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赵碧霞:龙凤呈祥
 - 赵碧霞:冬去春来,
 - 赵碧霞:酣畅快意乐
 - 赵碧霞:甘为人母
 - 赵碧霞:情深谊长同
 - 赵碧霞:生命的奇迹
 - 赵碧霞:布鲁塞尔大

 
 
钓鱼趣话

赵碧霞


提起钓鱼,在我从前的印象中,都属于男人们的专利,特别是在国内,那些退休老头,闲着无事,常右手拿着一根鱼杆,左手拎着一根小板凳,背后随意地挎着一个小鱼篓,头戴一顶草帽,嘴衔着一根烟杆,某一个大衣袋里兜着一瓶茶,到小河边或池塘前,或蹲或立,忙乎着抛线垂钓。他们有的是“渔翁之意不在鱼”,而在乎大自然的安静恬然,在乎去涓涓流淌的溪涧或微波涟滟的池塘边修身养性,鱼钓着与否无所谓;有的则如谚语中描述的心态--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他们静坐在池边、河畔,打发时间,享受大自然的清风艳阳,对他们来讲,临山可开智,傍水能修仁;还有的则是真正的钓鱼,他们在乎实实在在地钓到鱼,盼着钓到满筐满篓的鱼,好带回家去改善生活--我父亲就属于这一类型的人。

记得我小的时候,由于家境不丰,我父亲常常于下班后或节假日外出钓鱼,期望能用之在我们一日三餐的素菜淡饭中添几滴油珠。大概在那个年代,像我父亲这样的以钓鱼补贴家庭生活的兼职渔翁不少, 使得鱼类的生长远远赶不上人类的捕捞垂钓,河边、水塘的鱼儿因此也越来越少,在大多数时候,我那拖着疲惫步伐的父亲, 横背在后的鱼篓总是掀底见天,空空如也,运气好的时候,我父亲可拎好几条甚至十多条鱼,其中多为鲤鱼、鲫鱼等普通鱼类,偶而也有比较珍贵的鲢鱼。

远见夕阳下喜滋滋返家的父亲,最为开心的就是我母亲了,她正为找不到什么比较营养的食品来喂养我们嗷嗷盼食的兄妹几人而犯愁揪心,眼见有鱼可食,对她来讲,这寥寥数尾鱼就是雪中送炭。于是,她会忙前忙后,将鱼儿去鳞剖肚,理肠去腮,将一切杂务工作准备就绪,专等我父亲收拾停当来烹饪。

我曾在我的一些文章中数次提到,我父亲是烹调高手。可以想见,我父亲庖鱼的手艺是很不错的。他能根据当日的鱼类及可使用的佐料随意烹制成清蒸鱼、红烧鱼、豆瓣鱼、香辣鱼等,而且款款味美汤鲜。值得一提的是,每次吃鱼,母亲都会多做些米饭,供我们鱼汤泡饭享用。由于鱼肉的嫩鲜,加上我父亲的烹调,其汤汁更是美不可言,我们全家人在不知不觉中高高兴兴扫荡了饭、汤,一家人食得津津有味,那感觉, 不似食山珍海味,而更似食人间极品,食得全家乐乐融融,赛比过年。

后来,由于河流的污染,附近的小河小溪中的鱼儿越来越少,父亲每次钓鱼也越走越远,而带回的战利品也越来越少,到后来, 他几乎都是提着空篓子回家。数次空手返家后,父亲钓鱼的兴趣就淡下来了,没多久,他完全“解甲归田”。

随着中国环境的破坏的日益严重,河流污染的日渐加剧,在一般的河湖溪堰钓鱼已几乎不可能了,而在特定的地方钓鱼, 比如在农民的喂养鱼塘里钓鱼, 又几乎成了有钱人的消遣方式。那些有钱或有势的人,玩腻了别的消遣而需要换口味时, 通常会呼朋唤侣,去兜风钓鱼。但他们的所谓钓鱼,与其说是钓,还不如说是捞, 因为满塘翔飞的鱼儿常不请自来, 能飞跃入任何容器, 惶论钓捞? 如果他们硬要指鹿为马似的说捞就是钓的话,那纯粹是显份抖派。而一般的普通百姓,尤其是低收入家庭或下岗职工,哪怕他们有钓鱼的强烈愿望,对此也只能是可望而不可及。如我在中国的家庭成员的哥哥、姐夫们,他们对钓鱼都有浓厚的兴趣,可他们经济不宽裕,无法享受那种以高昻的费用换取的以捞代钓的钓鱼乐趣的。

去农民的喂养鱼塘里钓,我父亲对此没有多大兴趣,“钓鱼吃比买鱼吃更贵,何必呢”,父亲如是说。

在中国,我不能想象我这样的女性会是一名钓鱼爱好者,而至多只能是一个极馋鱼类的“馋猫”;如今,我生活在加拿大,也许是早年在父亲身旁的耳濡目染,也许是常食鱼而培养出了特殊的味觉,我对鱼有一种常思而食之的特殊情结,自然而然,我想自己亲身钓鱼的愿望被激发出来了。但如要问我这愿望萌生于何时,我不得而知。也许是加拿大独特的自然环境,也许是它夏日蓝天白云的宜人气候,也许是它江河湖泊中处处飞翔游戈的万千鱼种,也许钓鱼是加拿大极为普遍的体育休闲项目,总之,我在加拿大学会并且喜爱上了钓鱼。

在加拿大钓鱼十分容易,不需要技巧,不需要特别的装备,只需在遍布各零售商的代销点购张年费仅十几加圆的钓鱼证,就可去你所在省的任何公共场所的河边湖畔垂钓,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得根据时季垂钓政府许可的种类,不得逾季或超量钓一些较为珍贵的品种。

在我生活的魁北克省,河湖港湾星罗棋布,淡水资源特别丰富,有资料显示,魁北克省的淡水资源占世界总淡水资源的百万之十八,这对于一个不足八百万人口的省来说,人均占有量确实令人咋舌。至于我生活的蒙特利尔市,是一座地地道道的四面环水的岛城,南有浩荡的圣-劳伦斯河绕城而过,北有草原河沿城奔流,而两条河仅在蒙城地区形成的湖泊水域其广阔浩瀚,几乎可与市区陆地比肩。如此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在任何一处,只要你甩钩垂钓,都有可能钓到鱼。

当然,钓鱼还是要选择地段的,有的地方鱼多,有的地方鱼少,有的地方能唰杆钓大鱼,有的地方只适合诱钓小鱼;大凡有经验的钓鱼者,每次外出都寻那激流奔浪处,在那儿他们多有惊喜的收获,可常钓到几十斤重的大鱼; 初入此行者, 则可随处小钩, 钓那风清艳阳, 演那独立仙人。

按人们常识性的理解,钓鱼仅在夏天。是季,风和日丽,抛线垂钓,悠哉悠哉,直赛神仙。然而,在加拿大这里,一年四季均可钓鱼,而且每季钓鱼都有每季钓鱼的乐趣。当春天冰雪消融后,在冰雪中沉睡了几个月的鱼儿“饥寒交迫”,见鱼饵就急不可耐地吞咬,因此,那是最容易钓到鱼的季节。有一个极端的例子说明鱼饿急觅食的程度:在山区的湖中,有一种名贵的鱼叫鳟鱼,这种鱼特别不能忍耐饥饿,开春时期,钓鱼者只需用飞蝇作诱饵,然后抛钓甩线,往往是飞蝇还未入水中,鳟鱼就会主动出击,跃出水面,毫不留情地吞蝇入肚,试想,此时钓鱼,焉能不百发百中?而更可观的是,飞跃出水面争食抢饵蝇的往往不止一尾鱼,置身于那样的场景, 该有多壮观!

如果说春天钓鱼乐在丰收所得,那么秋天钓鱼胜在技巧。鱼儿经过夏天觅食,到秋天早已“酒足饭饱”,对一般食物已基本没兴趣,无奈秋高气爽,水清澈明亮,正是鱼儿悠哉嬉乐的大好时光。此时鱼儿如见饲饵,会游来与钓鱼人斗智嬉乐。于是,往往会有这样的场景: 鱼儿在水中随着诱饵随高就低,追着鱼钓似咬非咬,而岸上的钓鱼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浮漂,随着其沉浮而松线放钓,或拉拽出水面,如此拉锯似地你来我往,数不清的你争我逐,往往几十个回合较量,双方斗得难解难分, 互有胜负; 一忽儿,狡猾的鱼儿以水作掩蔽体, 几嘴几嘬,三五次下来,尽悉将饵饲蚕食入肚,这岸上,聪明的钓鱼人采用灵活的战略战术,或诱敌深入,或敌进我退,瞧准时机,一放一松,趁敌人沾沾自喜、得意忘形之时,一抖鱼杆,就将敌人俘获……

从春到秋经夏,我们都可以得到钓鱼的无限乐趣,那么冬天钓鱼又有何乐呢?

寒冬凛冽,冰天雪地,湖面上,冰坚厚硬,鱼儿在其下苟延残喘,此时钓鱼,也极易得手。首先,借助厚冰驱车直奔湖中心区,然后随意找一点钻洞。在冰上钻洞可是锻炼身体的良好体育活动,要求臂力体力,目前市面上有手动、机械两种钻洞工具。一旦洞钻好,则大功告成,之后只需备饵下线入水中,然后等着。条件好的有商家特制的小木屋,直接移至洞口上,人坐其中,只等鱼来上钩。很难想象吧,人此时就在平时难以企及的“水”面上垂钓,那份感受应如何呢?你不妨身临其境去体验吧。

当然,许多人钓鱼纯粹是将其当成自娱自乐的体育运动,他们多将钓到的鱼又放入水中,他们钓鱼在乎那个趣,而不在意那个得,与之形成反照的是许多新一代的移民,尤其是我们中国移民,钓鱼则看重乐趣与收获。谁叫我们拥有悠久的饮食文化哪? 但太在意两者兼得则有时难把握而导致出问题。举一个例吧。我有一个朋友,一次如常外出钓鱼,战果颇丰, 就随手将数条不请自来的鱼儿仍进了放在后车厢的桶中, 可其中有几条鱼是政府钓鱼条例规定在那一个时期内不当钓更不能拿回家的,但他没有在意。与他随行的儿子看见了这一切,告诉父亲说不能将鱼带走。父亲没有理会小孩的劝告。临到回家时,专门负责巡逻兼执法的政府公务人员,即一般称为水警的不知何时也来到了现场,查问我朋友将不当钓的鱼放回水中没有,朋友亦未认真, 就稀里糊涂肯定地回答了。谁知那小儿子当场说没有。于是,我朋友被逮了个正着,小儿子亦对父亲说,我告诉过你的(那小儿子当时说的英语, 其原话是 I told you—于是, I told you这句话就成了我们这个圈子里的笑话)。于是,水警将鱼倒回水里,并给我朋友开了一张罚单,罚款几百加圆。其实就这件事来讲,水警早就在远处观察好了,他根本不需要当事人的小儿子来揭穿。所以,我们钓鱼时,除了自娱外, 一定要“循规蹈矩”,否则,远处就有望远镜在盯着你呢。此其一。其二,钓鱼时, 我们应无愧于心,共同遵守游戏规则, 否则, 我朋友的教训可以为戒。

我从九十年代开始试着钓鱼,到现在已有十几年的历史,其间断断续续,故真正钓鱼的次数并不多,总共算起来,也就那么十几次,只有今年,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钓鱼年,前前后后,我钓了五次鱼。也许有人会奇怪,我既然那么喜欢钓鱼,怎么钓的次数又那么少呢?个中原由可能有许多,但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则在我丈夫那里。我丈夫自归类在信佛的行列,凡涉及到杀生害命的事他都不赞同,而钓鱼无异于杀生,他当然不愿我去。他不陪我则无伴,一人钓鱼兴致再高也无趣,所以我无法钓鱼。

尽管如此,这十几年来,我软磨硬泡,我总能成功地至少一年说服他陪我钓一次鱼,而今年则是绝对的例外,他陪我三次钓鱼。另外两次是我与朋友一块去的。我钓鱼尝到了甜头,找到了乐趣,故趁着余兴,将其中的快乐记录下来,与同道分享。

记得第一次钓鱼,应追溯到一九九一年。那时我刚从我念书的大学搬迁到蒙特利尔,那应是五月初,我和朋友相约,去一处离城不太远的湖边下钩。那本应是很好的钓鱼季节,从寒冬熬过来的鱼儿都饥不择食地纷纷咬钩上当,而随行的朋友也都一条一条地收获着,唯独我,不是线缠杆,就是扔不远,更糟糕是鱼钩还常常被杂草绊住,忙乎了大半天,竟没有钓到一条鱼。瞧见别人纷纷收获颇丰,我心里更着急。这越急越沉不住气,老是这里一抛线,那处一撒钩,结果鱼儿根本不上钩。我这时才悟到,钓鱼是一件考耐心的事情,如老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那是绝对钓不到鱼的。

有了这次教训,我发誓下一次一定要钓到鱼。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又陆陆续续地钓过几次鱼,结果都是无功而返,这令得我一次比一次失望,以至于到后来,我几乎没有钓鱼的愿望。但有格言称谓,否极泰来,物极必反。尽管我绝望沮丧之极,我还是无法超尘出俗, 而又乐颠颠随朋友出征钓鱼去了。这次我给自己下了死命令,发誓如果再钓不上鱼来,我从此再不碰鱼杆。于是,我站在湖边,心中郁郁不快,嘟囔着嘴,恨鱼儿不上钩,满脸的抱怨和失望。本来钓鱼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儿,我在那儿莫名其妙地赌气,让同行的朋友看了,以为我在生谁的闷气来着。唉!谁叫我那么“功利”,连钓鱼都那么认真。哈哈!正是我这胡思乱想,自找原因自检查的那么一时刻,我那手中一直不停的东摆西挪的鱼杆被定格住了。瞧!我的浮标怎么沉下去了?噫!怎么忽地又上来了?我恍然大悟:这不是鱼儿在咬钩吗?来得正好,我正为鱼儿不上钩而憋得慌,如今有你小子敢来叫阵,看我怎么收拾你。说话间,我一下紧张起来,全神贯注,屏住呼吸,随鱼儿的动作而松线、而紧拉。那仿若是两位智者的较量,是敌进我退、敌退我诱的绞杀,是不下几十个回合的鏖战。终于,我感到手中的鱼线拉直了,手感也沉甸甸的,嗯,鱼儿吞钓了,我不失时机地立刻松线,随鱼游走, 然后伺机猛地一拉,“我钓到鱼了!我钓到鱼了!”我大声呼喊着,那是兴奋合着紧张的欢呼,但同时又是紧张中透出的大获全胜的感觉。我一边收线,一边告诫自己,沉住气,一点一点地悠,一点一点地逗,千万别掉以轻心。鱼儿挣扎着,扑棱激起水花,显得个头儿不小。我坚守在自已岸边的阵地,机敏地随鱼悠游, 当鱼儿被诱到近岸边处,我一抬手就将沉甸甸的鱼儿拎出了水面,估约一斤重。那是一尾鲇鱼,有点像我以前在中国常吃到的鲢鱼。我终于钓到了一条个头不算太小的鱼,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是我钓鱼之战的第一次辉煌的战役,我感到骄傲与自豪。

在我钓鱼史上最光辉的一页,应属和台湾来的一家人一起外出钓鱼的那一次。说来也怪,那次钓鱼,如有神助,一甩杆就有鱼死咬,差不多杆杆不虚扔。当时,我和那家人的一个儿子负责抛杆,我丈夫只管取鱼、穿蚯蚓上钩,我们一杆接一杆地将鱼拎到岸上,把我丈夫忙得不亦乐乎,没花多少时间,什么鲇鱼哪、翻车鱼哪、欧洲鲈鱼等等都来报到,我怎么也想不到,那些鱼就那么听话,“鱼贯而来”,你钓它们,不需要耐心,也不考就技巧,它们早就集合好了,只待我们将其呼出队列。如此这般,仅两、叁小时的功夫,我们竟装满了我们随带的两大桶。而那次更大更惊喜的收获是,我们钓到了大约长一米的不知其名的怪鱼,因我们当时不认此物,就将它扔回湖里去了。后来咨询了有关行家,称那是极其珍贵的白鳝。可惜了,我们无口福享用珍品。由于当时的鱼太多,我们回到家后,还开车去一家一家的朋友送鱼。没钓到鱼心里沮丧,钓太多了还要求着送人,真是麻烦。

尽管我这次在自己的钓鱼史上书写了足以彪炳史册的光辉的一页,但客观地讲,我还不是一个熟练能干的钓鱼高手,也不是一个选地择址下钩的行家,更没有足够的勇气,像许多男同胞那样,身套全身防水胶皮钓鱼服,站在那激浪湍流的河中央,抛线唰杆钓大鱼,而只是根据朋友推荐的“窝子地”,小打小闹地蹲上半天,看鱼儿漫游,诱鱼儿上钩,慢慢修心养性,钓得多则多吃,钓得少则少用。至如今,我已修炼得不急不燥,再也不似十几年前那样,一旦钓不着,就着急上火。不过,我经过多年的修炼,虽未达正果,但都能次次有所收获.

自从两年半前我搬到蒙特利尔的西岛居住后,有朋友推荐了一个离新家不远的极好去处。我在前面曾提及过,蒙特利尔四面环水,湖域几近地域广阔。我的新“窝子”是沿湖并行的运河的一段,那里水草丰茂,浩荡而来的河水被横亘的公路桥减弱了势头,形成了天然的洄水荡。第一次朋友带我去那里时,我被眼见的景象惊呆了:那里就像是中国农家的私人养鱼塘,清澈见底的水中,各种各样、大小不一的鱼儿,正悠悠闲闲地游戈着,不时地,成双结对的大至十几斤的鱼穿梭而过……那情景,让我想起了一首儿歌:

鱼儿鱼儿水中游,

游来游去乐悠悠……

看着水中自由自在、没有一点戒备心的小鱼,我真不想、也不忍打搅它们平安宁静的水中清闲。我矛盾交织,迟迟下不了决心。但是,想到前贤庄子在《秋水》篇与惠子有关鱼的对话,我为自己找到了遁辞,我想和鱼儿同乐,没准,待会儿我与鱼你来我往的好戏就是对庄子言不能尽的意境的最好诠释。没了顾忌,合着我刚才不忍“谋财害命”的心态,我多少有点惴惴不安地将蚯蚓穿上钓,忐忑不安地朝密集的鱼群抛过鱼线,瞧那些鱼儿,首尾相衔,争先恐后地围着鱼钓咬饲饵。清亮的水中,我看得真切,猛地拽杆收线,也许是刚才心里负担的缘故,我那动作极不老练,时机抓捏得也差那么一点,鱼儿立即四散逃走了。我将鱼钓拉出水面一看,我的鱼饵整个没了,看来鱼儿真是“狡猾狡猾的”,我得认真对付,不可掉以轻心。心中一横,立即驱走了全部歉意,我得认真同它们玩一把,真正地与鱼同乐。想到此,我再也不用小心翼翼地上鱼饵了,恰恰相反,我三下五除二,熟练地将蚯蚓穿在鱼钓上,朝那忽又麇聚在一块的鱼群扔去,看那蜂拥而至的鱼纷纷向鱼钓游去。咬吧咬吧,我心里暗自鼓励着, 说时迟,那时快,我猛地一拽杆,成功地钩住了那条同我反复较量的鱼。拉出水面一看,比在水中更大,约半斤。逮住了带头鱼,其它前来挑战的还未明白过来,就糊里糊涂地被我一一擒获。想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那是既兴奋又快活,心中的欢愉写在脸上,呼在口中。那会儿,我每钓一条鱼,就本能把对它说:

“小傻瓜,你怎么又上钩了?”

“你怎么这么嘴馋?”

“你这么狡猾,还是斗不过人吧!”

如此这般,口中数落着,但我并未停下手中的活计。

随着我钓的数量的增多,我心中似乎有所不忍,有所不安,于是,想钓鱼又怕再钓到更多的鱼,那种矛盾的心情时而令我手足无措,时而又诱得我连连获胜。

到后来,鱼儿似乎感念我的矛盾心情,或者是它们在关系到生与死的无情战斗中学会了怎样逃生,怎样长记性,总之,它们似乎是学精了,常常不即不离,伺机偷袭一把,或者一沾鱼饵就逃窜。这样下来,在整个战役的后期,我方损失惨重,有好多次,我的鱼饵被吃得精光,而洋洋得意的鱼群还赖在那儿,等着再次与我决战呢。我真是又气又好笑,笑我自己的笨拙,气鱼儿的狡猾……

这种看着鱼儿吃饵,看着鱼儿上钩,看着鱼儿被钓上来,或者,见鱼儿惊散,忽又汇聚等食的“透明式的”钓鱼好玩吧?不过,还有更有趣的钓鱼方式哪,那就是呆在家里钓鱼,相信许多读者都没经历过吧。

在我的人缘圈子里,有一家朋友在几年前购置了一栋真正意义上的豪宅,其后花院坐临一大湖,住在那儿,除了观赏那湖光水秀,更赏不完那朝霞灿烂,落日辉煌。那林林总总的大自然奉献的奇妙异象不在此文的描述范围,我在这里要叙述的是我们一圈人在这里静坐室内把鱼钓的新奇事。

朋友在后院的湖水上架起了一座木码头,本意是停泊消闲的游艇。但这码头有多功能的用途,我们大伙时常聚在那儿赏月纳凉,谈天消暑,但那里用途最广的就是钓鱼了。通常,我们在码头上架满鱼杆,安置好大小不同功用的鱼钩。根据经验,我们知道,小钩钓小鱼,适合我这种刚入道的低段水平,大钩配假鱼饲,是让高手唰杆远抛钓大鱼用。无关人士则呆在家玩牌喝酒、唱歌跳舞,等那捷报传来。或者,室内呆久了,想出去过把瘾,则实行换防。如有激动人心时,大家倾巢而出,争先恐后抢夺那胜利果实。趁热打铁, 将那鲜活的鱼儿蒸煮烧焖, 供我们一帮人恣食果腹, 大嚼痛饮。我们最辉煌灿烂的的一次饕餮大餐,应是今年的夏天。那次我们共钓了十几斤鱼,大伙立即用巨无霸锅烧成了汤辣味浓的川味麻辣鱼,吃得人人过瘾, 个个餍足。

隆冬时节,冰厚数尺。友人家的码头已拆走,游艇已入专门场所存放,只剩下白雪皑皑的广袤平湖。通常,主人朋友在临近家园的湖边打好冰洞,洞口边上安置好一排排涂成红色的冰钓鱼具及活小鱼作的鱼饵。单看那冰钓鱼具没什么特征,无非是涂成红色的木架,安置可前后活动的轴承,上绕鱼线及钓,仅此而已。但是,当这种鱼具横排纵置好几十架时,那高扬的头,那醒目的颜色,立即给人以阵容的气势。远处望去,就如一排排大炮,正高扬着炮口,瞄准敌方阵地,那情景,就像我们在电影镜头看到的战争片子,使我们想起了我们那个时代流行的的台词:“打过长江去!”接下来,我们什么也不要做,只呆在温暖如春的屋子里,静候佳音。等上一段时间,有积极者去炮兵“阵地”巡视一番,返回时,通常会给留守人士以极大的惊喜。在我们的冰钓战绩中,我们最好的成绩是钓到一条大鱼,长达一米二,重二十多斤。

到加拿大十几年来,忙了十几年,今年算是赋闲在家,因而有比较多的自由时间支配,正好让我有机会钓鱼。尽管我丈夫不赞同,我还是拽着他当车夫。因为,我喜欢那种呆在水边的感觉,一边钓鱼,一边享受大自然赐予的美丽风光,享用大自然提供的清新空气!--负氧离子。每次钓完鱼,我整个身心都被彻彻底底地清洗了一次,显得精神十足。

我喜欢钓鱼,喜欢鱼儿咬钩那瞬间的感觉,喜欢那拉钩提线的激动,也喜欢每次钓到鱼后及时的烹饪和随之而得的鲜美的口福。只要时间许可,我会将钓鱼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