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杨柳岸->正文
 专栏新作
 - 杨柳岸:写在办公室
 - 田 头 歇 烟
 - 杨柳岸:曾国藩的家书
 - 边草 燕支草
 - 晚霞中的未名湖
 - 孔 子 故 里
 - 梅 开 沈 园

 
 
百草园与三味书屋

杨柳岸


  鲁迅先生故居的后面果真有一个很大的园,这便是百草园。午后的时光,我
来到这里,距那最初在课文里的相识,已经隔了整整20年。坐落于我少年梦幻中
的百草园,确凿只有一些野草,并非想象中的百草纷繁。

  一个普通的园子,一些无名杂草与硬实的泥土构成百草园普通的景观。树,
自然也有几棵,其中一棵,身上挂着一块“百草园”的木牌子,但我疑心它不是
皂荚树或桑树,因为它既不高大也没有紫红的桑椹。长夏已过现在是秋,鸣蝉不
可能长吟;没有了菜畦,黄蜂只好伏在别处的菜花上;我心存轻捷的叫天子(云
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的惊喜,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也浑不
见油蛉的低唱与蟋蟀的弹琴。我忆及先生的提醒: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何首
乌有臃肿的根。心中盈荡童年的欢趣。

  鲁迅先生将百草园描写得太过玄妙有趣,以至我今之面对陡生宛然若失的感
触。早年的百草园或许并非如此妙趣横生,先生之妙手勾勒则是大有深意。少年
时只感有趣而神往,至今方觉其趣之背隐喻颇多。又想,毕竟百年之隔,百草园
真如先生所言之好未可,而任苍桑销毁了它。但我极喜欢关于美女蛇的那一节,
无关于百草园却添色于百草园,一个永恒的美丽传说。我常常踟蹰于农家院子的
如水夜色中,期待美女蛇喊我的名字。我祈望听见我的名字被婉约叫唤,虽然心
中充满无限恐惧。

  百草园现在是什么也没有了,只有一些亘古不绝的无名野草;浅矮灰白的草
尖随风摇曳,今我肃然忆起先生的傲骨。

  关于百草园的文章是收在《朝花夕拾》集子里,却是通篇无“花语”。先生
言:带露折花,色香自然要好得多,但是我不能够。先生之“不能够”,许是花
谢成残,便只剩下野草了。

  
  从鲁迅故居出来向东走上不到半里路,需要穿横过一条宽敞的街道再走一道
石桥,便是三味书屋了。那一扇门尚是黑油油的,可谓物是人非,不过是有些破
败而已。朗朗读书声响自别处,传到三味书屋已然只剩下余音,余音缭绕,似曾
久远。那三味书屋的匾,是连同匾下的一幅梅花鹿伏在古树下的画,早已作古。
我觉得先生少时对着匾和鹿行礼,叫:拜孔子。实在滑稽透顶,可能是一种讽刺。
除此之外,就无趣。那书屋狭小阴暗,木格窗收入的光线堪堪眯眼窥视,却也不
甚清楚。一把大锁锁住了课桌。一位戴眼镜的老人在卖纪念品,很有点那私塾先
生的模样。

  我突然觉得百草园很好。因为三味书屋的无味,百草园的好处便俯首可拾。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所明了的并非仅仅局限于对旧式教学的憎恶,三味书屋留给
我的印象是黑暗湿闷,百草园却是一派光明。明媚的春光照亮我的童年,我心中
早有一座自己的百草园,在朗朗的读书声中颓然荒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