对工于裁并不直接,但论其本意,正是始是宗是本。最后还要化一下,是为海内归化,其意自明。普天下统归一元政体,一元政体又抽象到政出一身,芸芸亿万众生只要一根鞭子即任意驱使。一元化的好处在于,看起来不类国粹,听起立又不象洋化。可根子里是列宁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打着无产阶级专政旗号的帝制梦的二十世纪洋化国粹的精华。专政本身就是独裁,但加上阶级二字,似乎可以理解为众人的独裁,或者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压迫及欺凌。但这只是投身革命的芸芸众生一厢情愿的自我陶醉。他们无法看到专政的真谛在于少数人对多数人。列宁有语焉:社会是划分为阶级的,阶级是由其先锋队政党所代表,政党又由其领袖来领导。( 我本应索出引处,好在这是文化革命造神运动中反复引用之言,无人疑我虚指)。想想, 这么宏伟的社会结构的金字塔,最终引向一小撮----领袖,或领导集团,政治局之类。登峰至此,比独裁还差一点点。就是还嫌元多,主题不够突出,非要再行一元化,一个司令部,----只恨刘主席不死,林副主席不亡。于是乎才有文化革命----造神一元化运动。一元化成了集孤与独裁大成的顶峰发展,最高阶段。大树特树之余,在天安门城楼上,对斯诺讲,如果没有神,这些人也会给你造出一个神来。真想不出时到二十世纪,还有如此无耻之徒可以给自己加冠如若。确为二十世纪洋化国粹之最。对此一元化, 我正有一极对奉之,乃借自鲁迅的现成三字-----千夫指,非他莫属。

  话说至此,题解已既。我们还要不要国粹?当然是要的。君不见,集国家主席,党主席,军委主席于一身的一元化不是还在堂而皇之地统治着我们十三亿的草民吗?共产党这个怪物 (过继给了姓资的,还高挂共产党的招牌,怕是该共自己的产了吧!) 少了一元化还真玩不转。有言道,能否实行民主,不在乎人民大众有没有民主素质,而是政治局内先摆不平,怎敢政出多元?

  作为国粹,孤─独─一元又有其群众基础。民谣曰:龙多旱,头儿多乱,神多还烦。大伙高颂始皇帝,但愿龙庭无虚位。这样的国粹精神,又衍化出同根相残的民族习性,或表现为外战外行,内战内行的素质传统。我们敬畏神灵,我们膜拜至尊,我们跪叩一元化,还要念念有词背诵点什么,手舞足蹈地山呼万岁,刨示愚忠。我们的民族要的是几个不下跪的好汉。

  本世纪以来,孤─独─一元周而复始地登台表演。但时代到底不同了,鲜见诸位善终。清庭倒颓,宣统谢位, 中经张勋复辟,满洲国再次失辟, 是谓正牌帝身,好梦难圆。下来有袁大头称帝,他不作总统要当皇帝。看来还是国粹毒深,帝制的精妙在于,一保终身,二保世袭,确实合乎中国人封妻荫子的口味。可惜83天帝梦未圆,撒手西去。论史者以为国人此后定绝帝梦之念想,不想改头换面的帝梦在南京在北京仍是鬼魂不散,是以有洋化的国粹。先独裁死于帝位,有庞大的纪念堂。后一元也是驾崩任上,亦有堂纪念。只是这蒋家王朝,大统未出二世,毛氏天下更是身后无嗣,一世而亡,罪及未亡人身死囹圉,所指接班人顷遭颠覆。地下二位若有知,岂不心痛。

  国粹洋化后的正向进化发生于近二十余年。其后果在于家族世袭制及领袖终身制的灭亡。其首功非蒋经国先生莫属。他是还政于民的第一人,也是中国现代史上开放党禁的第一人。其高人处在于他不是在无权时叫别人实行民主,而是在

位时自己实行实质的民主改革。蒋经国先生为蒋家蜕出了狼皮,是自愿抛弃国粹的第一个当权派。在海峡的对岸,对应的有小平兄,且不论其反右六四等血腥污手,了结了中国有史以来人治的终身制。凭他的资格与魄力,他完全可以继毛氏衣钵,作新一轮的帝梦以至终身。但这要冒身后遭他人颠覆之大险。他本身的倒毛的经验,教得他走了这招绝棋,为共产党本身的民主化走出了走了第一步。

  本世纪国粹的洋化及消长,说明历史总是要向前进的。实践中的一元化,虽肮脏误国,但往往奏效直接。我劝在位者多效经国小平,慎重用权,多所改革,彻底摒弃国粹,以期留英名于青史。也不枉费我一番口舌。

  题外:为表示对诸位心怀洋化及未洋化的帝梦,苦心竟与未竟的国粹癖的最大敬意,沿用国学旧习,特为各位追封谥号。宣统,前人已戏称末代皇帝,儿皇帝,但未获封谥,特谥废,称废帝,以示多次失辟之苦辛。洪宪谥登,称登帝,登了帝位即蹬腿,二登合一。谥独裁曰伪,丧权辱国,偏安一隅,无正可言。一元封谥冤,称冤帝,以示追魂冤鬼之众,其身后遭人曝尸,亦为一冤。最后谥小平兄及,称及帝,及帝位之格,虽未暨位,半面垂帘,亦有一及。

  呜呼飨觞,国粹魂来去兮。

    <<万维读者周刊>> 第20期 (00/01d) www.dzzk.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