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文字狱牢头->正文
 专栏新作
 - 和老五道口侃“猪”
 - 和老五道口侃“猪”
 - 和老五道口侃“猪”
 - 水调歌头《自嘲》(
 - 《七律》四首-五味斋
 - 文字狱牢头:演奏的
 - 文字狱牢头:我的朋

 
 
和老五道口侃“猪”(3)

文字狱牢头


回老五,再瞎掰一回

送交者: 文字狱牢头 200681721:07:27 [五味斋]http://www.bbsland.com

 


我这人不大爱写议论文,也不大会写议论文。所以只好奔着小说和随笔忆旧什么的去,有时候话赶话赶上了,难免在小说随笔里议论几句,感觉快招人讨厌了,就赶紧打住。

可是我有个毛病,爱看议论文。尤其爱看自诩小说家的写的议论文,和咱俩比较近的就是二王。王小波因为和我抬头不见低头见过几年,对他也就格外注意一些。《黄金时代》我早在牛大时期就听和他走得近的人说过,那时他好像刚刚写了个草稿,只给最知己的几个哥们传看过,那会儿他也不敢大肆张扬,这篇小说即使90年代定稿发表时还被很多人看成是异端邪说,我就亲耳听过我班里一个很有头脑的大哥级同学对我说:王小波没看出来,整个一流氓嘛。这一篇我感觉他从动笔到定稿,前前后后至少花了十年,改了数遍(说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也不为过)。你觉得好,还用说嘛。嘿嘿。

但是,小波也许天生不是小说家的料,他除了《黄金时代》,别的我基本看不下去。幸好他写了近百篇几十万字的议论文。

这篇《猪》,在他的议论文章中我认为当排在前三甲。我到五味两年里,仅仅我就至少转贴了两回这篇文字。《个人尊严》记不得看没看过了,说明写得不好。

下边简单回应一下老五,不会写议论文,想到哪说哪,多包涵。

1),对于猪这篇我开始的感觉是文中意思不特别贴切,。。。用刻意比喻来说个哲理。有句话有道理:比喻永远是蹩脚的。他选择猪来说理,实际上是个很聪明的选择。除了已经特立独行了的读者,大多数人看了这篇一定很有共鸣,会思考自己生活(物质的精神的)的质量和意义。所以我说,这篇文字的启蒙意义很牛。可能会是他的传世之作。

2),对于人的禁锢永远都是停留在表面上的,对思想的禁锢是禁不住的。这是人和动物的不同。。是吗?不知你看过《1984》和《奇妙新世界》吗?你感觉到了麦当劳从孩子做起的策略了吗?任何希望千秋万代的政党政权都会把教育作为长远的国策。教育除了传授人类积累的知识,在极权国家还有两个心照不宣的主要目的:1,禁锢思想。2,洗脑。1的目的主要是对孩子,2是对成年人和知识分子。洗脑也是有程序的,首先是对思想的禁锢,灌输被选择的、被安排的文化,当觉得禁锢不住,就采取第二步,洗脑。洗脑是人换思想,工农兵容易些,反正吃饱了还有种当家作主的荣誉感就行;对于知识分子,则很多是带有强迫行为的置换。

对于成年人,长年累月的洗脑是有效的,我见过很多洗得很干净的脑,你跟他讲正统之外的他就跟你急。对于孩子,直接灌输就行了,根本不用洗。

3),禁锢中仍然可以思考和研究。毛说过从旧社会过来的、已经大致形成自己的思想和世界观的,是可以,但是年轻人和孩子也可以吗?有心的可以研究和思考,甚至能够写出自由制度下绝写不出来的伟大作品。没心的呢?一代可以,两代三代呢?我们是不是就习惯于被安排好了的生活了呢?想当年我当了几年翻砂工,无奈之余,想换到庐山黄山管理处当个护林工,只是想换一种活着的方式而已,仅这,已经被亲朋好友视为大逆不道,你丫活腻歪了疯了

4),大溜和人云亦云不见得都是坏事。世上本没有绝对的好事和坏事。下饭馆吃东西更是众口难调。这让我想起了小波的另一个著名的观点:参差多态”“有趣是人生的价值所在。

5),即便是在一个所谓有自由的社会,本质上还是没有安排自己的自由。啊,这和王小波说的已经是两个概念了。

6),人永远要被安排的,这个不必抱怨。如果你不能支配一个环境,那你就要利用这个环境把自己的生活活出个样子。想起了你被冠为保守派,哈哈。这就是两种人生观了,是多少高人志士千百年也论证不清的,我就别多费唾沫啦。嘿嘿。

你对于小说的观点,我大部分赞同。对于读者一般也如是。但是,读者也不是铁板一块,和市场一样,是分层分级地细分的。这也就是“100个读者心中就有100个哈姆雷特的意思。

我们小时候听狼来了”“从前有座山,看小人书,听大孩子讲故事,听评书,看电影看小说,最后看名著和新锐作家的作品。从这个过程来看,情节、故事绝对重要,但也绝对不是最重要的。实际上,我们的口味越来越高,我们在追求情节之外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墩氏电大教材只是图个热闹而已,真享受,还得看字书,嘿嘿。

另外,对于特立独行的小说家来说,仅仅讲一个故事,他是决不会满足的。他要探究的是讲故事的方式。武侠小说好看,但也仅此而已。

瞎掰,见笑了。

----------------------------------------------------------------

部分跟贴及附录3篇:

8/18/06 - 谢谢楼下各位!老五的文章,虽然我对他的某些观点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不得不服气地说一句:老五的文章写得非常棒,很耐嚼。用个红楼梦里的不大恰当的比喻,他和墩子是五味的一僧一道,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嘿嘿。

8/18/06 - 好。说白了就是什么脑瓜装什么货。象人墩子就只看电大教材。:p

8/18/06 - 牢头同学太累了,嘿!好象是小波说的吧:写东西要有趣 我觉得这很重要,有趣的故事,有趣的人物,以及有趣的观点,别的都在其次了。

8/18/06 - 很不错的话题 值得挖掘,建议有想法的人都说几句牢头的观点和我吻合多一些,

8/18/06 - 顶五味二Lao! 自由与必然,思想家与文字家,俺喜欢的 话题,可惜没有时间写长贴。

    • - 建外N (29 字节) (3)

8/17/06 - 合着你一直就看的不是门道,是热闹啊?我也是,嘿嘿。

因此由衷地PF一下牢头和老五!

    • 送交者: 勤劳灌水 (36字节)2

8/18/06 - 尚在顺,口黑黑口、要不 你先再过一目,看着改改?哈哈


***********************************************************************

附录(1)


评书『新话题特立独行,俩大腕夜搅五味』

咱接着上回的说。

第二天晚上,老地主精神抖擞地翻出好几年没用过的福记字样灯笼点着了四下找那贪得,连地下室羊圈柴禾棚都转遍了恁是没见个人影儿,老地主心里嘀咕八成不是躲在哪儿清点银子或是股票?要不就是为了豪宅装修的事儿又跑出去找瓦工去了?哼哼……说着话儿就懒洋洋地溜回了斋子内。可曾想也不知哪位挑的头,这几天斋里传看着一篇什么特立独行的猪的文章,惹得众人又挑起了一场新的话题。

牢头最先发出感慨:唉,特立独行好啊,看看圈里那些猪娃儿,可怜啊。

老五黑灯瞎火的看不太清楚,一边说一边出溜进了斋边的沟里:牢头,我不特立独行,我还是喜欢跟广大人民群众在一起,不能暴露自己。

牢头忙拿出绳索,抛沟里一只能套脖子上的小号救生圈:赶紧,提上来,提上来。我说老五,话不是这么说,咱俩这不都算是冲出来了么?

老五被提上来,换下弄得全是黄泥的黄马褂,裸露着还有点胸大肌的上半身只给下部来一件写着文联俩字的大裤衩,歇了口气,继续表达自己的思想:我是说,我在里边外边都活得挺好。就咱这老同学搭的这个圈,还不一边儿高。有的地方挺高,有的地方,嘿嘿。老五一边说一边又邪了门儿似的直往沟里出溜。

就在牢头再一次扔下救生圈、嘴里喊道提上来,提上来的当儿,却听见远处传来墩子年轻稚嫩的声音:姓五的,你Y是踩着我的星光点点的肚脐眼儿才出去的!老五生怕别人听见,小声地嘟囔:切!你丫喊什么喊,不是送了你一件耐克牌黑背心了么。再说,你在圈里了么?嘿嘿

斋里人看见了墩子,特别是看见他刻意露出的两颗铂金大牙,就知道这位肯定是个大款,于是一阵七嘴八舌推推搡搡断断背背拉拉扯扯之后,都忙着向墩子推销各种商品,护手霜、大彩电、显示器、假头套、五指袜……

墩子招架不住,高声大喊:我不买啦!我现在开始扔(他的口音是念)。别挤,我嫩怕挤出水来,嘿嘿,那谁,那问号高,你丫甭过来!

就在一阵喧闹声中,忽然响起满人的尖叫:了不得啦,你这是穿得啥衣裳啊??斋民们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齐刷刷的目光射向了老愚头。老地主一边摇头一边打破沉默:唉,要优雅,要优雅。老愚头张了张嘴,正要东拉西扯的解释,就见风MM指着老地主鼻尖娇声道:你这个臭地主~~~~~~~~老地主一听,不知为什么-----的一下就跳出斋门不见了踪影,西城瞪圆了乒乓球一般的俩眼惊呼:有人跳门了,有人跳门了!快看看啊!

老黑鱼沉着镇定胸有成竹的摆摆鱼翅:安静,大家都安静,我来宣布一下,今天的五味啤酒晚会,那个那个……你们听我说啊口黑黑口

        • - 老黑鱼 (2262 字节) (1)

8/18/06 - 哗哗,这应该是五味最精彩的一集了,特别喜欢老五往沟里出溜,牢头往上拽的情节,不知怎的,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牢头拿笊篱捞。

8/17/06 - 感觉法国二战后的现代文学很前卫,少有故事情节。我看过一位米国作家的短篇小说,非但没啥故事情节,竟然整句子都没了,没有主、谓、宾,一、两个字就打句号。我猜那位作家准是六十年代的愤青,喜欢反战、喜欢谈女权运动、喜欢谈反核战争等等,全是吃饱饭没事干,在太阳下捉虱子。

      •  - 慌兮兮 (225 字节) (4)

8/18/06 - 1,文学又8等于故事。艺术本947饱饭没事干。啥都看8惯的时候,9说明你老拉哈哈。

如果是这样,问题就简单了.

可又来了一些搞评论的.有时告诉作者写什么怎么写;有时告诉读者看什么怎么看,这就复杂了.

      • - 王福贵 (174 字节) (1)

8/17/06 - 就是, 嘿嘿 写评论就像搅和一潭水,只会越搅越混,不可能越搅越清。

8/17/06 - 这个名字看着熟,. 很喜欢看人矫情,当然我也爱矫情。真理越辩越不明,问题越辩越多。这是高境界。夸夸两位,恢恢。

    •  - 问题多 (93 字节) (0)

8/17/06 - 行文不急不慢, 娓娓道来,大家风范
写的好啊

    •  - 穿墙屁 (24 字节) (0)

 

附录(2):

 

新话题特立独行,俩大腕夜搅五味

送交者: 勤劳灌水 200681721:06:27 [五味斋]http://www.bbsland.com

 

咱接着上回的说。

第二天晚上,老地主四处找tend都找不到,八成不是躲在哪儿清点股票,就是为了家里装修的事儿又跑出去找瓦工去了。谁也没想到,斋里这几天传看的一篇特立独行的猪,挑起了一场新的话题。

牢头最先发出感慨:唉,特立独行好啊,看看圈里那些猪娃儿,可怜啊。

老五黑灯瞎火的看不太清楚,一边说一边出溜进了斋边的沟里:牢头,我不特立独行,我还是喜欢跟广大人民群众在一起,不能暴露自己。

牢头忙拿出绳索,抛到沟里一个救生圈:赶紧,提上来,提上来。我说老五,话不是这么说,咱俩这不都算是冲出来了么?

老五被提上来,换下弄得全是泥的衣服,换上一件写着文联俩字的大裤衩,歇了口气,继续表达自己的思想,:我是说,我在里边外边都活得挺好。就咱这老同学搭的这个圈,还不一边儿高。有的地方挺高,有的地方,嘿嘿。老五一边说一边又往沟里出溜。

正在牢头再一次扔下救生圈,嘴里喊道提上来,提上来的时候,听见远处传来墩子的年轻稚嫩的声音:姓五的,你Y是踩着我才出去的!老五生怕别人听见,小声地嘟囔:切,喊什么喊,不是送了你一件黑背心了么。再说,你在圈里了么?

斋里人看见了墩子,特别是看见他刻意露出的两颗铂金大牙,就知道这位肯定是个大款,于是一阵七嘴八舌之后,都忙着向墩子推销各种商品,护手霜,大彩电,显示器,。。。。。。

墩子招架不住,高声大喊:我不买啦!我现在开始扔(他的口音是念)。别挤,那谁,那高问号,你Y甭过来!

就在一阵喧闹声中,忽然响起满人的尖叫:了不得啦,你这是穿得啥衣裳啊??寨民们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齐刷刷的目光射向了老愚头。老地主一边摇头一边打破沉默:唉,要优雅,要优雅。老愚头张了张嘴,正要东拉西扯的解释,就见风MM指着老地主:你这个臭地主!老地主一听,不知为什么的一下就跳出斋门不见了,西城惊呼:有人跳门了,有人跳门了!快看看啊!

老黑鱼沉着镇定胸有成竹的摆摆手:安静,大家都安静,我来宣布一下,今天的五味啤酒晚会,那个那个。。。。。。你们听我说啊。。。

(上回五味夜战的出处帖:http://www2.bbsland.com/life/messages/360558.html
上回五味夜战表演帖:http://www2.bbsland.com/life/messages/362705.html

这次牢头把老五提上来:362138
老五继续出溜帖:362478
墩子露富两帖:362455 362610

---------------------------------------------------------------

 

附录(3):

老五和老秃

送交者: 墩子 200681909:27:36 [五味斋]http://www.bbsland.com

 

这俩一个是党的孝子贤孙,一个对党是刻骨仇恨。好像他们是俩股道上的垃圾车,拉的不是一种乐色。

当然什么都逃不过我锐利的,虎视眈眈的,绷的特紧的一对炯炯有神的小眼睛。这俩其实是一丘之貉,钻在一个裤腿儿里都晃荡的那种。老五见了大法就急,老秃一遇到机会就大骂敬爱的李大师。这俩还都喜欢怀旧,动不动就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拿出了表彰。特别不能容忍的是,还都特喜欢阳春白雪:一个时不常的从书上抄点儿古典音乐的评论,另一个假模假样的呈现出古玩鉴赏家的面孔。另一个特点是沉浸在怀才不遇的心态中,其主要表现就是只要是名人,就都跟他们有关。

烦,我们实在太烦了。。。让我们紧密的团结在墩子周围,彻底打倒这俩,左脚踏在秃头上,右脚踹在五大肚子上,把无产阶级大革命进行到底!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