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赵碧霞:龙凤呈祥
 - 赵碧霞:冬去春来,
 - 赵碧霞:酣畅快意乐
 - 赵碧霞:甘为人母
 - 赵碧霞:情深谊长同
 - 赵碧霞:生命的奇迹
 - 赵碧霞:布鲁塞尔大

 
 
赵碧霞:脆弱的美国神经

赵碧霞


在加拿大定居十几年来,我曾经先后十来次出入美国。由于美国加拿大两国的历史渊源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911 事件之前,两国的公民乃至移民进出两国国境十分方便,各自的居民就如回娘家或赶集一样,自驾车随意穿梭往来,通关时只需随便出示一下当时根本没有任何照片的任何一种身份证即可。那些懒惰的边防移民官,心情好时,舒坦地安座在自己的位置上,远远地瞥一下通关人早已经备好的身份证,似乎那火眼金睛的一瞥,就断定了来人的真实身份,看透了身份证的真假,于是,漫不经心地一扬手――过关。碰到他们心情不好时,他们会勉强地离开宝座,漫无目的地问一些问题,或随意检查一下车辆,如无大碍,勉力地挥挥手――过。 911事件以后,这进出海关就相对麻烦一点,进关要检查,出关要讯问,碰到像是来自可疑国家或敌对国的居民时,还会如临大敌般地折腾半天才放行。遇到后一种情况,我还是觉得很正常。毕竟国家的安全高于一切。可是,最进去了一趟美国,无论是进海关还是参观景点,其检查、安全等一系列措施弄得过分夸张,让亲历者终身难忘,也令我寒透心彻,怒而不能言,以至于我从此永远不想再去美国。

今年暑假眼看就要结束,虽然刚领孩子们去了一趟欧洲,但也想利用假期余下不多的日子再带她们去美国游历游历。以前也曾数次陪她们在邻国“走南闯北”,西到洛杉矶,南至奥兰多,远及夏威夷,可离我们最近的紐约,华盛顿,费城等,总是数次“过门而不入”。

上个周末,一大清早,我们就乘上本地旅游大巴,前往美东四日游。我本以为这次旅游会是今年暑假的一次彻底的消闲,但刚入美国海关,就被类似剑拔弩张的下马威气氛吓倒,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了异样的气氛。

7 40分左右,我们的大巴车行至美国边界,远远就见前面的几条道上,几十辆小车密密麻麻地排成了几条长龙,及到关口前,我们的旅游车必须从旁边的专门通道进入。一见此况,我暗自庆幸:我们不用排队就可顺利通关。可车转了一个弯,来到另外一个检查口。那里有两条停车道,已经停着三辆大巴,导游叮嘱我们不要外出,要耐心等待。一个小时过去了,旁边的两辆大车才慢慢离开,两个小时后,我们前面的那辆大车通过。按理该轮到我们这辆车通关,可此时停在旁边的一辆美国的“灰狗”车竟不客气地“后来居上”(据导游说美国灰狗在过海关时有优先权),只见从车上鱼贯走下许多人,直接进入移民局,车旁,几个移民官忙不迭地打开行李箱,卸下所有的行李一一进行检查,一只警犬也虎视眈眈。那阵势如临大敌。如此兴师动众的场景,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

终于轮到检查我们的车了,导游宣布:非美国,加拿大公民必须带上证件,交六块美金,到里面检查并打指模。五十多个游客有三分之一闻言立即下了车,而我们仍然呆在车上。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个中年移民官来到我们车上,一一检查我们的身份证,验明正身。突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见闪光灯一亮,“咔嚓”一声,不知谁照了一张像。正忙于检查的移民官立即警惕起来,并立刻放下手中正在查看的证件,迅速查明了照像之人,然后立即勒令此人马上清除照相机里的图像。末了,他说:我可不愿意成为恐怖份子袭击的目标。丁点大的事儿,竟被无限上纲,真是小题大做!

等移民官验完身份,很多游客都想“方便”一下,没想到被导游劝说住,说这里不让随便下车上厕所。游客们听完后都瞠目结舌,好一个讲民主讲人性的国家,连出恭都要管!

旅游车上虽然有厕所,但要伴我们长途旅行四天,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用,以免接下来的四天受“香熏”之苦。此时,我小女儿已憋得痛苦万分,因为一个小时前就喊着要上厕所。同车之人像她这样内急的不在少数,都要求导游设法去通融一下。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导游带着女儿像作贼似地悄悄溜进那原本可以自由出入的“领地”,有的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也小心翼翼地进去“方便”。

当大家的耐心快要到极限时,里边的人才验完身份,一一出来,顺利清关。这一场“地毯似”的检查终在大家怨声载道中结束,全车没一个被撇下,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当汽车再次启动时,时钟已指向 11点。三个多小时的无奈与基本无意义的等待,已让这次时间本就紧张的旅行更加急促。按原定计划,如果顺利过关,下午三点就能到达纽约。可这一耽搁,不知路上还会发生什么事儿?真是前途未卜,路漫漫何其修远。

 

感谢上苍,之后的路程还算顺利。我们紧赶慢赶,终于在下午五点多就到达纽约。看看渐渐西沉的太阳,全车人都有时不待我的急迫感,等不得导游细说行程及安排,待车一停到帝国大厦前,我们都争先恐后地朝那目前纽约最高的大楼奔涌而去。

      911事件的数十年前,曾经傲视纽约全城,鄙睨群楼的帝国大厦,一度是美国人的骄傲,纽约人的自豪。纽约人仅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于193111日落成这座八十五层,总高度达380米的摩天大厦。在建成后的四十二年中,帝国大厦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大楼。直到1973年,高度为419.7米的世贸中心落成,才夺走了帝国大厦全球最高的头衔。自911事件后,本来一度屈居美国第二高楼的帝国大厦,如今又成为纽约的第一高大建筑,又像当初辉煌的时代,迎来了成千上万的游客。

      刚到第五大道的入口,门口已有两个全幅武装的警察,密切注视着每一个来来往往的游客。进了大门,刚一拐弯就是安检。如同机场上的安检,所有物品通过仪器扫描,人则要通过一个安全门。等一切确定不疑,游客才收拾行囊,加入长长的等待大军……

      在纽约的第二天,我们参观了航空母舰。如参观帝国大厦一样,安检第一。如果说前几次的安检都能忍受和理解,但在费城参观独立大厅时的安检,真让人匪夷所思。

      和前面的安检有所不同的是——让人解皮带,无论男女。无怪乎前段时间在报纸上看见一幽默画:一男士在过机场安检时,拿着飞机票遮住自己的隐私之处,显得滑稽可笑。这是否是作者的预言?这一天是否终将来到?

      来到华盛顿,首先要参观的自然是白宫。记得十几年前来到这里,还能排队随便进入白宫,第二次来白宫,就只能在栅栏外照照像,而这一次,还没走近白宫,就远远看见几个严阵以待的特工守护在白宫的街道前,警车慢悠悠地穿梭往来。待我们靠近铁删栏外,只见铁栅栏上还缠绕着细密的网!

       参观国会大楼,已近中午时分。当我们走到大楼前,见几个荷枪实弹的特警,如临大敌一般,这使我十分惊讶!而且我们还被告之,要想参观,得提前领票。由于我们去得太晚,票已发完。但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可以凭护照,在通过层层安检,寄存随身物品后,可参观几个有限的地方。接下来参观的几个博物馆,接受同样的安全检查,我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变得麻木不仁。

     这次美国之行,我领教了他们的烦琐得无以复加的通关及安检,那真是让人欲哭无泪,欲罢不休。他们的反恐斗争、他们的正义之战如果要使人民付出沉重的代价,他们是否得调整斗争策略或斗争方式?

      美国政府的神经自911后已高度紧张,而前段时间在伦敦破获的液体炸弹,又使美国政府的神经更加脆弱,我不禁要问:那紧张而脆弱的神经,能持续崩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