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有点->正文
 专栏新作
 - 请问大师情为何物
 - 桃之林
 - 又见桃花庵
 - 我是佛前一香炉
 - 有点:一个簸箕引发
 - 有点:对刀郎《冲动
 - 有点:超级父亲

 
 
有点:一个簸箕引发的江湖血

有点


一个簸箕引发的江湖血

文/有点

“小江湖好喂,小江湖好喂,小小江湖建锅灶,早晨吃水早饱,晚上吃水晚饱。。。。。。”
这是一首从母亲嘴里哼出来的民谣,我依稀的印象只记得旋律,歌词就跟着感觉随便填了。
这是一首村里的民谣,这个村,就叫小江湖村。

故事发生的时间,也记得不是很准,反正是改革刚刚开始的八十年代初。
情节有些血腥,在现在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如果像一个传奇,那么就当一个传奇看吧。看到文中出现“我舅舅”的字样时,要及时想到《红高粱》中的“我爷爷我奶奶”,权当这是一个用第一人称变体写的小说。那么,“我”就开始了。

改革开始,我舅外婆的三儿子,我叫他韶舅舅,承包了村里(当时还叫大队)的一个鱼塘。一天,他象皇帝巡视自己的王国一样去巡视他的鱼塘,结果发现:有人偷鱼。
偷鱼的是一个老头,拿着簸箕在筛鱼。他的大脑也许还沉浸在过去的公有制年代,还以为鱼塘是公家的,于是大白天就这么干。韶舅舅相当愤怒,把老头的簸箕踩了个稀巴烂。
故事的第一个火星就迸发了。

老头也不是一般的老头,他有一个儿子三个闺女(加三女婿),都是社会上混的。于是老头回家大哭,象哭诉地主阶级的苦大仇深一样宣扬我表舅如何欺负他打他,连他心爱的簸箕都打得一塌糊涂。于是,儿女们愤怒了。老头子就这么受气,那以后还能在江湖上混?
江湖之气,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老头的英雄儿女们当时就决定报复,而且要让我表舅付出惨重代价。他们扬言要抄我舅外婆的家,还要烧了她的屋子。
如果说文人是思想派那么江湖人是行动派,他们立刻开始叫人,亲戚朋友都叫了过来。社会上混的人影响力是巨大的,一儿三女婿马上叫来了一百来号人,在一个周六的傍晚,开了十几桌,大吃一顿后,带着江湖人的武器出发了。目的地是我舅外婆的老屋,目的是烧了它。

结怨的两家距离应该只有十几里地。风声很快传到我舅外婆家,当时小江湖村的几家亲戚都赶紧聚集在我舅外婆家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舅外婆的大儿子槐舅舅在城里政府部门工作,他主张的第一方案是报警,但是周六派出所休息,没有找到值班的人。第二方案是撤,没法打呀,几家亲戚连老的带小的也不过二三十人,上不了场面。但是,意外出现了,我舅外婆大哭起来,“什么?要烧我家的屋?让他们来烧,我不走。我跟老屋一起烧死算了,你们爹死了我就一个人辛辛苦苦把你们养大,我就没离开过这个屋。我不走,谁要拖我走我就一头撞死在这个门上,谁要敢来烧屋我也一头撞死给他看,呜呜呜。”
边哭边说,却突然性一头往门上撞去,韶舅舅赶紧挡在门前,咚的一声,他的背撞在了门上。舅外婆没有事,他痛的咧牙。
事情很清楚,走不了了,只能下决心打一场。虽然可以一战的成熟男丁只有九个人。当然,他们还特意反复问了韶舅舅和老头纠纷时的细节,韶舅舅一口咬死:只是踩烂了簸箕,绝对没有打人。正义也是一种力量。人家要来烧你屋,前提是踩烂了人家一个簸箕或打伤了一人家一个老人,这两种前提所激发的道义力量是完全不一样的。所谓理直气壮,气更壮了,打人也就更狠了。
尤其是舅外婆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更是激发出男人们的勇气。这时,正义的火焰在各位年轻的舅舅心中熊熊燃烧,烧得他们热血沸腾,他们坚决要为家族的荣誉一战。鸽派的槐舅舅也默认了这个选择,毕竟,他是儿子,而且是大儿子。

那边是号称一百号人,这边是九个。但是小江湖村的人有习武的传统,所以单兵战斗力强一些。经常习武的有我二舅三舅和一个酸舅舅,其余舅外婆的儿子老二樵舅舅,老三韶舅舅都是曾经练过,而老大槐舅舅就基本上是文人一个与武力无关,但他有一米八的大块头,可以用身体优势来弥补武力上的不足;另外还有三个也许是酸舅舅一系的,不熟所以不记得了。
武力值最高的应该是当时我二舅。他自从缀学之后作了技术工人,八级钳工,他有个人兵器库,真的有一十八种兵器,全是他自己做的,不过那些刀剑枪戟等都没有开锋。每天正月初一大街上有舞狮,他则是哪个打拳开路的人,每次别人都要求他打醉拳开路,醉拳东倒西歪的一下子就把围观者拨开,为后面的狮子空处一大块地,和和气气的而且好看。
决定要打了,二舅的兵器库自然全给搬到了舅外婆家。十八般武器,喜欢啥自己挑,打坏了再换一件。不过那个酸舅舅,他用自己的兵器。

齐心协力可以同渡难关,而且他们还有地势优势。老屋门口前面有两个大水塘(名字忘了,称为A塘和B塘吧),而且在一个崖矿上,崖矿还有围墙。只有三条路通老屋,A塘和B塘中间有一条,A塘左边有一条,崖矿背面有一条。这些舅舅们的任务也就是守住三条路。
具体分工是:两个人守住A塘左边的路(二舅和樵舅舅,估计是出于对二舅武力值的信任),三个人守两塘中间的路(包括酸舅舅),三个人(包括三舅)守崖矿背面的路,
一个人守在老屋里面直接保护舅外婆(槐舅舅)。
于是,这边布置完毕,等那边来进攻。

那边号称一百来号,光人数就吓人。但真正动手的不过四五十人,其余的也就是吆喝吆喝。不是这另一半不能打,而是:小城地方小,两边都认识,稀里糊涂吃了顿饭菜才知道要去打的是自己的熟人,好意思么?吃饭的人中间就有双重间谍跑到舅外婆家通风报信的。
动手的四五十人也并不齐心,没有统一的指挥,一开始他们就打得混乱。
但他们人多,刀也是开锋,而且还有一门小土炮。小土炮是文革中从河对岸的武装部里流失到民间的,相对于刀枪棍棒,这可是高科技武器啊。不过有高科技武器不会使用也是无用。他们向老屋发了几炮,都不知道打倒那里去了,有一炮到是打中了,可惜打中的是别人家的房子,还离得挺远的。那家也够倒霉的,男人不在家,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听说附近打仗,连忙把家里的门全锁了,而且还用桌子柜子全给堵上,然后带着孩子躺在床上紧张的睡觉。谁知祸从天降,屋顶居然被土炮打了个大洞,害怕得想跑却又打不开门了,只能在家着急的哭。

没有统一指挥是很难打的,而且是晚上。他们有好几拨人,互不认识,一旦打混乱了就有可能自己人打自己人。于是他们开始商定暗号:比如叫“三伢子”,但是马上被人否定了,如果对方也有三伢子怎么办?这时一位天才出现了,他的主意是:每人叼根烟,就能识别了。这个提案居然被通过了,估计想抽烟的人太多了。
于是,叼着烟,第一波进攻开始了。
天才的提案总是要到碰到现实问题才知道不对劲。黑灯瞎火的晚上,你叼个明晃晃的烟头,你是怕对方找不着你打啊。何况,一旦动手,谁能顾得上嘴巴上那根烟?命要紧还是烟要紧?烟被打掉了,还不是和没有一样?
于是在混乱的状态下,第一次进攻结束了。最后还是几拨人分头进攻,谁带来的人,谁带着打。

三条线上,最吃紧的是A塘左边的防线。樵舅舅在一次防守中差点被人把左手给砍废了,幸好二舅眼快,回手一点棍将那个人给打倒水塘。棍是王道,他喜欢用棍,我还记得那个棍的名字叫齐眉棍,很漂亮,两头用铜皮包着,中间也用铜皮包着,中间是木头,不过,在这个晚上的打仗中,最后用力过猛他的棍打成两截了。最轻松的是守崖矿背面的路防线,不过三舅时不时助攻到前台来,打两下又跑回去,而且大呼小叫,事后别人对他说“你真不用脑子,晚上打仗都是只记声音不记脸的,你打人没打几个却叫声那么大,以后受伤的人不都记得的是你啊。”打的最狠的是两塘中间的防线,那个酸舅舅总是拿着短铁棍冲出去追杀对手,一次追到菜田里,他一棍,人家往南瓜藤架下一滚,那棍就打在架子的一个支柱上,支柱是断了,整个架子也随着力道一下子倒下了,压在那个人身上,然后也不管什么是南瓜什么是架子什么是人,就朝那一块挥棍子。远一点的观战的人连忙叫他停手,会打死人的,他这才往回走。最后收战的时候,他那根短铁棍,原来是直的,后来是弯的。

这次打仗很大。直接惊动了市公安局,休息也不顾得都赶了过来。两边才都收手。
当三条线上的舅舅们回到老屋,又气又好笑,因为整个家族中最高最魁梧的男人,舅外婆的大儿子槐舅舅,正缩在门后面发抖。“你一米八的个子,挡在门口,别人也得掂量着才敢进屋啊,哎。。。”

市公安局最后调查的结果是:舅外婆这方纯属正当防卫,一切责任在对方。医院里那边重伤二十五个躺在病床上,这边都是些小轻伤。
剽悍民风的地方,公安局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很好,没有打死人。还可以再打重一点”,走时公安局居然丢了这么句话。

 

有点 2006/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