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特务->正文
 专栏新作
 - 特务:孔夫子和如来
 - 老子谈第三者
 - 特务:六败祁山-闲聊
 - 特务:知兵不知人的
 - 特务:刘备的个人魅
 - 打雷了
 - 特务:遗恨失吞吴-闲

 
 
夜探红楼(91-95)

特务


  紫禁城里,保和殿。

  康熙坐在龙椅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满头金发的珍妮。十四阿哥站在他的旁
边,贾五,麦克和珍妮站在下首。

  珍妮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仰起头来说:"皇上,你们中国可真大,偶从广
州上岸,走了一个多月才到北京。"

  康熙笑道:"你这才走了一小部分呢,我们中国东到库页岛,北到贝加尔湖,
唐努乌梁海,西到巴尔喀什湖,你一年也走不完。"

  贾五听到这里暗暗叹了口气,殊不知百年之后,库页岛,贝加尔湖,唐努乌
梁海,巴尔喀什湖,这些地方全被俄国老毛子抢走了。

  珍妮拍着手笑着说:"好啊,皇上,那允许偶把中国整个玩一遍,行不行?"

  康熙笑着点点头:"好吧,你这丫头心直口快,倒象我们满洲的姑娘。"

  "满洲女孩和偶们也差不多,"珍妮随口答道:"就是汉人的女孩好奇怪,她们
的脚怎么会那么小呢?"

  "唉,"康熙叹了一口气:"他们的陋习,女孩子五六岁就要把脚裹起来,疼得
不得了,摧残人啊。"

  "听说当年顺治爷爷不是禁止过裹小脚么?"十四阿哥插嘴说。

  "是啊,可是屡禁不止,咱们又不能挨家去查看人家姑娘的脚不是。"康熙摇
摇头说:"还有几个汉人的老夫子上书说:我们汉家男人已经投降了你们满人,剃
头留辩子了。干吗还要禁止我们的女人裹脚?给我们留一点面子吧,女人裹小脚
是我们的特色,我们男降女不降。顺治皇爷看了哭笑不得,女人裹脚也变成他们
爱国的象征了。后来鳌拜说:女人裹脚也好,路都走不利落,就更不容易造反了。
这事就搁了下来。"

  "父皇,咱们这次变法改革,一定要把这裹小脚革掉。"十四阿哥说。

  "变法要抓的事情太多了,这裹脚的事情最后再提吧。"康熙转向麦克:"听说
你对英国君主立宪的事情很熟,我们的改革和他们相比怎么样?"

  "陛下,"麦克向康熙一鞠躬:"夫子曰:凡事欲则立,不欲则不立。陛下忧国
爱民,虽古圣贤亦不及也。当年英国之立宪,赖有一强大之商人阶级,彼为既得
利益者,故而迫使国君实施立宪。盖商人阶级乃是君主立宪之主要收益者也。农
夫者,受益不深,贵族豪强者,更是改革之牺牲品。今日之中国以农立国,商人
之数量既少,影响更微。改革恐成为无水之鱼,无本之木,在下深以为忧。"

  十四阿哥一笑:"麦克说得虽然有道理,可是我们也有比英国有利的条件。当
年英国国王是反对立宪的,而我们大清的皇帝是拥护立宪的,这点足以抵销商人
阶层过弱的缺点。如果再等几十年,一百年,两百年,等商人阶级形成以后,那
时的皇帝未必有胆略改革。而且,如果中国的改革落在其它国家之后,会饱受他
人欺负也未可知。"

  康熙端起茶碗泯了一口:“好!时势造英雄,英雄也可以造时势。趁着我还
硬朗,咱们父子联手,给中国打下万世基业。”

  十四阿哥恭恭敬敬地答道:“是。孩儿已经召开八旗王公开了一个会,把您
的变法决心讲给他们听了。”

  “哦?反应如何?”

  “支持的不多,反对的不少。听说有人在幕后点火串联,可能会有什么阴谋
正在策划之中。”十四阿哥严肃地说。

  “父皇,父皇,”雍正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青海紧急战报,大事不好了,
五万人全军覆没,王子服阵亡。”

  康熙面色一凛:“有这事?拿来我看。”

  雍正忙把一叠子战报和前线奏折交给康熙。康熙看着,面色越来越阴沉。看
完后,一言不发,交给了十四阿哥。

  十四阿哥仔细看着,忽然说:“父皇,这里面好象有蹊跷。”

  康熙露出一丝苦笑:“说来听听。”

  “傅尔丹,年羹尧和岳钟琪三人的奏折互相指责,而且互相矛盾。年尧羹指
责傅尔丹和岳钟琪按兵不动,致使王子服全军覆没;傅尔丹和岳钟琪指责年羹尧
玩忽职守,放阿布坦骑兵过境攻击王子服。那年羹尧一贯以治军严谨著称,怎么
会失职致此?。”

  “嘿嘿,”康熙冷笑一声:“或许是有意放水也未可知。”

  雍正一楞,陪着笑说:“那年羹尧是自负一点,而且和王子服一直面和心不
和,不过也不会这么糊涂吧?”

  “非也,非也,”康熙摇摇头:“年羹尧这个人志大才高,而且脑后有反骨,
这件事怕不简单。”

  十四阿哥抢上一步:“父皇,还是我再往青海去一趟吧,否则傅尔丹不是年
羹尧的对手,岳钟琪又资历不够。”

  “对对对,”雍正跟着说:“前方兵将,除了十四弟谁也弹压不住,十四弟
真是我们大清的栋梁了。”

  康熙想了想,看着十四阿哥说:“你走了,改革的事情怎么办呢?”

  “还有我呢,”雍正忙接着说:“您出主意,我去办,保证平平稳稳地过渡
到十四弟回来。”


                               (92)


  一更时分。大将军王府东书房。

  屋子里空空荡荡的,正中摆了一张硕大的桌子,上面铺着青海地图。十四阿
哥左脚踏在椅子上,手里拿着几个棋子在地图上比来比去,不时地默默念叨着什
么。

  贾五站在一旁,四处打量着,看到窗台上放着一瓶汾酒,忍不住想要尝尝。
当然不能独饮,就倒了一杯给十四阿哥。

  十四阿哥一抬头:“哦,宝玉,你还没有回去呀?”说着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贾五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我想来想去,您还是不去青海的好。这北京城里
危机四伏,反改革的势力时时蠢蠢欲动。您可不要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计。”

  十四阿哥长叹一声:“我也知道青海战事有可疑之处。可是大丈夫有所为,
有所不为。那青海阿布坦本是疥痫之疾,可是他串通了新疆的好几个部族,又和
俄国勾结在一起。如果前方将士离心,一旦溃败,俄国人就会乘虚而入,玉门关
之外,将非我中华之所有。我一身安危尚不足息,要是大好河山沦落于俄国人之
手,我就是千古罪人了。”

  贾五端着酒杯,呆呆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十四阿哥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
别为我担心了,我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对了,你的武功练得怎么样了,打一路拳
法给我看看。”

  贾五放下酒杯,打了一路四象拳。十四阿哥一边看一边点头:“嗯,进步得
还不慢,可以和二三流武师周旋了。我前几天得了一把好匕首,削金断玉,送给
你好了。”

  十四阿哥拉开抽屉找匕首。贾五一边擦汗一边凑了过来,忽然见到抽屉里红
光一闪,就好奇地伸手去拿:“这是什么?”

  十四阿哥尴尬地说:“没有什么,”刚要去拦,贾五已经把那东西抽出来了,
他仔细一看,大吃一惊:“这,这不就是藏宝图的那一半红绫么?字迹也好像。”

  十四阿哥也吃了一惊:那女孩子给他的居然是藏宝图?为什么会送给他呢?
看来着贾府还真是藏龙卧虎之地了。

  贾五把那红绫揣进怀里:“先让我拿回去比一比,看看能不能对得上,它怎
么跑到您手里来了?”

  十四阿哥刚要说什么,忽然听得外面有轻微的脚步声,就大喝一声:“什么
人!”

  院子里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你难道连我都听不出来了么?”

  十四阿哥一哥箭步窜了出去,一把抓住那人的手:“你?是你?春儿,你怎
么来啦?”

  贾妃身后闪出一个苗条的身影:“大将军王好啊,是我带她来的。”

  这回轮到贾五惊喜交加了,他急忙跑了上去:“晴雯,晴雯姐姐,唉呀,可
想死我啦!”

  半年不见,晴雯好像瘦些了,眼睛也显得更大了,她笑嘻嘻地点着贾五的额
头:“你呀,就是嘴甜!”

  十四阿哥和贾妃面面相觑,好久没有这样近的在一起了,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特别是那么大的一个儿子在边上看着。十四阿哥讪讪地放开贾妃的手:“请里面
坐吧。”

  贾五刚要也跟着往里走,晴雯一把拉住了他:“别进去,傻瓜!”

  屋内,十四阿哥轻轻弹了弹手指,蜡烛灭了。贾妃软绵绵地倒在他的怀里。
过了好久,她才小声说:“阿哥,我们不是在做梦吧?”

  十四阿哥紧紧地抱着贾妃,大颗的泪水滴在了她的脸上。

  屋外,晴雯上下打量着贾五,人好像长高了,也壮实了,嘴角还隐隐地现出
胡子来了,她心里一阵乱跳,故做平静地说:“我师傅病了,我要去长白山给她
去采药,路过北京,就化妆成个秀才去贾府看你。听说你进皇宫了,就又装成个
宫女来宫里找。没见到你,倒看到娘娘正在叹气。我在府里见过她,就问她宝玉
去哪里了?她认出我来了,告诉我你来十四阿哥府了,还要我带她一起来。”

  贾五把晴雯鬓角的头发捋上去:“好姐姐,什么时候再回怡红院来呀?”

  晴雯一撇嘴:“哼,你整天惦记着你林妹妹,心里哪里还有我?”

  贾五一楞,不知道说什么话好。晴雯点着他的鼻子:“你呀,花心鬼。唉,
只要你心里有一部分是属于我的,我也就知足了。”

  “当然,当然,”贾五赶忙说道:“我对你和对林妹妹一样一样的,那天五
儿还说过--------”提起五儿,他一阵心酸,眼泪落了下来:“晴雯姐姐,我对
不起你,五儿妹妹死了。”

  “别说了,我知道,我都知道了,”晴雯的眼泪也落下来了。

  屋里,贾妃叹了一口气:“阿哥,我多想就这样死在你的怀里。”

  十四阿哥轻轻吻着她的头发:“春儿,坚持活下去,我们会好起来的,会好
起来的。”

  远处传来三声梆子声,是三更天了。

  贾妃从十四阿哥怀里挣扎出来:“不早了,我得叫晴雯送我回去了。我这次
来是因为听到秦六和赵昌在一起嘀咕,说什么十四阿哥一走就快下手,什么皇上
的药,四阿哥点头了。我觉得他们在酝酿一个大阴谋,你这一走,怕要出大事,
连皇上都危险。”

  十四阿哥一笑:“我领了旨了,怎么能不走?四哥虽然心术不正,可是也不
至于干出杀父的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么。这样吧,为了以防万一,我和八哥那里交
代一下,要他注意着点朝里的动静。”

  
                                (93)


  "老八?"贾妃轻蔑地摇摇头:"他言过其实,志大才疏,哪里是老四的对手?
"

  "可是还有皇上呢,"十四阿哥安慰她说:"皇上英明果断,杀鳌拜,平三藩,
四哥怕皇上怕得要死,怎么敢有坏心呢。"

  "唉,"贾妃叹了一口气:"皇上的精神也大不如以前了,特别是喝了老四的药
酒以后,我总怀疑那里面有什么古怪,又不敢跟皇上说。"

  十四阿哥心里一沉,不知道说什么好。

  贾妃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我还听见秦六跟赵昌说:年大将军那里也准备好
了,会不会是想算计你呢?"

  "年羹尧?"十四阿哥冷笑一声:"只怕他没那个胆子!"

  "怎么没有?他的心可黑了,"贾妃忿忿地说:"干脆,你一回青海,就杀了他!
"

  十四阿哥笑了:"身为大帅,没有确凿证据,怎么能杀人呢,要事事在理,才
能将士归心的。"

  "什么呀?"贾妃不满地说:"你就是看在他妹妹的份上,舍不得动他!"

  "看你,吃什么飞醋,"十四阿哥把贾妃抱在怀里,轻轻吻着她的脖子,猛然
想起那天晚上从楼上扔给他红绫的那个姑娘,心里涌起一阵不安。

  月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贾妃一动,脖子上绿光一闪。十四阿哥顺势一抓,
是个碧玉佛像,拴着金链子,挂在贾妃的胸前。十四阿哥知道贾妃信的是道教,
就奇怪地问:"你怎么也戴起佛像来了?"

  贾妃低头一看:"奥,这个呀,是宝玉送给我的,他说是个江湖异人送给他的,
说可以辟邪的。"

  十四阿哥吻着贾妃的耳朵:"谢谢你给我生了宝玉,他可真是个好孩子。"

  贾妃叹了一口气:"有时候,我想自己的命真苦,可是又一想,比起宫中其它
人来,我有你惦记着我,又有宝玉,比她们强得多了。"

  屋外。月光下。

  贾五呆呆地望着晴雯出神。半年不见,晴雯更漂亮了,特别是穿着紧身衣,
身上娥娜凹凸,曲线显露,他不禁想起自己刚来贾府的时候,在月光下亲吻了晴
雯的情景,只觉得心里一阵阵发热。

  "嘿,你想什么呢?"晴雯笑着揪揪他的耳朵。

  "我,"贾五有点不好意思,打岔地说:"这几个月,府里事儿可多了。你见过
咱们府家庵里那个漂亮尼姑吧,叫妙玉的那个,她是前明后裔呢,想要反清复明。
"

  贾五把自己如何偷听到妙玉和柳湘莲的谈话一五一十地讲给晴雯听,说到福
王的三个儿子分别改名叫林如海,柳如海和吕如海,晴雯点点头:"这就对了,我
爹就叫吕如海。"

  "啊?这么说,难道你也是,"贾五吃了一惊,"哪,你怎么一直没有告诉过我,
你是前明后裔呢?"贾五心里有点酸溜溜的。

  "别生气,"晴雯亲热地拉起他的手:"我还是这次在江南见到我爹的时候,听
他说起,才知道的。唉,爹又一个劲儿念叨要我帮他们反清复明。"

  贾五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

  晴雯接着说:"我对他讲,大明丢了江山是因为朝廷腐败,民不聊生。现在的
皇帝比明朝要清明得多,老百姓的生活也好得多了,特别是当前正在搞变法,要
还政于民。我们不能为了自己一姓之私,在让中国血流成河。他就骂我,说我忘
了祖宗,想当汉奸,"说着说着就流下泪来了。

  贾五忙帮晴雯擦去眼泪:"好姐姐,委屈你了。"

  "唉,你还不知道呢,他们在江南组织了个天地会,已经和四阿哥他们勾结在
一起了。"

  贾五心里一惊,忙问:"怎么他们搞到一起去了?"

  "四阿哥的人在江南串联反对改革的人,天地会想乘机辅助四阿哥当了皇上,
建立自己的势力,再把弘历,也就是我那个堂弟,再扶上台,不就又是朱家的天
下了么。"

  贾五紧紧抓住晴雯:"好姐姐,你可不能跟他们搞在一起啊。"

  晴雯叹着气说:"我知道,你们变法是为国为民有利,可是那一边又都是我家
的亲戚,我只好偷着帮帮你们。要是让我爹知道了,非气坏了不可。"

  贾五皱着眉头说:"这事也好巧,怎么雍亲王福晋偏偏就把你们朱家的孩子换
走了呢?"

  "巧什么呀,"晴雯摇摇头:"他们都是早算计好了的:那陈府上下都是天地会
的人。林家的孩子一生下来,就马上有人去雍王府报信,叫福晋来换孩子,盼望
着有一天这个孩子,就是弘历,能当上太子。"

  贾五心里暗自琢磨:这也还是挺巧的,天地会怎么知道那福晋想换孩子呢?
莫非那福晋也入了天地会不成?

  正在此时,房门开了,十四阿哥和贾妃走了出来。四人依依不舍地道了别。
十四阿哥拉过自己的玉骅骢:"宝玉,你带她们骑马去吧,晴雯也好省点力气。"

  贾五把贾妃扶上马,自己和晴雯一前一后坐好。轻轻一松缰绳,一马三人消
失在夜色之中。


                                (94)


  康熙翻来复去地睡不着。自从施太医嘱咐他要保重身体,不近女色以后,他
已经独宿有一年多了。今天白天和麦克聊了一天,麦克给他讲了牛顿的三大定律,
还用冰块削了个三棱镜给他演示分光:他们躲在一个黑屋子里,把窗户露开一条
小缝儿,当阳光投射到三棱镜上,就分成了彩虹一样的颜色。康熙兴奋得象个孩
子。麦克又给他讲了三次方程大比武的故事:两百年前左右,意大利有个数学家
叫菲尔,他找到了一种特殊的三次方程的解法,就向另一个数学家塔坦里亚跳战:
在某一公共场合,每人向对方提出30个问题,在50天之内,谁能先把对方的问题
解答出来,谁就获胜。塔坦里亚早听说菲尔找到了某种三次方程的解法,接到战
书之后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冥思苦想三次方程。结果皇天不负有心人,他找到
了三次方程的通解。比武当天,接过菲尔的题目一看,果然30题都是三次方程的,
塔坦里亚仰天大笑,在一个时辰之内就解答了菲尔的30道题,大获全胜。康熙听
得悠然神往,在数学赛场上把对方杀得人仰马翻要比在练武场上更过瘾呢。

  麦克接着把三次方程的解法告诉了他。一次方程和二次方程是很容易解的,
康熙自己也会,是和南怀仁学的,可是三次方程,南怀仁就不会了,当时康熙自
己苦苦研究了三天,也没有结果。现在知道了解法,简直乐得手舞足悼,马上找
了好几个题目来试,果然灵验。他感慨地对麦克说:现在才知道孔夫子说的:“
朝闻道,夕死可矣”是什么意思。

  想到“死”,康熙心里不由得一惊。本来他和大多数英雄伟人一样,不相信
自己会死。可是今年以来,觉得精神大大不如以前了,对生活甚至有些厌倦了。
自己不到十岁即位,至今已经有61年了,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位皇帝。自己擒鳌
拜,平三藩,大家都说自己是天生神武,英明果断,只有自己心里才明白,是战
战兢兢,如履薄冰,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自己近年来
有些心慈手软,马上就是贪官污吏满天下。难啊。自己的这些儿子们,才具没有
一个比得上自己的,只有老十四和自己相仿佛,但是他能有自己的运气这么好么


  御案上的自鸣钟铛铛地响了两声,是丑时了。西洋人手真巧,能造钟,造枪
炮,数学,科学也领先中国好多。幸亏有大洋相隔,否则如果洋人打了过来,怎
么抵挡得住呢。朝廷里的大臣们只会掉书袋,对科学工艺一窍不通,看来这个法
是不变不行了。自己变法,说是为国为民,也存了一份私心在里面,如果实行了
君主立宪,皇帝的权利小了,别人也就不至于想方设法来谋害皇帝,都去竞争有
实力的首相去了,这样才能保护子孙不受荼毒啊。

  可是变法就要触动八旗贵族和朝中大员们的即得利益,老十四也觉得是步步
荆棘。这个时候派他去青海是不是不太合适?自己近来总觉得力不从心了,如果
老十四走了,会不会有人趁机发难?江宁织造曹寅的密折中说:老四利用反腐败
之机,结党营私,他杀成克和胡清都是为了灭口。老十四定于明天午时离京,不
如让他哥俩换换,叫老四去青海带兵,留下老十四整顿吏治。

  迷蒙中,康熙忽然觉得眼前红光一闪,他睁开眼睛,一个红衣少女笑着坐在
他的面前。“小川,是你!”康熙又惊又喜。那女孩用手指在自己脸上划着:“
小气鬼!没羞,小气鬼!”康熙忙伸手去抓她,那女孩飘飘地向门外飞去。康熙
急忙追到门外,门外是一片旷野。一个魁梧的汉子拎着自己的头发向他走来,忽
然大叫:“还我头来!”康熙定睛一看,正是鳌拜。那鳌拜哈哈大笑着把自己的
头从腔子里拔了出来,用力向康熙扔去。康熙悴不及防,不由得把那人头接在了
手中。那人头忽地又变成了吴三桂,向康熙眨眨眼睛:“陛下为什么要撤藩呢?
老臣不得不反。”康熙把人头一扔,转身就跑,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儿闪了过来,
正是秦六:“皇上,奴才发现那元妃和十四阿哥有私情。”康熙大怒,一脚把秦
六踢开。身后转出十四阿哥:“父皇,儿臣这就要去青海了,向您辞行。”康熙
刚要伸手去拉十四阿哥,忽地闪出一个蒙面人,手持匕首向着十四阿哥的后心刺
去。

  康熙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心中依然狂跳不已。想想老十四的武艺,应该是
没人能暗杀得了他。可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功本不是武功,而是阴谋诡计,老十
四心地仁厚,怕是很容易中别人的圈套的。

  小太监过来帮康熙穿好衣服,宫女们打来水给他梳洗。康熙定了定神,对小
太监说:“你到南书房说一声,我今天不上朝了。再叫张廷玉草拟一份诏书,叫
老四去青海坐镇,老十四留下来整顿吏治。诏书写好以后,拿来长春宫给我看。”

  天色阴阴的,飘着小雪,地上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康熙穿上紫貂大氅,踏
着积雪向长春宫走去。

  贾妃凌晨才回来,刚刚入睡,听说康熙来了,也来不及梳妆打扮,慌忙起来
接驾。看到贾妃慵懒迷糊,头发散乱的样子,康熙心里一动,元春不施脂粉的样
子好像杨小川,他忽然明白了,自己那么喜爱元春,原来是把她当成杨小川的影
子了。想到这里,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贾妃给康熙端上一杯普洱茶:“皇上,您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啊?”

  康熙笑了笑:“我想了想,朝中变法正在关键时刻,不如把老十四留下,让
老四替他去青海。”

  贾妃大喜过望,扑上前一步,拉住康熙的手:“皇上英明,那您就赶快下旨
吧!”

  一股熟悉的香气冲进了康熙的鼻子。是法国进贡来的龙蜒香的气味,他只赏
给过老十四,怎么会在元春身上闻到?莫非他们真的有了什么?他耳边又响起梦
中秦六的话:“皇上,奴才发现那元妃和十四阿哥有私情。”

  康熙冷笑一声:“你怎么那么关心十四阿哥呀?”

  贾妃吓了一跳,咕咚一声跪倒在地:“臣妾不敢!臣妾不敢!”

  康熙只觉得妒火中烧,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他眯起眼睛向外望去,雪地上
一排脚印一直通向墙根。他知道这墙是根本挡不住老十四的,莫非他来过了?

  贾妃的丫头挑琴怯生生地走过来,“万岁,大学士张廷玉求见。”

  康熙哼了一声:“叫他进来。”又对贾妃说:“你先退下。”

  张廷玉听到太监传话,吓得不得了。自己老婆贪污的事已经被发现了,幸亏
四阿哥给包庇住了。要是换成十四阿哥来审理,自己非身败名裂不可。想来想去,
还是得劝皇上别变主意的好。

  张廷玉给康熙请过安,站起来说:“陛下,这青海战事失利举国震动,江南
的天地会,红花会,北方的白莲教,烈马教都蠢蠢欲动。四阿哥从来没打过仗,
您如果派他去青海,怕是很难有必胜的把握。要是前方有了大败,大江南北的刁
民们再一起造反,我大清的江山就不妙了。”

  康熙一来自己的头疼得厉害,二来恼怒老十四勾引元春,三来听得张廷玉说
得似乎也有道理,自己懒得多想了,就说:“那好吧,一切不变。我今天不舒服,
你替我去送送老十四。”

  
                              (95)


  天安门前,金水桥畔。

  乌思道看见雍正从天安门里走出来,急忙牵着马迎了上去:“王爷,您怎么
这么早就出来了?”

  雍正嘿嘿一笑,“老头子今天又病了,不上朝了。”

  乌思道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李卫送来的消息,十四阿哥已经过了黄河了。”

  “好,好,”雍正高兴地点点头,他望着满天的阴云,慢慢念道:“夕云初
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就要变天了。”

  乌思道当然听得出他话里有话,就抢上一步说:“您说得对。秦六刚才来报
告,说他照您的吩咐办了,皇上这几天老给贾妃娘娘脸子看呢。”

  雍正笑着捋捋胡子。那是十几天前,一个印度来的和尚教给他一种催眠暗示
法。于是他就命令秦六,每当康熙睡着了,就在他耳边反复念叨:“皇上,奴才
发现那元妃和十四阿哥有私情。皇上,奴才发现那元妃和十四阿哥有私情。”希
望康熙能接收暗示,对老十四和贾妃产生恶感。看来这番僧的招数还挺灵么。

  弘历匆匆跑了过来:“父王,照您的吩咐,八旗总兵以上的武官都在中南海
怀仁堂等着您训话呢。”

  雍正飞身上马,向乌思道一招手:“我们走。”

  中南海,怀仁堂。

  屋子里摆了许多炭盆,八旗武官们三个一堆,五个一伙地围着炭盆聊天。武
人们凑在一起,当然就是骂东骂西,聊打架,聊女人。

  一个黑瘦子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破鞋老毛,你来看看我着块玉,是武则
天用过的,才花了八百两银子。”

  老毛是武将里最爱舞文弄墨的一个,长得又高又胖,偏偏生了一张婆娘脸,
一根胡子也不长。平时总是穿一双又破又旧的靴子,才得了个破鞋的外号。他本
是湘西土匪的儿子,后来老爹被招安,平三藩时立了功。正要封官的时候,老爹
忽然死去了。于是皇上怀念功臣,才批准他入了旗,封了总兵。也有人讲是老毛
和他爹的小老婆私通,被老爹发现了,大骂一场。他怀恨在心,送给了老爹一双
精制皮靴,而且在靴底的夹层下了毒药。老爹刚穿的时候没事儿,天长日久,脚
上的汗把靴子底浸湿了,毒药也就渗了上来,把老爹毒死了。从此,老毛自己也
落下了心病,怕中毒,不敢穿新鞋。买来的新鞋都要仆人们们穿旧了,自己才敢
穿。

  老毛接过来仔细看着:“嗯,则天大圣皇帝专用,大唐开元三年御制。”他
忍不住大笑起来:“老付啊,你上当了,这是假货,开元是唐玄宗的年号,比武
则天晚了好几十年呢。”

  众人哈哈大笑,老付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嘿嘿,你有什么好东西呀,拿
出来让我们开开眼。”

  “哈哈,你们看看这个,”老毛从腰间掏出一把扇子,得意地打开:“仇九
洲画的春宫呢。”

  扇面上画了一座山头,白云渺渺,山上一个白胡子将军抱着一个赤裸的美人
儿向山下高喊着什么。山下兵器,酒坛,碗筷,杯盏丢得横七竖八,每个兵丁抱
着一个女人在作爱。扇子右面写着:飞将军李广大宴白云山。

  武官们看得心里热乎乎的,不住地喊好。老付疑惑地问:“你这有什么典故
么?我怎么没听说过。”

  老毛笑着说:‘这是我们湖南的传说,李广爱兵如子,在最后一次出征匈奴
之前,倾尽全家财产,在白云山下招妓三千,款待自己的士兵。”

  乌思道走到怀仁堂门口,正要推门进去,雍正拉住了他:“咱们先听听。”

  老付仔细看着扇面:“老毛,你他妈的不是挺风雅么,怎么不题首诗在上面
?”

  老毛嘿嘿一笑:“好啊,这还难得住我,拿笔墨来。”

  随从们搬过一张桌子,安排好笔墨。老毛用舌头舔一下笔尖:“好,咱来写
他一首词,就叫‘渔家傲’。”

  说着在扇面上写下:“白云山头云欲立,”

  众人发出一阵笑声。虽然是武官,他们也都知道“云”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老毛接着写:“白云山下呼声急,”

  大家看着扇面上兵丁和妓女们大呼小叫的样子,笑得更欢了。

  老毛又写:“枯木朽株齐努力,”到这里忽然卡了壳,他托着胖下巴沉思着。

  一个红胖子挤了过来:“老付,你小子说好了去赎玉梨园的那个小生,怎么
他妈的没下文了呢?”

  “呸!”老付一跺脚:“奶奶的,老子没钱!老十四搞改革,叫着要取消八
旗特权,咱的场也没人捧了,礼也没人送了,靠几个俸禄,连西北风都喝不饱!”

  这下子可引起共鸣了,大家纷纷抱怨:“我的租子也收不上来了,他们搞变
法的说租子不能超过四成。”“我的债也收不上来了,改革党规定年利息不能超
过五成。”“我的儿子都不肯念书了,说科举要取消了。”“实行什么选举!汉
人那么多,岂不是要咱们满人当二等人了!”“四阿哥说帮咱们说话,怎么连屁
都不见他放一个!”

  老付一拍桌子:“什么鸡巴老四,就会他妈的拿人耍着玩!”

  雍正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乌思道拉拉他的衣角:“王爷,他们都是粗人,
您犯不上跟他们生气。”

  雍正一甩手:“走!我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