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杨柳岸->正文
 专栏新作
 - 杨柳岸:写在办公室
 - 田 头 歇 烟
 - 杨柳岸:曾国藩的家书
 - 边草 燕支草
 - 晚霞中的未名湖
 - 孔 子 故 里
 - 梅 开 沈 园

 
 
梅 开 沈 园

杨柳岸


  这个时节,沈园除了梅花,就没有别的花开放了。

  三年前,我来到这里,是草木葱茏的秋季,柳树特别的惹人注目。这种被称
作“宫墙柳”的植物,肆无忌惮地疯长、膨胀,不节制地繁衍,使别的花和树的
美丽,也掩在它的翠绿里了。漫长的伤春苦夏,大抵也是柳色的天下。“月上柳
梢头,人约黄昏后”,后来的男女,都钟情于这种容易成活的植物,在诸多“无
心插柳”的随缘说法中,风尘之中的柳岸,猜来各自都已进入愉快的晚年。

  现在,便只有梅花了。

  柳色褪下去,梅树站到了前面。虽仅是几株,便领了满园风骚。从前在山里
见到的那一种,零乱地开在山坡上的梅树,从不随便地种植在生活的边缘,让我
们经常见及。沈园的梅花,不是我记忆的那一种,它是花中的贵族,一年一度做
着骇世的艳事,竟要在寒冷中开出惊天动地的春色来。它的自信与孤傲,引得世
间多少女子的芳名,都与梅攀亲。花的世界里,它的不合群,我早已听闻,依稀
中只记住梅树瘦硬的傲骨,却是与男子有关,一剪寒梅是树中的君子。

  我已经十多年没有看见梅花了。沈园的梅花是这般的冷傲,却是始料不到。
梅树的清淡与梅花的冷艳,是沈园中难忘的风景;象国画,稍稍几笔,恰到好处
地点消了一派萧杀。此时的沈园,可以叫梅园。

  沈园里,先是看着了白梅,梅枝上排着冰雪般洁白的花朵儿,朵朵间距开放,
感觉是开在手臂上,别在梅树身上的装卸品。红梅,开的是另一种风情,满树豪
放,火红中一只只醉眼。我有想过,白梅树是一个人,红梅树是另一个人。白梅
树与红梅树站在一起,是相爱的两个人。

  这样子想,就想到化蝶。再过些日,桃花就要开了,接着菊花也会绽开金黄
的小嘴。春天里,所有的花,肯定都会开了,开出忧伤与快活来,开出满树的笑
意与盈盈泪眼来。那都是爱情的蜜语,蝴蝶就闻息而来了。花蝴蝶,白蝴蝶,黑
蝴蝶,各色的蝴蝶都会飞来作客。沈园就开了一场蝴蝶会,蝴蝶在池塘边树上吟
唱,在沈园的绿荫间穿行,在亭台边喃喃细语,蝶儿蝶儿满天飞,然后就飞走了。

  此时的沈园,只能是梅花了。

  园子里没有他人,沈园的衰败,似乎只给我看。刚走过一场雨,到处挂着残
滴,让我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穿梭于树枝间。这一场莫名其妙的雨,翻了沈园的
老底,一半颓废的泥塘,一半英姿的梅花。再看那柳枝上,好象萌了点新绿,但
雨后的亭台,愈加苍老,呈一种凌冽的铁青;仰目而去,看到永恒的青山。池里,
惨不忍睹,一片狼藉,我疑心:莲,就是这般甘愿自污秽里,然后,一下一下的
开放出洁白来?这,究竟为哪般?

  再度沈园,寒冬的萧杀,尚残留在园子里。走在碎石小路上,我只听到自己
的声音。少了绿叶的夸张,我便透过疏朗的柳枝,看到沈园卸了装后的模样,真
的是一个衰败方园。想那陆游和唐婉并不相逢于梅花树下,实是可惜。红尘之中
的残痛与空望,洗却铅华之后的枕边暗伤,一生的无法把握,终究的要错过,可
是需要一种酣畅淋漓的世间同色,与心情并肩共语。残冬,是适合他们的心境,
他们不来。梅花落了以后,他们才来,踏着三春的绿意而来。他们无法看到梅花,
看到白梅树与红梅树站在一起的摄人风景。这风景,说不准给予了一种力量。梅
的力量。

  此时的沈园,不应该仅仅有梅花。陆游第三次到沈园,已年逾古稀,唐婉的
美丽已成尘土。望尽满园皆不是,此时,江南的梅花早已凋落,却还是早春。柳
絮胡乱飞扬,“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
一泫然。”老泪纵横的陆先生,一生无缘看到沈园的梅花。

  看到梅花,就看到了从唐诗宋词里伸出的一双最美丽的手腕。唐婉,如同梅
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