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文字狱牢头->正文
 专栏新作
 - 文字狱牢头:我的朋
 - 文字狱牢头:我的朋
 - 文字狱牢头:我的朋友
 - 文字狱牢头:我的朋友
 - 文字狱牢头:我的朋友
  
  

 
 
文字狱牢头:我的朋友胡启新(五)

文字狱牢头


问责声明 和(五) 逐鹿中原

----先扯几句闲篇。《史记》上有个非常有名的故事,一次,秦始皇出游,渡浙江至会稽,项羽跟着他叔叔项梁去看热闹,据说那场面刘邦也看见了。当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经过时,刘邦羡慕地说:大丈夫就得如此啊!而项羽却说:这家伙可取而代之!仅两句话,人物性格立见。但是,后世有人质疑说:司马迁当时不可能在场,作为历史纪录,这样的对话场面其真实性大可怀疑。同样,最近出版旋遭封杀的《往事并不如烟》中,有人怀疑作者章诒和写作的真实性,担心不是信史,发问道:作者如何得知史良在印度市场上留恋的是一匹薄如蝉翼且用银丝绣满草叶花纹的白色衣料?其实记忆有各种不同的品质和焦点,而女人,对样式、色彩,特别是对服装的样式和色彩较为敏感,是有可能感知记住的。同理,司马迁作为后人写史,只要根据的是当时的资料和多数人的传闻,经过符合逻辑的筛选和刻画,就经得起历史的考验。所以一贯苛刻的鲁迅也说,《史记》乃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究天下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故而本牢声明如下:

拙文虽不能和上述大作相比,不过契可夫曾说托尔斯泰们是大狗,我们只是小狗;但是不能因为大狗叫了,小狗就没有了叫的权利,所以吠形吠声地敲了几篇牢中忆旧,即使不能娱人,也算对自己曾经的历史有个交待。因年代已久,且有些故事并非我亲身经历,只是道听途说......这些倒也无妨,关键我的时候有时不得已用了真名实姓(而我自己姓甚名谁凡认识我的人一读文章立马便知,不认识的人名字只是个识别符号,叫什么都无所谓),因此觉得有必要在此作个声明:如因文中的不慎,有失实及不小心得罪冒犯之处,敝人愿负更正道歉之责。

------是为问责(不是免责)声明

(五) 逐鹿中原

话说1990年,我和老胡结束了三人帮小公司,而后又告别了联办,劳燕各自飞。胡启新不知动了哪根筋,重温了兵书上逐鹿中原的古训,竟直奔古都洛阳,打算以洛阳为胡氏革命的根据地,逐步将事业扩展到国内其他大城市。那个年代,那个年纪,有这种雄心壮志一点都不奇怪。到达古称豫州的洛阳后,老胡稍作安顿,先去拜谒苏秦墓。

据汉朝刘向编撰的《战国策》记载,战国时,河南有个名人叫鬼谷子,专长游说和谋略学,还开门授课,这对身无分文却心怀天下的少年苏秦有很大吸引力。那时政府还没有发明科举考试,知识分子不会武功,如果想出人头地,就要先学点游说的本事,然后再托关系去见这个诸侯那个王爷的,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把所学的那套嗑儿,添油加醋,根据不同对象投其所好进行忽悠。苏秦智商极高,以优异成绩从鬼老师那儿毕业后,凤凰要把高枝攀,就直奔当时最强大的秦国而去(相当于今天的美国吧)。他劝秦王军国主义立国,穷兵黩武,以求尽快统一天下。没想到秦王没有小布什那么好扇,老谋深算每天见的牛人多了,几句话就把年轻气盛的他打发了。小苏把宝全押在了秦,游说失败,整到连回洛阳老家的路费都掏不出来,好不容易蓬头垢面挨到了家。可能是临出国时牛X吹大发了,铩羽海归,家里上上下下都看不起他,最让他难受的是一向对他还行的嫂子居然连饭都不给他吃,那叫一个难堪。可是小苏就是小苏----这也正是老胡拜谒小苏的原因之一,他忍辱负重躲进小屋,把长发悬在房梁上,磨了一把锋利的铜锥攥在手里,后人称之为头悬梁锥刺股,重新开始发奋读书。小苏主攻的书叫《太公兵法》,下功夫钻研大器晚成的吕尚。待把老姜琢磨透了,第二次出国,改道直奔第三世界,由慷慨纯朴的燕、赵开始,逐一说服小国诸侯们合纵连横:咱不打仗,搞冷战,目的是使强秦不敢贸然出兵,以制约求平衡(制衡)。这回号准了脉,成了,六国居然同时委任他当宰相。苏秦身佩六国相印穿梭于列国之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天下局势也就操纵在这么一个白面书生手里,享受了二十多年的和平。

胡启新立在苏秦墓前,数千年历史奔来眼底,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发誓要在十三朝古都干出一番事业。


他要游说的第一个人,是在洛阳声名显赫的青年企业家王天纵。王天纵是当时国营大厂洛阳肉联厂的厂长,说洛阳肉联厂很多人不一定知道,但要说春都火腿肠恐怕不知道的人就不多了。老王当年四十出头,是北京大学生物系的老博士生,而胡启新是90年代初美国海归的双料硕士,俩人惺惺相惜一见如故。王总马上拍板决定,成立中美合资的华美生物科技公司,王天纵任董事长,胡启新为总经理。随后即高薪聘请一些在生物学和医学方面研究有成的专业人士,共同开发带有高科技成分的生物试剂产品,抢时间抢机遇,边开发边投产边投放市场。这时候,市场部门就成为公司的重头了,洛阳虽为中原重镇,但中国的版图早已不是战国时的模样,在战国地图上找不到的北京、上海等要邑市场规模已是洛阳的数十倍以上,老胡夜读《吴子兵法》中的应变一章,深获启发,立马决定北上北京,去找当年在学校棋逢对手的同学老程。老程当时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在牛大教书,每星期只有几小时课,生活滋润闲在,可也常觉闷得发疯,一拍即合,兼职作了华美北京分公司的经理,主管北方市场的营销。

老程上任伊始,招了几个主打市场的新人。小Z是个女孩子,长得颇有几分姿色,而且能力很强,做事风风火火却有板有眼,为人泼辣而又不失朴实。胡总到北京视察时印象不错,偶尔也会对别人夸小Z几句。但是不知为什么,她的销售业绩总是上不去,老胡老程都挺着急。另一个小伙子,人称靓仔,长得极帅,总爱穿一身名牌,喜欢新潮的玩意儿,说起话来云山雾罩,了不知南北。胡启新不喜欢他,认为靓仔不够踏实可靠,有时派他个场面上的事还可以,但不可重用。一次,公司准备拓展南方市场,派了小Z和靓仔等几个人,带着几十万元的样品去打中小城市。一路参加各种展销会、推广会下来,大受欢迎,样品就卖了近一半(还有一半是赠品)。据知情人讲,这里边靓仔实际上居功甚大。靓仔有一个长项,就是在酒桌上特能扇乎。白天不停的展销推广,晚上还要陪客户应酬,半个月下来,把小Z等几个累的是病的病、歪的歪。大功临告成时遇到一个大麻烦,十几万的现金必须得有人亲自送回北京,否则很危险。当时,不知是银行系统还是公司系统有问题,他们不能把现金通过银行走,只能用人带。最后,刨下伤病员,老人儿里就只剩下靓仔了。为赶时间他买了张火车站票,站着挤回北京,一路上仅靠方便面就开水充饥,几天几夜的火车下来,靓仔满嘴起泡,据说回到北京公司时人已经频临虚脱了。大家说,瞧把你丫臭美的,三伏天还西服领带把自己裹得这么严实干嘛?!但是当他把上衣、衬衣脱下来时,满身胶带竟绑满了十几万现金。粘粘糊糊地揭下现金,露出了一身快化脓了的痱子。交完账,靓仔没来得及看到大家惊愕的表情,当场就晕了过去。

老胡老程这帮人牛就牛在既是理论家也是实干家。在合资企业风风火火卖试剂的同时,老胡又把从美国学得的资本运营那一套拿出来游说王天纵和河南、洛阳的各级领导,那些领导土则土矣,却也是明白人,就让他们试着把国营的洛阳肉联厂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然后由老胡跑北京联办疏通关节,在其试点的半合法的国家法人股市场先行上市,筹得了大笔资金;数年后又成功在上海交易所上市。---然而可惜的是,虽然我们几个人手里都攥有若干春都的原始股,可王天纵这位总策划人之一却积劳成疾,没有看到最后的成功,40几岁就英年早逝了。

中原几年,鹿虽逐到了几只,但那时候哥几个年轻气盛,易被轻松得来的胜利冲昏头脑。胡启新提着新赚来还烫手的几桶金,照搬美国大亨经验(今天看来这仍然是个天才的决定,只是时不我与,那会儿才九十年代初啊),开始在郑州投资房地产,希冀快速强强滚成超级富豪,以便全力投入到他的商业大鳄的梦想中来。内中详情像极商战的连续剧但现在还不便细说。总之不到两年血本无归重新置零,苏秦背剑的战国故事重演了。这时的他是不是又去祭拜了一回苏秦墓不得而知,但是杜牧的七绝他却肯定暗诵了:

胜败兵家事不期,
包羞忍耻是男儿。
江东子弟多才俊
,
卷土重来未可知。

这次的折戟沉沙,导致了他1995年的第二次赴美。

05/11/21 07:20【喷】

§ 赵某刚出事,朱某就给朋友打电话:哈哈,我头上的那座大山终于倒了。

05/11/21 08:49【文字狱牢头】

º 嘿嘿,几天不见,还以为您也出事了呢。--[197]这话从逻辑上说不可信,1,那是朱还是小人物,轮8圈也轮不上他;2,即使他就排在赵后,这话也只能在心里说,政治人物不比你我,岂可只图痛快乱喷。演义嘛还说得过去。

05/11/22 13:46【喷】

» 另一个赵,著名主持人

05/11/20 20:42【碧云天】

§ 牢头好文字。国内杂志比较喜欢人物传记,尤其是像老胡这样有经历有故事的人物--[138]。不知牢头有没有兴趣待全文完成后稍作修改,以便更适合国内杂志发表?

05/11/20 22:14【文字狱牢头】

º 没问题。谢谢。--[160]不过我这人比较懒,特怕按照编辑大人的路子改来改去,最好有人捉刀代为修改,怎么改都没关系,只要意思别拧了就成。我则擎现成的,有名有利,多好。嘿嘿。

05/11/20 17:53【爰】

§ 想起了两个好朋友--[246]和老胡差不多,都是出自名校(排在牛大前面的那两所,呵呵),且均为高材生,九十年代初开始在国内创业(印象当中,九十年代初创业的所谓"儒商",基本上都出自名校).如今一个做了买办,一个在研究所做了技术主管.
卷土重来,难啊!

(
周末忙,刚看到:))

05/11/20 20:10【文字狱牢头】

º 很想听听你的这两个朋友的故事。

05/11/20 14:25【森林木】

§ goole 了一下.老胡很有眼光,干了很多前卫的事情,包括那个最后的网上购物商店--[104].只是最后的结果太遗憾了,真是个迷.

05/11/20 14:32【文字狱牢头】

º 我会试着写写,从我的角度。干大事的人,可惜了。

05/11/20 14:39【森林木】

» ,牢头尽可能详细写写吧.我也觉得他是太可惜了.

05/11/20 14:24【文字狱牢头】

§ 根据福贵建议,刚又加了几块进来。嘿嘿

05/11/19 13:29【山水悠悠】

§ 牢头的笔是挺神的.

05/11/19 11:19【老愚头】

§ 牢头大笔写了,愚头小笔虽然能写,也不写了,鼓个掌吧。

05/11/19 19:26【文字狱牢头】

º 俺怎么看着这大头小头的有点晕了头啊。嘿嘿

05/11/19 10:32【延春】

§ 哈哈,华美是你哥们攒活洛阳肉联搞的,那个公司可是中国最早的生物技--[633]术公司,我94年前后在北京上研究生时华美好象刚起步不久,因为是搞分子生物学的,所以那万把块钱的科研经费差不多全捐到华美了,当时他们基本没有什么自己的东西,主要是卖国外的一些试剂和微量试管和加样枪,唯一算是华美自己生产的是Taq酶,但那个估计也是从国外带回来的没有知识产权的菌种。但在当时,能有眼光看到生物试剂产品市场前途的商人确实不多,华美当时能很火,主要是因为大家没有太多的选择。那些销售代表跑到实验室,给看个什么,有需要的大家也就买了,缺什么也就是打电话找华美,我现在手里还有一个四道定时钟就是当初从华美买的。你这个哥们确实不简单,是个人物!

05/11/19 12:13【文字狱牢头】

º 世界多小,知根知底的马上来了,呵呵。看来延春是生物专业了。谢谢补白。

05/11/19 12:31【延春】

» 我本科是学医的,研究生读的是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专业

05/11/19 07:38【大老鹰】

§ 都是牛人

05/11/19 02:31【问题多】

§ 敢做大事的人往往也大起大落。有时候我老担心他们心脏的承受力。当然,我是庸--[76]人。

05/11/19 08:43【文字狱牢头】

º 不过你得了做大事的职业病了:--[74]码字强迫症。这病听说从不传给庸人的。嘿嘿

05/11/18 23:14【王福贵】

§ 原来有"王天纵天纵英才,兼董事长,胡启新弃旧启新,任总经理",很好啊,怎么--[273]给删了?

牢头,斗胆提个建议.

胡是个人物,曾叱咤风云.所以你写的看起来总是惊心动魄.能不能在大事件中穿插一些小事(别人的也行),既可交代背景,又能体现起伏.

本集骨头太多,细节嫌少.

反正是熟人,班门弄斧.

05/11/19 08:54【文字狱牢头】

º 脚着这两句有点贫大发了,容易伤了文气,就咔嚓了。嘿嘿

05/11/18 23:42【文字狱牢头】

º 嗬嗬,福贵神人也。--[414]原来的是个未完成的草稿,本来想拉开了架势把河南商战写个四五回,因为那是老胡人生中很重要的一段。可写着写着感脚涉及的真人真事有点多,它不同于那几个有负于老胡的娘们儿,躲在不知哪个角落里正享受点滴蒙来的昧心钱,没脸出来见人。都是正常交往过招的商场中人,还是有点怕怕的。想再等等,写这个系列的最大目的是想把老胡找到。您既然能找到旧稿,能不能帮忙找找老胡?
多谢斧头,我会在后面尽量穿插。嘿嘿。

05/11/18 23:53【王福贵】

» 那几个娘们儿我劝你别提了.别到时候娘们儿没出来,娘们儿老公出来了.--[1215]
:赵本山小品台词:

乙:就在我们俩刚结婚的时候,有一次你回娘家,完事儿,跟我处的第一个对象就上我们家去了,她进去一把就攥住我的手,当时,我是控制、控制、再控制,媳妇对不起,我没控制住……
丙:(上去要打乙)你咋的了啊?
乙:厄,抽过去了贝。
丙:你真抽了吗?
乙:我……我……我……真抽了。
丙:我的妈呀,有啥好事你还能抽呀!唬弄谁呀!(举起手要打乙)
甲:嘿呀。(上前挡住丙)
丙:你说你咋能把她领家里去呀!我这心算完了。拔凉拔凉的呀!(甲把火炉从乙身上拿来挂上去)。(带哭腔)你哪们儿妈呀,你咋能把她领家里去呀,完了完了。(找个椅子坐下,甲上来和他做着。)
甲:冷静冷静,冷静冷静。
丙:哎悠,玩完了!
甲:大妹子,我给谁看病呀?他都这个身价了,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你咋就不能原谅他呢?
丙:好了好了,我也不深追究了,你只要他告诉我那女的是谁,干什么的?
甲:好,你要冷静。(对乙说)你老伴现在要你告诉她,那女是谁?干什么的?你快说吧,没关系,说吧。
乙:我只知道她姓郝,嫁了个村长叫赵大宝。
甲:(转脸对丙说)那女的姓郝,嫁了个村长叫赵大宝……(表情顿时变得惊讶,对着观众,停了一会儿说)我媳妇(含糊不清)。
乙:啥?
甲:我媳妇儿呀!(双手抖动,向桌子走去,扒在上面哭)

05/11/19 00:04【文字狱牢头】

º 也提不起来了。--[46]这段小品没听过。关系够乱乎的。

05/11/18 21:17【秋怡】

§ 春都火腿肠当时火的很,好像中央台也播他们的广告。--[96]这篇和上几篇风格有所变化。
看起来胡比较大气。

05/11/18 21:28【文字狱牢头】

º 风格易变,是不够成熟。--[94]谢指点,这是个大问题。也是随笔的致命伤。
胡是大喜大悲、大起大落的人。

05/11/18 22:09【秋怡】

» 不是指点,是感觉。--[34]变得好啊。

05/11/18 21:04【油炸鹌鹑】

§ 过瘾!--[278]这幅图让我想起叱咤一时的电脑游戏--三国,开篇先给一个滚动式词曲演播,大江----
洛阳肉联厂我倒是知道,可惜火腿肠市场后来被双汇占领了,都是广告惹的祸啊
老胡亏了,90年代初有一笔银子如果投到股市滚上三五年再去搞房地产,前途。。。反正现在说过去的事情,握草,我都要鄙视我自己了

05/11/18 21:16【文字狱牢头】

º 是啊。--[54]他是折腾了半天,才发现名下的房地产居然没产权!

05/11/18 21:20【秋怡】

» --状态;制度--时态,没拧在一起,在刧难逃啊。

 

3/10/06 - 当年跟他一伙儿的那一拨,都成了名人了。只是他没进那个圈子。

好像他真的销声匿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