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联合国叙利亚调查小
 - 资源战争与叙利亚
 - 前德国总理斯密特对
 - 泰山亦鸿毛?谈本.拉
 - 伊扎特撒野、撒娇找
 - 谁主谋?谁获利?
 - 新十字军的资源战

 
 
俞力工:萨达姆是泰山还是鸿毛?

俞力工


                                                     萨达姆是泰山还是鸿毛?

                                                                                                                                       俞力工

        不出所料,萨达姆终于在绞刑架下,结束了备受争议的一生。有人问我该如何评价萨达姆之死?使我亿及1959年蒋介石对其同乡、同学、爱将汤恩伯病死时的评价,即“假若汤恩伯与共军交战而死,其死重若泰山;如今病死日本,则轻若鸿毛”(大意)。当时12岁的我,见此评论,很不以为然地问我父亲“万一蒋介石突然死了,是否也轻若鸿毛?”对此,父亲大笑而不置可否。如今星转斗移,轮到给萨达姆盖棺论定的时候了。究竟,他是泰山,还是鸿毛?是英雄,还是狗熊?经仔细推敲,我认为此时此刻把他绞死,尤其是死于美国人之手,无异于把一个狗熊造就成“英雄”。

 

笔者在萨达姆落网之时,曾发表过《萨达姆与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一文。其中,对萨达姆的发迹过程,有如下介绍:

 

二战结束后,英国在中东的地位逐日递减,而美国的影响力则取而代之。伊拉克经过20多次政权更迭之后,于1963年又发生了一次由复兴党参与的政变。政变过程中美国中央情报局向新政府提供了共产党员的名单,由是导致上千共党人士遭杀害事件该党1968年在美国支持下卷土重来,又进行了一次成功的政变。萨达姆由此取得了第二把手、主持安全工作的权位。1972年,伊拉克不顾美、英、法的反对,将石油资源收归国有,成为中东地区第一个控制自己资源的国家,也就因为收入显著增加,该国的经济、社会一度取得长足发展。1978年伊朗政变,伊斯兰教政权上台并与美国交恶,由是美国于次年向刚取得总统地位的萨达姆提供了一份伊朗调查报告。萨达姆对伊朗西部的石油资源觊觎已久,见此揭露伊朗不堪一击的报告喜出望外,随即于 1980年对伊朗发动进攻。然而战争启动后,伊朗抵抗之力极为顽强,于是萨达姆于1983年不顾1925年《日内瓦公约》严禁使用毒气的规定,向伊朗军施放大量毒气弹。正当全球向伊拉克提出严正抗议之时,里根总统却派遣现任国防部长的拉姆斯菲德为特使拜会萨达姆,同时除了常规武器之外,还向该国提供了包括炭疽菌在内的大量生化武器原料。尽管如此,伊朗军于1988年仍然步步进逼,伊拉克则斗志丧尽。此时,美国虽再三对伊朗发出退兵警告,伊朗当局却置之不理,由是,巡回于波斯湾的美国军舰便不慎地打落了一架伊朗所属、载满乘客的空中巴士,摧毁了一个伊朗海上钻油台。伊朗见此毒招利害,不得不迅即停火。萨达姆虽经美国解救脱身,但历时8年的战争却造成双方的极度削弱和上百万人的死亡。

 

单单就上文揭发的事件,说明萨达姆虽然有民族主义的一面,但大半辈子都是充当美国的帮凶;更何况他在建立“大阿拉伯”触礁后,便像许多狭隘的“大突厥斯坦”、“大安南”运动一样,为建立一个“大伊拉克”而四下扩张与侵略。因此,如果对萨达姆进行审判是由国际社会特设的中立刑事法庭经手,相信即便是伊拉克逊尼派与复兴党成员均不会提出太多异议。但是如此一来,必将抖出许多见不得人的“伊、美勾结”的内幕消息。如今,在美国对伊拉克进行赤裸裸的侵略和全面破坏之后,又主导如此一场“司法秀”,却让所有反侵略的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徒把萨达姆抬举为“殉道英雄”。

 

萨达姆当然最了解自己的绝境,因此在死前发表了一份冠冕堂皇的告别书,其中提到“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个忠诚、诚实、公正、拥有智慧和决断力的人,我关爱他人、珍视国家和人民的财富,事实上我还拥有博大的胸怀,包容所有分歧...我也希望你们要把侵略伊拉克的那些国家的决策者和人民区别对待,不要去怨恨那些国家的人民你们要原谅那些有悔过之心的人们,无论他们现在是在伊拉克还是身在别处。”

 

持平而论,萨达姆即便大难临头,仍旧不改趁机捞取声名资本的习性。如果此时此刻,他能够对自己的恶行做一彻底检讨;并放下身段、诚挚地要求民众的原谅,起码在我看来,他至少不失为一个死得明白的好汉。2006/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