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 施化:善恶之道,此
 - 施化:我的价值观
 - 施化:紫微,泼妇还
 - 施化:《色戒》终于
 - 施化:平等是基督教带

 
 
制造平等

施化


 

大约五年前,作者写过一篇《梦想平等》。文章大致说,由于存在上的差异,人和人之间的平等,可能只是一个梦。经过几年来更多地对现代文明社会的观察与思考,我开始重新呼唤自己的信心。平等这个词有必要被重新定义: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在出身、教育、财富、地位等方面的差异,并非不平等的真正含义。而世俗意识中,由差异的表相所导致的高低贵贱的内心判断,才是不平等的根源。平等和不平等,两者间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不需要靠外力甚至暴力的平均分配来获得。平等与不平等,只存在于人的一念之间。

 

平等是这样一种东西:她不是社会资源,不会因为使用过多而短缺;她不是篇幅浩瀚的理论,不需要穷毕生精力来获取。平等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基因里,虽然被长期忽视,只要有心,把握得当,每个人都可以自然而然地将她开发出来。当沉睡已久的平等理念,突然在一个早晨苏醒,会象旭日初升,放射出不可阻挡的热力;会象七彩霓虹,光彩斑烂绚丽夺目。苏醒的平等,是一只无形的上帝之手,将拯救人群于黑暗、愚昧和罪恶。

 

19世纪美国浪漫主义作家霍桑的长篇小说《红字》,写了一个无辜的女子如何沦落为另类的故事。女主人公海丝特·白兰跟丈夫从英国移居当时尚属英殖民地的美国波士顿。中途丈夫被印第安人俘虏。海丝特只身到美后,被一青年牧师诱骗怀孕。此事,被当地虚伪的清教徒社会视为大逆不道。当局把海丝特抓起来投入监狱,游街示众,还要终生佩带象征耻辱的红色的A字(Adultery:通奸女犯)。但是海斯特坚强的内心最终战胜了歧视。

 

这个现实主义小说给人一个启示:不平等是被制造出来的。制造不平等的,首先是传统社会的愚昧和偏见。海丝特·白兰在被贴上红字标签之前和以后,并不是两个人。她的尊严、情感、纯洁和善良,前后没有丝毫变化。但是一夜之间,她在世俗眼中前后判若二人: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还有一个很常见的骗子现象也可以说明道理。在一个等级差别悬殊的社会里,不时会出现有人用伪造身份行骗。用来伪造的身份常常有:高干子弟,高级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高级企业管理人员,企业主等。许多人也许还记得一个轰动一时的话剧《假如我是真的》,剧作家沙叶新把这种社会现象描绘得鞭辟入里。对受骗者而言,一文不名的骗子在一瞬间会变得和他想象中一样的金碧辉煌,这是因为把人分出三六九等的社会心理在起作用。

 

回顾一下中国的资本家五十多年来的前后地位变化,也可以看到国家机器在等级制造过程中是如何推波助澜的。最初,中国的资本家是被改造和斗争的对象,他们被掠夺一空、扫地出门,社会地位沦为平民。文革中,他们的最后一点普通人的尊严,也被粗暴地夺走,剩下的只是受侮和屈辱。没想到风水轮流转,改革开放,资本家突然身价百倍,连一向自视甚高的太子党、国家高级公务员,也放下身段,“下海”加入资本家行列(注意,中国人是很注重名分的)。本质上没有变,而标签变了,人的尊严地位就自动变化。所谓国家政策,一种强迫性的权威力量,可以任意改变同一类人的社会地位,使其提升或将其贬低。

 

这个制造不平等的现象,也就是现代社会心理学中的“标签化”现象:“标签”可以脱离现实而独行。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歧视或崇拜,则常常源于“标签”而非深入的认识。两位西方哲学家柏格森(Henri Bergson,1859~1941)和怀特海(Alfred North Whitehead,18611947)发现,对于所有经验、行为和个体,人们可以有两种不同的态度。一,研究其本身,把它们看成是独一无二、自具特征的。二,将它们看成是典型的,看成是这一或那一经验类别、例证或代表。就象一位档案员只消查看几页档案,便可将它归入甲类或者乙类。“标签化”一词被用来表示这种活动或现象。“标签化”常出现在人类意识的低级发展阶段。

 

因此可以说,不平等是被人为地制造出来的:只要人为地贴上的某种标签,就立即可以把同一个人的地位升级或降低。从动因上看,贴标签只是为了便于管理。制造不平等的因素有很多,首先是封建皇权,发明“三纲五常”的封建知识分子功不可没。深入千家万户的儒学传统,使得每一个家长都有机会参与不平等的精细制作。直到今天,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母亲,还会指着前来修理污水管的农民工,对自己读小学的儿子说,“你如果不好好读书,将来就象他那样。”所有形式的专制政权,更是依赖强制性地制造等级来维持统治。专制政权的不合法性,使得他必须依靠一部分人的特权来压制另一部分人,以保证有效的控制管理。等级制度是专制制度的特征之一。

 

那种以为人和人之间的不平等是天然存在的观念,不仅荒唐,而且有害。这种观念给妒忌、歧视、压迫、虐待发放了畅行无阻的通行证。不平等是罪恶的根源。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虽然反对的是不平等,但实际上无视产生不平等的社会心理,而只试图用打破旧的生产关系、重新分配来消除不平等差别。这位想象力丰富的经济学家,对于复杂微妙的社会心理现象,显然关注不够。他的理论的流传,制造出大量暴力,但是至今没有制造过平等。科学研究证明,客观存在的外在差异,经过人的内省,完全有可能缩小甚至消除。这只需要从内心建立一个公理:人的本质是相同的,按照推理,对他人的公正,也就是对自己的公正,对社会的公正。正由于这一公理的成立,自由人权的观念才得以产生流传,现代民主宪政社会才得以非暴力地搭建起来。相反,如果坚持不平等为自然法则,前面的所有理想就是空想。

 

人们自古以来,一向借用两种法宝来管理社会:观念和法术。这两种东西都不是天然的、而是被人为制造的。“仁义礼智信”,就是观念;“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就是法术。制造法术和制造观念,被历代帝王、领袖和精英们视为己任。然而,任何的法术制造,都必须建立在观念基础上;任何的观念制造,都必须建立在人性原则上。否则,所有的这一类制造都在戕害人类自己。那种为一己权力而制造的观念和法术,已经和正在拖累中华民族走进文明。

 

正象不平等是被制造的一样,平等也可以被制造。而且,平等必须被制造。制造平等首先是制造一种观念。这种观念告诉人们,不管你出身低微还是高贵,不管你一字不识还是学富五车,不管你一文不名还是家财万贯,造物主赋予你的毛发肌肤、聪明智慧、尊严权利,都是一样的,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如果一个人有权利借便利为自己制造特权,另一个人同样也有权利设立制度,限制这种特权(当然不是夺过来并加大)。尤其是,一旦当人们发现,制造平等原来就是制造和谐、制造关爱、制造公正、制造民主、制造幸福、制造快乐,他们就会对这种客观看来不可能、主观自身不情愿的事情,多一点兴趣。一当多数人都有兴趣,重建观念和法术的可能性也就增加了。可以相信,一个人人从本质权利而不是从外在财富上追求平等的中国社会,在独立大众传媒的自由传播下,在每一个家庭的有心濡染下,经过十年或数十年的时间,将会出现。

 

 

200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