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雨半窗->正文
 专栏新作
 - 台湾游记(三): 吃在
 - 台湾游记(二): 吃在
 - 台湾游记(一): 台湾
 - 回国散记(三):也
 - 回国散记(二):瞎
 - 回国散记(一):看
 - 希腊游散记(一)

 
 
回国散记(三):也是断背山

雨半窗


在这个夏天的咖啡屋里,我和李艺在一起说起了你。

午后的咖啡屋客人不多,轻音乐在室内飘传着,屋里的凉气使人暂时忘记了外面的炎热。隔壁的一张桌子上,一对年轻男女正亲热地低声细语。我和李艺笑着互相打量着,似乎想在对方的身上寻找大学时代的青春影子。李艺已有些发胖,但谈吐行事还是像当年那样干脆利落。我们聊着,仿佛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在大学里一起打球时的日子。因为谈着当年球队的事,我顺着话题问起了李艺她的好友、当年总是去运动场看我们打球的雁。

说起雁,我们自然也就说到了你。

实际上,我跟你并不熟,我甚至没跟你说过几次话。知道你,是因为我与你曾经同时在校排球队呆过,当然,我是在女队,你在男队。

李艺是你的同学,也是我们女排球队的队长。她是球队的二传,我是主攻,因为总在一起配合,我和她自然而然就成了朋友。

那时雁常到球场看我们打球,雁跟李艺同宿舍,长得很讨人喜欢:白净的圆脸上一对圆圆的眼睛,笑起来两个酒窝,甜得很有些醉人。后来跟李艺与雁混熟了,我才知道:雁来运动场,并不单单是为了看我们女队打球。她来,主要是为了看你.

大学时的你长得很帅气,个子高高的,头发留得也比一般的男生长。平时你总有一绺头发挂在前额,球场上每完成一个动作,你常习惯性地用手将这绺头发往后一摅,潇洒劲有些像当时国家男排的汪嘉伟。

球场上的你敏捷活跃,但球场下,你并不爱说话。你似乎喜欢独来独往,训练休息时,你常一个人在一旁默默地抽烟.

我也见过你跟雁在一起说话,你们站在一起时,经过你们身边的人都会慢下脚步看你们几眼:俊男靓女,你俩是令人羡慕的一对.

但后来李艺告诉我:雁很喜欢你,你却对雁却时冷时热。李艺很是忿忿不平:喜欢雁的男生很多,可雁偏偏喜欢你,你又抽烟又喝酒,脾气也孤僻,真搞不懂雁到底图你什么。

我也没搞懂雁到底图你什么,但还是见她常到体育场看你打球.

后来,到了你们大学的最后一年,因为要外出实习、要准备毕业论文,你和李艺都离开了校排球队。

又过了半年,我听说你受到了学校的处分。

学校对你的处分在当时是保密的,告诉我这个秘密的是我的一位老乡。我的老乡在学校的宣传部工作,她常请我到她家去玩。她在告诉我你受处分这件事时,嘱咐我一定不要外传。

我想:你一定会记得那年三月的那个夜晚:在那个夜里,学校保卫处的几个人打开了学校招待所一个房间的门,在那个房间里,他们逮着了你,还有跟你在一起的一位名叫叶田的男生。

很明显学校保卫处的人是有备而来的:他们随身带来了照相机,在“抓”住你们后,他们逼着惊慌失措的你们当着他们的面重复你俩在一起的过程,他们用照相将那些镜头拍了下来,作为你们“犯罪”的证据。

我没法想像你们当时心里的屈辱和羞愧,你们不但像个罪犯被照了相,还向学校交出了你们的日记和你俩之间所有的通信。

我的老乡读过你们上交的信和日记,她告诉我:你们互相写了许多诗,叶田的文笔尤其好:文字优美、哀感惋艳、浪漫多情,。。。。我的老乡边说边叹息:这些有才气的年轻人,干什么不行?偏偏要搞什么同性恋,真是可惜了。

学校最终没有开除你们,而是给了你们留校察看的处分。学校没有开除你们,也许是因为你们快要毕业,他们动了恻隐之心;或许是怕你们的事传出去影响不好,坏了学校自己的名声。

那个时候的我对同性恋的概念相当模糊,因为好奇,我拐着弯打听到了那个叫叶田的男生:那是一个清瘦的、戴着眼镜的文弱青年。每次见到他,他都是单独一个人,走路低着头,脸上的表情很是漠然,一点看不出有才气的样子。

有几次我也在校园里遇到雁,她总是跟李艺在一起。见了面我们会站住聊一会儿。雁明显瘦了,也不像以前那么爱笑,即使笑,她的笑容里似乎藏着一种悲哀。

我想,雁一定也知道了发生在你身上的事。

再后来,你、雁,李艺,还有那个叫叶田的男生都毕业,离开了学校。

。。。。。。

咖啡屋里,赛克斯管音乐悠悠地漂着,邻座的那对年轻人仍然在窃窃私语。李艺告诉我:你毕业后去了一个省城的研究所,几年后与当地的一位姑娘结了婚,后来有了一个儿子;叶田毕业分配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但两年后放弃了原来的工作,也去了你在的那个城市。你结婚后不久,他走了,去了广东。去年李艺的一位同学在深圳遇到了他,他至今未婚。

李艺说:她和雁常有联系。雁毕业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后来结婚生了个女儿。雁的家庭不很幸福,她的丈夫开了个公司,雁不缺钱花,但她的丈夫却常不着家。。。。。。李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雁过得很不快乐。

我听着心里有些难受,于是转过头去看窗外,窗外高楼林立、车水马龙。路边,一位年轻的妈妈正拿着纸巾、弯着腰替吃冰棍的女儿擦去脸上的脏印。

。。。。。。

在这个夏天的咖啡屋里,我和李艺在一起谈到了你。过了这么多年后回头看往事,往事已是雾里看花般的朦胧和遥远。你的故事,使我又看到了断背山:断背山上郁郁葱葱,山上的清泉一无反顾地向前奔流着,站在溪流旁的Jack正幽幽地对Ennis说:“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