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特务->正文
 专栏新作
 - 特务:孔夫子和如来
 - 老子谈第三者
 - 特务:六败祁山-闲聊
 - 特务:知兵不知人的
 - 特务:刘备的个人魅
 - 打雷了
 - 特务:遗恨失吞吴-闲

 
 
夜探红楼(21-25)

特务


 
  紫禁城里养心殿。

  康熙歪在炕桌上,贾妃给他捶着腿。十四阿哥和贾五在下首站着。

  “老十四啊,你拟的那个变法的折子我看了,”康熙喝了一口参汤,慢慢地
说,“很有见地呀。”

  “谢皇上夸奖,那是宝玉帮着我写的。”十四阿哥说。

  “呵呵,宝玉,你年纪轻轻的,就成了老十四的智囊了么,”康熙笑着说,
“生子当如孙仲谋,我说应该是生子当如贾宝玉才是了。可惜你不是老十四的儿
子。”

  十四阿哥看了看贾妃,贾妃把头低下去不看他。

  “不过,老十四啊,你这变法得罪的人可不少,君主立宪,把皇家亲戚都得
罪了;官员民选,把朝廷里的官吏都得罪了;满汉平等,把八旗兵全得罪了;奖
励工商,把地主豪强都得罪了;改革科举,把读书人都得罪了。如果这些人联合
起来反对你,你可就危险了。”康熙忧心忡忡地说。

  “陛下,变法有关我大中华国家昌盛,人民富足,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十四阿哥雄心勃勃地说,“只要有了充分准备,危险也不可怕。再险也险不
过您当年捉鳌拜时的危险。”

  “嗯,那鳌拜武艺精通,力大无穷,那天可是悬乎极了。要不是小桂子鬼点
子多,真是不堪设想,不堪设想埃”康熙眯起眼睛,回忆地说,“那小桂子可真
是个人物,那年我去西郊练红夷大炮,忽然发现他不见了。我一拉那火绳,炮筒
一下子歪了,炮弹打到老百姓的黄瓜地里炸了。我怕伤了人,赶快跑去看。你们
猜怎么着,那小桂子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说:皇上,我偷两根黄瓜,您也别用大
炮轰埃”说到这里哈哈大笑了起来,在场的人也忍不住都笑了。

  “唉,小桂子那小子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不过,”康熙用手指轻轻点着
桌子:“我捉螯拜那时侯可准备了好几个月呢,你都准备什么了?”

  “变法的关键,是要有一批爱国爱民,立志改革的人材,”十四阿哥侃侃而
谈,“现在朝廷里的人,不会有几个拥护改革的,改革会绝了他们习惯的升官发
财的路。改革的受益者是普通老百姓,我这次西征,就想深入民间,寻找一批改
革的中流砥柱。出征回来,就依仗这些人,大刀阔斧地开始改革。”

  “是啊,干什么都要有人才。想当年我手下那么多能干的人,可惜老的老,
死的死,又有的成了贪污犯。”康熙感慨地说。

  “陛下,人都是自私的,”贾五插嘴说:“什么高尚的人,有道德的人,通
通是骗人的鬼话。人都是有所图的,或者是图名,或者是图利。变法的好处就是
:让想出名的人来做官,治理国家,让想图利的人去经理工商,他们赚了钱,同
时也给了穷人作工的机会。”

  正说到这里,一个太监走了过来,“启禀万岁,雍亲王有紧急军情求见。”

  “让他进来。”

  贾五看着走进来的雍正,又黑又瘦,面色阴沉,一点也看不出和林妹妹有什
么相象。

  “陛下,”雍正把手里的奏折抵给康熙,“四川总督年羹尧的八百里加急军
情,我军在青海大败,西安将军额鲁图五万人全军覆灭。”

  “什么?”康熙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傅尔丹,王子腾,年羹尧,加起来
有六十万人马,怎么倒叫这个不到十万人的阿布坦打败了?”

  “父皇,前方的骄兵悍将,互相不服,互不配合,才有此大败。”雍正说,
“十四弟从小有杀伐决断,我建议让他挂帅早日出征。”

  十四阿哥没想到雍正会推荐他,奇怪地看看雍正。

  雍正接着说:“六十万大军,除了皇上,只有十四弟才能镇得住。十几年前
十四弟在平息川陕时,在军前斩了一等将军查富贵和皇商薛定鄂,雷厉风行,八
旗子弟都佩服的不得了。”

  “我想起来了,”康熙转向十四阿哥说,“就是王子腾上本奏你私杀大臣的
那件事?”

  “是的,”十四阿哥说,“查富贵也太不象话了,利用军队经商,和薛定鄂
合伙走私鸦片。军队经起商来,变得惟利是图了,还怎么能打仗!”

  康熙向着雍正摆摆手,“好了,你先下去吧。”

  十四阿哥想了想:“父皇,那我三天后就出征吧。”

  “这个----”贾五心里好矛盾,十四阿哥一离开北京这王位就要丢了,可是
自己又不能明说,因为雍正是林妹妹的爸爸。

  康熙看着贾五呵呵一笑:“怕他走了北京出事儿不是?我早写了一份密诏,
今儿个早上交给大学士张延玉保管,如果我死了,就传位给老十四。”

  十四阿哥知道张延玉是个正派人,急忙跪下说:“谢父皇。”

  “起来吧,”康熙笑咪咪地说。“我是老奸巨滑了,为了万无一失,”他从
怀里掏出一片黄绢,“春儿,这里还有一份儿密诏,你保存着。就是有人能篡改
了那份诏书,也改不了这份儿。而且武力政变也不行,老十四手里还有六十万大
军呢。”

  贾五简直对康熙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这个计划真是周密极了。那雍正还能有
什么猫腻呢?
  

                             (二十二)


  雍王府内小书房。

  雍正正襟危坐:“老乌,你的消息可属实?”

  “千真万确,”乌思道连连点头,“皇上写了份密诏交给张廷玉保存,说要
传位给十四爷。”

  雍正心里马上翻腾了起来,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地说:“哦,你看如
何呢?”

  “王爷,此事尚有可为,”乌思道嘿嘿一笑,“皇上老了,疑心病重得不得
了。他要是直接颁布诏书立了十四阿哥,或者是把密诏干脆交给了十四阿哥,这
事儿就麻烦多了。皇上之所以把密诏交给张廷玉,就是对事四阿哥也存有几分提
防,如果十四阿哥不听话了,密诏随时可以要回来。俗话说,苍蝇不钉没缝儿的
鸡蛋,现在既然有这点儿缝儿,咱们就可以以此做做文章。”

  雍正头一抬:“你有什么好计策,说来听听。”

  “上策者,”乌思道摇头晃脑地说,“是离间皇上和十四阿哥的关系,让皇
上废了十四阿哥;中策者,是串通张廷玉改了诏书;下策者,是刺杀十四阿哥。
”

  “下策可不易施行,老十四一身武艺,怕了因和尚也未必杀得了他,更何况
他的侍卫里也不乏高手,不在咱们的血滴子之下。”

  “王爷,杀人可以不用刀。十四爷武功高强,但是是个多情种子。男人进不
了他的身,女人可就是另一回事儿了。我正在给您物色这刺客的人眩”乌思道得
意地说:“当然,如果中计或上计能行得通的话,下策就用不着了。”

  “说说你的中策吧,张延玉一个书呆子,你怎么能串通得了他?”

  “王爷,张延玉处处以君子子居。君子可以欺方。老十四的变法要变祖宗之
道,孔孟之教。我们打着维护名教的旗号,反对变法,搞他个四个不可变:祖宗
之道不可变,孔孟之教不可变,满州八旗的领导不可变,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国
有制不可变。他张延玉做为读书人的领袖,就迟早要进我们的套儿。”

  “唔,那上策如何行得通呢?你知道皇上正信任老十四,贾妃又不停地在枕
边说老十四的好话,”雍正叹了一口气,“早知道还不如当年不把她弄进宫去。
”

  “这条计策妙就妙在十四阿哥和贾妃的关系上。当初皇上废了二阿哥的太子
,还不是因为他和郑贵人有了私情?”乌思道得意地说。

  雍正眼睛一亮:“你抓到他们什么把柄了?”

  乌思道凑到雍正耳边,低声地说着什么。

  雍正一拍桌子,“好,一定要把证据拿到手,不惜任何代价!”

  “是,王爷,”乌思道恭顺地说:“不过这三条计只怕瞒不了贾宝玉,那小
子一肚子的鬼点子。要想办法把他和十四阿哥分隔开才好。”

  房间里一阵沉默。

  一个小丫头怯生生地走了进来:“王爷,福晋想请乌先生过去。”

  雍王府偏殿。

  雍王妃抱着个雪白的波斯猫,不安地走来走去。

  看到乌思道进来,她挥了挥手让小丫头出去,焦急地说:“乌先生,那个琪
官儿逃跑了。”

  “琪官儿,就是那个唱戏的?”乌思道暗暗叹了一口气,真是女人家没见识
,跑了个戏子也大惊小怪的。

  “就是他,王爷最喜欢的那个小旦,而且他,他把我的金麒麟偷走了。”

  “福晋,您的金银财宝数都数不清,还在乎个金麒麟?”

  “不是啦,”雍王妃着急地解释,“那麒麟是空的,里面有个暗盒,藏的是
一张玉碟。”

  乌思道知道皇室的子女出生后,宗人府都要记录下来,叫做玉碟。他问道:
“什么样的玉碟?”

  “就是黛玉出生的记录,接生婆是谁,在哪里生的,身上有什么特征。把她
换了弘历以后,我叫宗人府另外写了一张,就把那张旧的藏在了金麒麟里面。”

  “哎呀我的福晋大人,”乌思道生气地说,“这种东西不马上销毁,留着它
干什么!”

  “我,我还想有一天能认回我的黛玉女儿,”雍王妃的眼圈红了,“我做梦
都盼着那一天。又怕她不肯认我,这是唯一的证据。”

  “唉,”乌思道叹了一口气,“您先别着急,让我想想办法。”

  乌思道从雍王妃那里出来,正碰见贾环,奇怪地问:“你怎么跑到这儿来啦
?”

  “弘历贝勒找我,”贾环兴冲冲地说。

  雍王府后花园。

  贾环把手里的一卷图交给弘历:“贝勒爷,您看看,这是我家林黛玉表姐,
薛宝钗表姐和史湘云表姐的画像,我从老太太那里偷来的,都是大美人。”

  弘历漫不经心地接过画像,“哦,这史湘云满漂亮的。啧啧,这薛宝钗更是
个大美人。嗯,这林黛玉,”

  弘历一下子呆住了,黛玉的画像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而且,她不是自己
前天晚上掐死的那个人!

  弘历尽量装出平静的样子:“贾环,你们家里最近出了什么事儿没有?”

  “没有什么啊,哦,就是前天有个丫头跳井了,叫金钏儿。”

  “妈的,杀错了。”弘历心里暗骂了一声。又看看林黛玉的画像,不过这么
漂亮的小妞儿,杀了也怪可惜的。最好是把她偷出来,放在一个什么秘密的地方
,自己慢慢享用。嗯,今天下午再去贾府周围踩踩盘子,认认地形。这事儿还得
找个帮手才行,找谁呢?


                             (二十三)


  弘历骑在马上一边走一边琢磨,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鼓楼了。

  “先生,请问,”一个少女的清脆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弘历低头一看,吓了一跳,这不是画上的林黛玉么。揉揉眼睛,哦,不是,
眉毛没有林黛玉那么弯,下巴也比林黛玉圆一点。

  那少女一身江南打扮,笑着问他:“您知道去柳荫胡同怎么走么?”

  “当然知道,”弘历嘿嘿一笑,这女孩长得真漂亮啊,“我带你去好了。”

  贾五从皇宫的神武门出来,绕过景山,沿着地安门大街往家走。变法改革的
阻力大得出乎他的预料。八旗王公,达官贵人,当然不必说,就是在变法中可以
得到好处的士农工商,大部份人也或是反对,或是冷嘲热讽,或是漠不关心。北
京人的日子倒也是比外地要好过,天子眼皮底下,什么官儿都收敛得多。“眼下
咱们过得还行,改它干吗?”到处听到的都是这句话。习惯势力真是可怕,他不
由得叹了一口气。

  贾五这时才明白为什么十四阿哥一心想西征,西部苦寒之地,老百姓本来就
很苦了,最近又出了两个贪污上百万两银子的贪官。穷则思变,那里的人民会最
容易接受改革变法的思想,十四阿哥也容易网罗一批立志改革的年轻人作帮手。
不过,他总觉得自己记得十四阿哥一离京就要出漏子。可是怎么劝阻十四阿哥呢
?总不能说自己是从2000年回来的吧?

  想着想着,已经走到了后海边上。一阵风吹来,他急忙捂住自己的瓜皮帽,
可别吹掉了,这帽子还是晴雯给做的。她的手真巧,比买的帽子还漂亮。帽子前
面还镶了一块小镜子,她说可以避邪的。

  后海边上的小树林里隐隐传来女孩子的哭叫声。贾五拍马进了树林,只见一
个贵公子打扮的男人,正把一个女孩子按在地上,那女孩子哭叫着拼命挣扎。

  贾五看了大怒,飞身下马,一把抓住那男人的脖领子,把他揪了起来,“好
小子,青天白日的,北京城里,就敢调戏女人!”

  那人回手就是一拳,“哪里的野小子,敢管你家宝玉贝勒头上来了。”

  一拳正打在贾五的下巴上,嘴里咸乎乎的,他啐了一口,红色的,妈的,被
打出血来了。贾五怒气上冲,上去抱着那人就扭打起来。

  两人在地下滚来滚去,贾五忽然想起来,宝玉贝勒,不就是弘历吗?金钏儿
就是他杀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打得更起劲儿了。

  两人年纪,高矮都差不多,可是贾五从上中学后就没有打过什么架,而弘历
则是天天练武。打了一阵儿,贾五渐渐觉得力气不支,被弘历压在了身下。

  弘历得意地笑着:“就这点本事儿,还想管爷爷的事儿,我送你见阎王去吧
!”说着从靴筒里掏出一把镶金的匕首,向着贾五的喉咙刺去。


  贾五紧紧抓住他的手腕,俩人僵持着,匕首在贾五的脖子晃来晃去。

  下午的阳光从树隙照进来,照在贾五的脸上。匕首一分分地向他的喉咙逼近
,贾五觉得一阵阵悲哀,难道自己就死在这小子的手里了?他使劲晃晃头,拼命
使自己清醒过来。

  贾五忽然发现,自己的头一动,就有个小亮点在弘历的额头上动。那是自己
帽子上的镜子的反光。他灵机一动,用力转转头,把太阳的反光投射到弘历的眼
睛上。

  弘历忽然感到眼前一花,不由的放松了贾五,提起右手来挡住眼睛。贾五乘
机把身子一侧,蜷过右腿,用膝盖向着弘历的两腿之间狠狠地顶去。

  弘历惨叫了一声,向后摔倒。

  贾五骑在弘历身上,一顿饱打。弘历哎哟哎哟地叫着:“好小子,你有种就
把你家少爷打死。只要你给我留下一口气儿,你下回就一口气儿也没有了。”

  贾五又好气又好笑,照着弘历的太阳穴就是一拳,弘历哼了一声就昏了过去
。

  远处传来一阵叫声:“弘历贝勒--------,弘历贝勒-------”

  雍王府有人来了,贾五对那女孩说:“我们快跑吧。”说着把她抱上了马,
自己骑在她身后,一挥马鞭,跑出了小树林。

  从后海一直跑到护国寺,估计弘历的人早被甩掉了。贾五从马上跳了下来,
看看那女孩,好奇怪,她长得好象林妹妹。

  那女孩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你,救了我。”

  “小姑娘,你看来不是北京人啊。”

  “我从苏州来,来北京找人。”

  “哦,找什么人呢?”

  “我的一个同乡好朋友,住在荣国府里,她叫林黛玉。”


                             (二十四)


  贾五带着那女孩子从后门溜进了大观园。一进怡红院,看到袭人正在紫藤架
下做针线。

  “袭人姐姐,你请林姑娘来一下好不好?有客人要找她。”贾五说。

  “好的,”袭人站起身来,“好漂亮的小姑娘,倒象是林姑娘的亲妹子。”
袭人一面往外走一面向着屋里喊:“晴雯,来了客人啦,快倒茶!”

  “来啦,来啦,看你那个蝎蝎蜇蜇的样子,”晴雯嘟囔着从里间走了出来,
看到那女孩,她忽然一楞:“五娘?是你?”

  那女孩也是一楞,扑上去抱住晴雯,眼泪一串串地掉了下来:“四娘,姐姐
!”

  两人抱着哭了一会儿,晴雯的脸色忽然变了,“妹妹,家里出了什么事了吗
?爹还好吗?”

  “爹,应该没事儿吧,他一年以前离家出走了,说是有血滴子在找他的麻烦
。把我托付给梅子林酒店的李奶奶----”

  “林姑娘来喽----”袭人话音刚落,黛玉就急急地走了进来:“宝玉,什么
人找我呀?”看到五娘,她又惊又喜,“妹妹,妹妹,你怎么来啦,”拉住五娘
的手,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儿。

  贾五看看黛玉,看看晴雯,又看看五娘,忍不住笑了:“你们三个长得真象
是亲姐妹。”袭人也拍着手笑着说:“可不是,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黛玉拉着五娘坐下,“妹妹,这千里迢迢,你可怎么来的呢?吕老师好么?
”

  看着五娘那欲言又止的样子,贾五对袭人说:“袭人姐姐,你到厨房去一下
,叫他们今晚准备几个江南的菜。”

  看着袭人走远以后,五娘接着说:“爹把我托付给梅子林酒店的李奶奶,也
就是林姑娘的奶妈家,”

  “你也认识李奶奶,太好了!她老人家身体好么?”黛玉兴奋地问。

  “唉,”五娘叹了一口气,眼圈又红了,“我在李奶奶那里住了一年,她对
我可好了。直到上个月,我看到一个脸上有刀疤的黑大汉老在酒店门口转来转去
,就告诉了李奶奶。她听了好紧张,就把我送到运河边上的倪老板家里,还给我
一个红布包儿,说如果她出事儿了,就叫我拿着那个红布包儿来找林姑娘。结果
第二天夜里,梅子林就被人烧了,李奶奶一家生死不明。我心里好害怕,就搭船
来北京找林姑娘。下了船,雇车进了城。没想到北京这么大,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又碰见个坏人要欺负我,多亏了他,”她向贾五看了一眼,轻轻地说“他,救
了我。”

  贾五把刚才和弘历打架的事简要说了一遍,黛玉和晴雯听得目瞪口呆。说到
弘历的刀子在他的脖子上晃来晃去,两人都吓得叫出声来了。听完以后,晴雯才
长出了一口气:“我说宝二爷,你也不能老这么玩悬的呀,以后我好好教你几手
吧。”

  “你教他?你会武艺?”黛玉奇怪地问。

  “黛玉姐姐,你还不知道么,她就是我姐姐,四娘啊!”五娘说。

  “晴雯你,是吕四娘?”黛玉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说你是江南八大侠之一
,武功出神入化,怎么跑到这里当起丫头来啦?”

  晴雯微微一笑,“那年十四阿哥跟他师傅茫茫大士,来峨嵋山和我师傅独臂
师太谈论天下大势,我师傅问到十四阿哥的志向,十四阿哥说要改革君主制度,
还政于民,让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师傅对他赞不绝口。我艺成下山,师傅叫我
来助十四阿哥一臂之力,谁知道十四阿哥叫我来保护他。”晴雯看了贾五一眼,
脸一红。

  “奇怪,你和十四阿哥究竟是什么关系?”黛玉看着贾五问道。

  贾五耸耸肩,做了个无辜的手势。晴雯接着说:“十四阿哥把我推荐给贾娘
娘,贾娘娘就把我安排来这里了。”

  五娘一直呆呆地看着贾五,冷不定地冒出一句话:“看来你还真是个好人呢
,连我的两个姐姐都这么信任你。”

  黛玉微微一笑:“他呀,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五娘,你也留下来好不好?
”

  “对呀,把五娘留下来吧,”晴雯热心地说,“咱们房里还缺一个人呢。”

  “好是好,不过,”贾五笑着说:“当丫头,也太委屈五娘了。”

  “呸,什么话,我当丫头就不委屈吗?”晴雯笑着说。

  “我也喜欢留下,和四娘跟黛玉姐姐在一起,”五娘说,她的声音低得几乎
听不到了:“还有你。”

  “好啊,那就留下吧,”贾五高兴地说,“对了,我们给你换个名字吧,就,
就叫五儿好不好?”
  

                              (二十五)


  吃过晚饭,贾五和黛玉,晴雯,五儿来到了潇湘馆。

  黛玉急着想要看五儿带来的东西,就把雪雁支开去熬冰糖燕窝汤,留下的紫
鹃反正是自己信得过的。

  四个人在灯下坐好,紫鹃端上茶来。

  “妹妹,你把那个红布包拿出来给林姑娘看看。”晴雯说。

  五儿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红缎子的小包儿,“这是我离开梅子林那天晚
上李奶奶给我的,说是林老爷留下来的,要在林姑娘满十五岁以后交给她。”说
着把小包递给了黛玉,“李奶奶还说,林老爷为人可好了,那家梅子林酒店,就
是林老爷给他们出的本钱,店门上的匾额的梅子林三个大字还是林老爷亲笔写的
呢。”

  黛玉打开那小包儿,里面是一个麂皮包儿。打开麂皮包儿,里面是一个折叠
的信封。信封黄黄的,看来有不少年了。

  黛玉把信封撕开,不知为什么,心里好紧张,手也开始微微地发抖。

  信封里掉出来一张信笺和一个字条。

  黛玉把信拿起来,宝玉和晴雯凑到她身后一起看:

  “黛玉吾女,

  汝阅此信之时,应已逾及屏之年,吾亦已做古多时也。

  汝生来聪慧过人,惜乎命运多蹇,汝母幼年见背,吾亦寡于欢颜。非吾冷面
冷心,不识舔犊之请,其中曲折,委实难言。今汝已长成,不可再瞒。此真情者
,汝本非我林家之女也。”

  黛玉手一抖,信纸掉在了桌子上。

  晴雯忙把黛玉抱在怀里。贾五把信纸拿起来,接着念下去:

  “是年吾为官京城,蒙圣上特旨任江南巡盐御史。汝母时身怀六甲,不宜远
行,且与汝二舅贾政颇有口角,亦不愿栖身于荣国府。海宁陈士倌者,于我林家
乃是世交也,陈夫人又是汝母之闺中密友,且亦有孕在身。故陈夫人邀汝母过陈
府暂住,互为照应者也。

  汝母先临盆,是一男也。陈夫人难产,逾时一天,婴儿尚未落地,合府惊慌
,乱做一团。忽闻雍王府有人至,持福晋手书,询问婴儿性别,如是男婴则欲抱
去雍王府一观。陈府管家正忙得不亦乐乎也,则将汝母之子抱与来人带去雍王府
。不料当晚送回者,乃一女婴。

  汝即是此女婴也。

  汝母悲愤不已,大骂陈家。唯雍王势大,此亦无可奈何之事。自此林家乃与
陈家绝交。吾取汝之名为黛玉,黛者,代也,暗喻汝乃被取代之金枝玉叶也。

  汝冰雪聪明,善体人意,不失天寅贵胄之气质,只是造化弄人,误落我林家
。更可怜吾林家三代单传,竟断香烟于此也。吾已自知来日无多,人之将死,其
言也善,唯愿有日汝能重返雍王府得享天伦之乐。亦望汝能点悟我林家之子,令
其认祖归宗。则吾虽死亦不朽矣。

  父林如海泣血手书”

  黛玉呆呆地听着贾五把信读完,不知道说什么好。

  贾五又拿起那个字条,上面写着:“陈士倌先生,请把你的儿子交给来人带
来雍王府给我瞧瞧。雍王福晋手书。”

  看来这福晋,就是黛玉的妈妈了,字还写得不错呢,贾五心想,那酒店叫梅
子林,就是林没子,林家的儿子没了。

  五个人沉默了好久,紫鹃忽然说:“那林家的孩子就是雍王府的弘历了?”

  “可不是,”贾五愤愤地说,“那小子可不是玩艺儿了,杀了金钏儿,欺负
五儿,还想杀林姑娘。”

  “他干吗跟咱们家人过不去呢?”紫鹃问。

  “我想是他也知道他和林姑娘的身世了,为了维护自己的荣华富贵,想杀人
灭口。”贾五说。

  黛玉不禁打了个寒战。

  “林姑娘别怕,有我呢,”晴雯拉起黛玉的手安慰她。

  “不是,我是说,我怎么会有那么一个父亲,都说雍王爷面冷心狠,杀人如
麻,”黛玉叹了一口气,眼泪又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晴雯姐姐,那弘历迟早是个祸害,我们把他除掉算了,给金钏儿报仇。”
贾五说。

  “宝玉,”黛玉抬起头来,“答应我不要伤害弘历。林家养育我那么多年,
爸爸的遗书里又托付我劝他归宗。”

  贾五看着黛玉的眼睛,长叹一声,“好吧,妹妹,我听你的。”

  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二老爷回府喽,二老爷回府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