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杨柳岸->正文
 专栏新作
 - 杨柳岸:写在办公室
 - 田 头 歇 烟
 - 杨柳岸:曾国藩的家书
 - 边草 燕支草
 - 晚霞中的未名湖
 - 孔 子 故 里
 - 梅 开 沈 园

 
 
边草 燕支草

杨柳岸


  古诗词中经常见及的“边草”,生长在边地。这是一种辽远的植物,当它出
现在有关离别的诗词中,会勾起人们对生命有涯与聚散无期的喟叹。古人的感伤,
甚于今人。因为离别,意味着音信全无,到时的相见,可能是隔世的痛泣。

  古人想象草木一样,一春一秋的枯荣,永不死去。他们对边草的关爱,甚于
诸草。因为边草有别于诸草。它最初夹在诸草里生长,人们很难认出它,看不出
它有什么特别之处。唯有细心的人知道:质地坚韧的那一种,就是象征着真正人
格的边草。到了秋天,边草变白了变干枯了,边草变老了,唯有耐心的人等到那
个时候。

  在盛唐时代,边草变白,好男儿就要出征。 边草是健马最喜欢的一种食料,
马肥兵壮,好打胜仗。“边草,边草,边草尽来兵老。”边草是好男儿的草,白
了好男儿的少年头。

  燕支草,是女儿草。唐人韦应物作《调笑令》,中言及边草与燕支山,都在
今甘肃境内。如此说来,边草是西北的植物,距中原十分遥远,难怪边草于词人
笔下,成一种浓郁离愁的寄托。

  燕支,现今叫胭脂。面纱一撩开,人们都知晓,它可作妇人涂红颜面的化妆
品。燕支,是如何地改为胭脂的,猜来是红粉中的知己所为。但因之得名的燕支
山,并未改名胭脂山。我知道它又谓“焉支山”,却不知它是否具女儿般的婀娜
山势?

  胭脂有泪,却是象红烛。寒夜剪烛的,却尽让人臆想美貌绝伦的妇人的独处。
又想起边草,白了头的边草,白了头的好男儿。古来为了争夺这座燕支山,几番
残绝厮杀,便是因于燕支草,却不知红颜祸水之词可妥当?匈奴失燕支山,悲歌
道:“失我燕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边草边草,边草白了,胭脂红了,泪流多少?血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