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 施化:善恶之道,此
 - 施化:我的价值观
 - 施化:紫微,泼妇还
 - 施化:《色戒》终于
 - 施化:平等是基督教带

 
 
施化:梦想平等

施化





在揣然写下这个标题后,一阵自卑感突然袭来。你算什么东西,敢在这个只有伟人和圣人专有的话题上插嘴。是呵,“人微言轻”。我,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白丁,只因寄身在异国,多喝了一些洋咖啡,禁锢思维的高墙上的厚砖跌落了几块而已,也有资格奢谈平等吗?

有,一个声音告诉我。那就是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 既然有了全世界多数国家都公认的准则,上方宝剑在手,不妨也斗胆来说几句。

人生来向往自由,但不一定向往平等。这就是人类所有的悲剧的根结所在。从跻身贵族,主宰奴隶的欲望,到灭绝他族,扫除异教的残忍,从古到今,人的本质的邪恶总是在制造不平等上显露出来。我必须制伏你,占有你,无论身体,尊严或财产,才得以显现我的生命价值。这是古往今来任何统治者羞于出口的内心信条。只不过说出口来就变成"国家民族的大义"之类。平民又怎么样呢?程度上也许好一点,机会不到而已。但从本能上,对乡下人,外省人,肤色较深的人,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智商不如自己的人等等的蔑视,都无不显示人的本性的恶的那一面。莎士比亚说过,妒嫉是罪恶的根源。什么是妒嫉?妒嫉恰恰是一个人无法正视他和别人之间的差异,欲“高人一等”而不能罢了。“出人头地”这一中国传统的人生信条的本质是什么?那就是想尽办法,甚至不择手段,让周围的人在仕途上,在名望上,在财产上,或在属于自己名下的女人的质量和数量上,远远不如自己。什么是最有效的手段呢?当然你可以拼命努力地读书做事,那都不如下列手段来得快:倾轧,诋毁,出卖,献媚,收买,贿赂,逐赶,落井下石,等等。总之,人的本能渴望不平等,因为只有分出高低贵贱来,才能显出我高你低,我贵你贱,得到最大的心理满足。但是,这种心理满足的代价是:攻奸恶斗,战争杀戮,种族灭绝……

读了上面这一段,你也许会说,哟,这个人心理怎么这样阴暗,说出这样恶毒的话来。我只作一句辩解:那只不过用平常的心态,平常的眼光这一手术刀,在解剖历史尸体。尸体虽然血淋淋,但躺在手术台上不能算残忍。手术刀虽锋利,也不属凶器。当人们从所有崇高信条的半空落回到常识的地面的时候,就很容易发现世界原来就是那么简单。

世界共产主义的缔造者们,早在十九世纪就看到了人类的罪恶起源于不平等这个事实。他们试图用一种近乎于梦境的的理论来化解人类的不平等。可惜也许没有对于人的天性从制度上加以制约,这个貌似能创造平等的理论被后人实行起来,仅仅以新的不平等来取代旧的不平等。不平等从没有被化解过丝毫。

从一些历史资料上看,延安时期的中国共产党内部的较为敏锐的知识分子,就感到了不平等,为此让“延安整风”给好好教训了一次。不说延安,那儿我也没去过,谁知真假。我自己出生在解放后的新中国。因为出身背景,就读的小学是一个所谓子弟学校。这个学校与其它学校之间,学校内部学生与学生之间,那时就已经充斥着新的不平等。我们仅不过是未到法定年龄的儿童,当时又是新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一段时期,等级尊卑就开始在每个人的心灵上弥漫。后来与社会各阶层的人接触多了,“没有干部子弟的架子”,竟然成了我的一个优点。天知道,这只不过因为我的父亲只是一个中层干部,从小我就在高干子弟的圈子里习惯了谦卑。

文化大革命把共产主义制造不平等的业绩推向顶端。流着同样的血液,吃着同样的食粮,受着同样的教育,有着同样的信仰的人,就因为另一个与他有嫌隙的同类小施计俩,一夜之间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还不知自己完全无罪。他连说一句“我同你是一样的”这话的权利都没有。这个能够被人利用来制造不平等的伟大理论就是阶级斗争理论。文化大革命已经过去三十多年,据说也已经拨乱反正,但很少看到有从本质的层面上总结历史教训的观点。十三亿人只记住一个教训:稳定。

户籍制度也正制造着具有中国特色的在世界历史上登峰造极的不平等。一个在农村出生,没有城市户口的孩子,不管他有多高的天赋,从出生的第一天起,脸颊上就烙上无形的“贱民”两个字。他受教育被歧视,就业被歧视,婚姻被歧视,老了养老也被歧视。最为可悲的是,极少有权威的知识分子站出来为他们的鸣不平。哪怕是出身农村,后来读了大学,混到城市户口的知识分子。因为知识分子自身也歧视农民,出身农民的知识分子则歧视自己的父母。他们只用一句话“中国的人口太多了”来抚平自己被折皱了的良心。殊不知,日本台湾香港的人口密度还要大,资源还要少,人家没有户籍制是怎么过的。我不明白,以拯救中国百姓为己任的海外民运分子,怎么也把占人口大多数的中国农民忘得干干净净。共产党早期夺天下的口号是“打土豪,分田地”,一下就拥得了中国大多数人心。民主党们何不把废除户籍制写进自己的政纲,去争取人心呢?

中国自秦以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专制制度,为中国社会的不平等观念铺垫了丰厚的沃土。等级森严,官大一级压死人。什么级别的人,只能说那个级别的话,想那个级别的事。本来,作为官场的制度倒也罢了,统治那么多人,没有一个章程怎么行?但是,当等级观念被溶进文化,溶进社会,溶进人们的血液以后,结果就相当可怕。这时候,自由思想被扼杀了,创造灵感被窒息了,千千万万个头脑化为空白,只让一个在运转;千千万万张嘴变做哑巴,只让一张在说话。无数的天才们一边糟贱着自己的智慧,一边诚惶诚恐地戒律自己:我太卑微了,千万别去胡思乱想。这时候,社会传统像锋利的钢刀那样铲割着任何敢于冒犯等级的幼芽。“你算老几”便是最有代表性的语言,这也是总书记在训斥香港女记者时的潜台词。这句话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一个民族的智商降低为零。等级观念对下是扼杀,对上反而是崇拜。对于坐在自己头顶交椅上的那个人,决不问是非曲直,一味服从。作为一个下属,只有掩盖上司错误的责任而没有纠正上司错误的妄想。除非哪天他倒台了,可能会上去踹一脚。日本人有一句骂得好:中国人除了强权,不知道还要服从什么。你要我服你吗?要么官大于我,要么力大于我。当然,现在进入商品社会了,钱也管用。

不知为什么,无论封建主义或共产主义,还包括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都一样无视人权。它们都不把人的身体和尊严受到的伤害看作惊天动地的大事,特别是对那些被视为下贱的草民。因为它们还是很在乎有头面的领导和洋人的。似乎人权的数量有限,要按级别分配,分到平民百姓的头上就没有了。它们糟践起人来,就好像糟贱鸡和猪那样随便。我不敢用狗来比,狗在西方是极有尊严的动物。鸡和猪是不反抗的,所以不妨毫无顾忌地糟践下去。现在洛阳大火的死难者家属开始反抗了,因此不得不多施舍一些人权。为什么洛阳的娱乐中心会发生大火,中南海就不会?也因为两头的人命贵贱不同,贵人的生命安全受到的关注就是比贱人多一些,防火设施也好一些。

在加拿大住的时间久了,好像渐渐淡忘了中华悠久文明建立的等级观念。不知由于文化宗教还是西方的民主先驱奋力使然,这里多数人都试图在消除等级,而不是热衷于划分等级。最简单的例子,这里的孩子,对老师对父母都直呼其名,不会被认为是犯上。在教会里,所有的人不分贫富贵贱,一律称兄弟姐妹。这里的政府官员,职位越高越没有架子。你给省长市长写一封信,多半有回复,可能还有他们的亲笔签名。因为他们需要你的选票。极有钱的富人也不总给自己划一个小圈子。同你在超市或滑雪场擦肩而过的,常有千万富翁也不一定。富人世代就这样富,已不足为奇。那些想显耀的人,可能刚刚才富起来。中国的强者为王那一套,在这里是吃不开的。在法官面前,如果你站不住理,随便等级多高也一样判罪。即使想利用职权逃罪,你的政敌也不放过你。歧视罪或种族歧视罪,一当罪名成立,可能受到极严厉的惩处。曾经有一个案例,一个大公司被自己公司的女职员控性别歧视。结果这个公司败诉了,赔了一大笔钱。由于这里的等级区分不那么森严,相应人和人之间的争斗也不那么激烈。你走你的阳观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任何途径都可以寻求到差距不大的尊严和财富。当然,我这儿描述的并非一个理想社会。但当一个社会有法可依,有轨可循的时候,假以时日,会渐渐地理想起来。

我在梦想,有一天,中国人厌倦了区分等级。他们对任何一个站在自己面前的血肉之躯,不计较他的肤色,种族,性别,年龄,职业,出生地点,教育程度,宗教信仰,都看成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细胞蛋白分子碳水化合物,象尊重爱惜自己那样尊重爱惜对方的身体、劳动财产以至尊严。中国人享有盛名的窝里斗同阶级斗争一样,会成为历史名词。中国人的死要面子的陋习也随风消散。人和人之间只有通力合作,没有你倾我轧。每一个公民都有同等权利,无拘无束地交流吸收,议政参政。每个公民,不管他的名字前面带有什么头衔或什么头衔都没有,一样心情舒畅地向社会投入自己的创造力,并为此得到最大的回报:尊重。可想而知,这样的社会将如何富有,这样的国家将如何强大!






2001年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