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赵碧霞:可爱温馨的家(6)

赵碧霞


我和丈夫都能吃苦,为家庭建设费尽心力,不过我俩对未来缺乏战略性,前瞻性,而常常不按常规出牌,有时甚至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比如前述的蜗居地,我们实应在那儿开展“持久战”,把经济基础打得更牢实一些,但我们还是见好就收了。我和丈夫齐心协力,努力奋斗,拼命赚钱的目的,就是为了使我的梦想――开好车,住好房,周游世界等能早日实现。到2002年底,我们离这个目标似乎更靠近了一步,于是,我们变卖了所有的财产,汇集了所有的财力,在蒙特利尔西岛购下了一处还算理想的生意,并于2003年初在那儿安顿下来。

在西岛安家,是我们“破釜沉舟”的举措,也是我们“倾家荡产”的结果。很久以来,我们就想着要在西岛安家,一是这个地区是公认的英语区,对我那两个只会法语的孩子的未来发展极有好处,二来,这个地区也算是叫富裕区,各方面条件都不错。

当然,这样的结果也是来之不易的。当我们将别处的生意,房产准备全部脱手时,我就寻寻觅觅,“四处撒网”,到处看房子。我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将房价定位在中挡层次面,以便自己的经济“游刃有余”。刚开始看房时,房价已涨得吓人。我在原来的定位层里几乎看不到满意的房子。此时,我已无退路,只好硬着头皮看较高价位的房子。我在高价位上的房子也看了不少,但都不尽如人意。那时期,可谓“望尽天涯路”,不见“伊人入梦来”。正当我失去信心,开始气馁时,“蓦然回首,那房子就在灯火阑栅处”。我万里追寻的风,我理想的窝,我梦中的道不清,说不尽的意境房,在我一次不经意的例行搜寻中找到了答案。

按照网上的描述,那房子颇有与众不同之处,如全砖砌墙至顶,建筑材料罕有类比,如不是其别致罕见的结构,使用面积可在五至六百平方米之间,等等。这就应属于我理想中的家园。但百闻不如一见,怀着侥幸,企盼和按捺不住的喜悦等复杂心情,我约了经纪人前往一观。但遗憾的是,我首先看到的梦中楼宇的外观,没有什么特别超群出众的款式,而只是四棱四方的构架,于稳重中隐隐透露出那么一些大气,在高广中有那么一些巍峨。门前及台阶系全由花岗岩铺砌,露出一些豪华的端倪,而两扇深褐色的沉重大门使我联想到了过去描述剥削阶级的腐朽生活方式下的“朱门”广厦。――没想到,我,一个工人阶级的后代,如果能买下这栋房子,也一样与“反动阶级”“同流合污”了;我心里窃喜着。

一进门,只觉得玄关高敞,确实有与众不同的感觉,次见走道,客厅敞亮开阔,一眼似乎望不尽的房顶,显得高大,庄严,雄伟;如说气势宏伟,气势非凡,或气势逼人,似乎都能各尽其妙。说实话,到此为止,我已参观过不少房子,但还没有见过一家有这么气派,豪华的。人在室内一站,空旷的高顶使人显得渺小,还有那拱形的客厅大窗,使室内鲜明光亮。仅这样,我已被这房子深深地吸引了,甚至可以说几乎被迷住了。而作为房主的意大利人见我如此忘情地欣赏,就不失时机地“夸夸其谈”了起来。他如数家珍地指点着一砖一瓦,一樑一木,说它们的质地是如何如何的好,是如何如何的不同凡响,其结构是如何如何的与众不同,等等,总之,他一阵天南地北地盛赞他这似乎举世无双的房子,虽有点言过其实,但我还是打心底里喜欢上了他的房子,并当场向他表示了我的喜爱;谁也没有想到,我当场的听似不足轻重的承诺,竟给我带来了好运。

房主是一位老人,是一个从事建筑行业的包工头,目前只用夫妇俩住在这栋“豪宅”里,是纯粹的“资源浪费”。我从粗浅的交谈中得知老人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这栋房子是他倾注了一生全部心血的作品,从设计到施工,到竣工,到装修,无一不体现出他的精神,他的灵魂,他的追求。如今,他就要将他居住了十几年的安乐窝出让给一个素昧平生的“知音”,像传递接力棒一样将他的至爱交给一个懂得欣赏,知道珍惜的“知心人”来继承和传递,那是一种怎样的割舍?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怀,又是怎样的一种依念?就像要将他自己心爱的孩子托付给一个他放心的人那样,他那五味杂陈的心情,我们是无法捉摸的。

但是,我后来唯一知道的是,在我们好几个竞购人的出价中,我是出得最低的,而他,竟拒绝了其他人的出价,让我顺利竞了“标”,将房子“义无反顾”地卖给了我。其实,懂得欣赏这房子的不仅是我一个人,其他一些行家一看就知道这房子的价值。但他们与我不同之出在于,他们在欣赏的同时,却吹毛求疵地拼命地压价,如此一来,就犯了大忌,在他人面前口是心非,让人怀疑其诚信。试想,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及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我们刚对其赞扬称颂完毕,然后就横挑鼻子竖挑眼地在他人的爱物中去“鸡蛋里挑骨头”,对方焉有不反感的?总之,我很幸运,我用理想的价钱,买下了这幢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