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杨柳岸->正文
 专栏新作
 - 杨柳岸:写在办公室
 - 田 头 歇 烟
 - 杨柳岸:曾国藩的家书
 - 边草 燕支草
 - 晚霞中的未名湖
 - 孔 子 故 里
 - 梅 开 沈 园

 
 
我在网上对诗

杨柳岸


  网易的自建聊天室里,有个“竹林诗语”,顾名思议,舞文弄墨的地方。我
初见彼处情景,有点吓呆了!但见“大珠小珠落玉盘”,颗颗晶莹剔透,语出惊
人,妙句恣横。兼之神速出句,不吓呆了才怪!

  我自恃于文字上软磨硬缠了十几年,也出了本集子(不是诗集),到了这竹
林诗语,才知什么叫中国之大,中国之大,便是人才太多了的意思。心里虽沮丧,
终是不服气,可能这就叫作文人相轻。捡着屏幕上的某一诗句,想了老半天,对
出下句,当下就招来嘲讽之语,原来根本就没搞清楚基本的韵律!偏偏那嘲讽又
尖刻,让我咽不下。狼狈退出后,竟然赌了一口气,立意要在这竹林之中对出个
名堂来。呵呵,三十出外的人,竟然不冷静地舍弃了案边的文稿不做,重操起诗
词韵律的砖头来啃。

  三五天后,了然基本韵律,重返竹林,赢了个稍稍客气。看来哪里都一样,
没有真本事,就得坐冷板凳。这样先就结识几个人,其中有个叫白玉京,人品极
好,我发觉其对联出得极佳,有句“夜来香气飘万里”,我怎么地对,他都说没
对上。大概我的语气显出不悦,他瞧出来了,便道:对不起,那就不对算了。原
来这竹林人品好的挺多的,有个叫大漠孤烟的,用私聊对我说:夜来香气是一个
意思,夜来香是另一个意思。我方才如梦初醒。但见诸人果然如是对,诸对皆出。
“白额虎踞吼四方”对得甚佳,“勿忘我心泪千重”也不错,“日光浴汗透四肢”
便滑稽,对者赶紧声明:不好意思。

  原来除了韵律,还有文字游戏的名堂。这竹林真是有趣!再呆些时日,便知
晓,这里提倡自做诗词,倘若用古人句,是极受反感的。不禁又多了一份赞慕之
意。索性扔了文稿不写,专门写诗词(忘了说,这里也不提倡写新诗)。白日写
就,晚上到林中去,不知不觉,竟然进步神速。这样,终于认识了竹林主人,原
来是七个人(六男一女),显然他们诗词方面造谐是不用说了。我曾做过一句:
“青丝愁断入秦观,红尘偶记思汉卿。”引得他们喝采,便成了好朋友。当中有
个叫小榭的,似是他们的头儿,才思之敏捷,竹林之中,无人出其右。我自以为
已然“入道”,常与她对诗词句,她所对出来的下句,华而不艳,逸而不飘,极
具灵气与大气。另一个叫闲来垂钓碧溪上,显然改自于李太白“闲来垂钓坐溪上”
之句,所作工整端庄,要说韵律,他最精懂,但有时太讲究格律,不免拘泥。虽
然如此,竹林毕竟高雅之地,夜夜俱在诗风词雾的笼罩下,诉说我们的友谊。大
抵这是中国网页上唯一不以谈情说爱为主题的聊天室吧,但我还是慢慢地知道了
他们的所处,分散于世界华人圈的各地,共同的语言与共同的爱好,相聚于竹林。

  今年上半年,我大部分时间都泡在那里。后来在他们的主页“竹林诗语”中
看到“华山论剑”之文,才如梦初醒,他们原来都不大,并且大学生居多,象我
这种年龄的,也不过三五个,算是大哥的级别,个别的叫我声:叔叔,也大可承
受。想想,自己老大岁数,多吃了近十年的饭,多走了近十年的路,多读了近十
年的书,怎么比,终是不如人!

  我重操起写作的活儿,到竹林去已然成为一种奢侈,那大都是在写累了的时
候。不断有新的面孔出现于竹林,但老友还在,见了面,亲热得不得了,或“握
手”或“拥抱”,或“趴在你肩上啕啕大哭”,或“亲你N个口”,或““落闸,
放狗!把你咬得七零八落”、或“把你拖到广场烧成灰烬”,总之,竹林成了我
在网中的一个不常回的家,我对他们说:我会常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