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有点->正文
 专栏新作
 - 有点:奥运和台湾,
 - 我是一个正人君子--
 - 有点:“中华邮政”
 - 有点:寻找真正的台
 - 有点:超级父亲
 - 有点:对刀郎《冲动
 - 有点:一个簸箕引发

 
 
有点:超级父亲

有点


超级父亲

 

(小小说)文/有点 2007-1-25

 

我的口号一直是“一切为了孩子”,包括我的婚姻。虽然很多年以后,我的孩子长大了对我“你是一个骗子。”

 

我一直对大学里那位哥们的话记忆犹新,几十年了,依然记忆犹新。

他说,他找老婆,第一不找老师;第二不找医生和护士。其余职业,统统OK

我听了不以为然,暗想,可怜的孩子,从被医生打针打屁股给打怕了,也被老师给训怕了,所以自卑,所以逃避。而我,从小就心理正常,毫无任何阴暗。

 

大学毕业了,我找了工作就开始找老婆。

我认为我一贯比那位哥们高明,我比他看得长远。我要为后代着想,我要一切从娃娃抓起,所以我找的第一个老婆就是一位幼儿园老师,她叫阿圆。

我们过了非常美好几年,还有了一个儿子叫小翔。可惜,在小翔五岁的时候,我们感情破裂了,她走了。

她走了我很惆怅,因为小翔要进小学读书了,为了这事我特别惆怅。

 

古书上说什么来着,与其看着鱼儿流着口水惆怅,不如赶紧做一张情网。于是我临阵磨枪赶紧做了情网,网住了一位小学老师,她叫阿萧。终于赶在我去参加小翔的小学入学式之前,小翔先参加了我的再婚仪式。

真是好险,差一点就让这小鬼抢了先。阿萧说我几次从梦里笑醒了过来,不知道我梦到了什么美事情。

啥美事情,就这点小事而已。小得我都懒得告诉她。

 

不知觉中,我们的小翔又进了小学五年级;不知觉中,我和阿萧的感情也走进了坟墓。

这次感情波折我很坦然。第一次是突然,突然了两次这还能叫突然么?对不?再说,我也早有预感,早开始盘算着该给小翔换个中学老师做妈妈了。

我又开始编织情网,这次也的确网到了一位中学老师,她叫阿钟。不过速度慢了点,小翔已经中学都读了半年了。

 

哇,时间好快啊。我和阿钟又分手了,就在小翔考大学之前。

考上大学后小翔对我说:“老爸,我有一个要求,你听了不要生气。”

“生气?哈哈。你都考上大学了,我又怎么会生气?什么要求说吧,变态的要求说出来也没有关系。不过,变性的要求你就给我打住。”

这小鬼,沉默一会儿竟然对自己老爸这么说:“你看上了哪个大学老师你自己去上,别挂我的招牌,找来了也别来管我。我这么多年都被管烦了,大学是靠自学的。”

靠!大学是靠自学的,也不知道小鬼这个“靠”字是怎么用的。

他说完就溜。我愣在原地很久才回过神来,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混帐!”

 

不错,我真的又找了一位大学老师。不过又很快离了。所以,小翔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依然独身。

毕业那晚,我在一个高级的酒店订了个雅座包房,和小翔好好庆祝一下。

高兴啊,爷俩都喝高了,桌上摆了一堆啤酒瓶。

“老爸,我到今天才发现一个秘密。我读了这么多年书,上小学上中学上大学,最后才发现,不是我上了学校,是,是学校上了我。哈哈哈哈哈。”小翔的发言完毕,我俩一起大笑。

“彼此彼此啊。你老爸结了这么多次婚,一直以为是我上了女人,最后才发现,是女人上了我啊,哈哈哈。”我顺着他的话说下去,笑声更加大了。

 

待应生过来了。“两位先生,隔壁房里的客人让我来提醒一下,希望两位的声音能放小一点。”

“嘘,让你小声点。”我对他说“等我会,等我想想,我要干嘛?”

“对,我出去呼吸一下洗手间的新鲜空气。”这该死的年纪,居然就开始健忘,连上厕所都能忘。

 

我走出包房,转了一圈。也经过了洗手间。我走出男洗手间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走进了女洗手间,真的好像是她。我当然不会在女洗手间外面等一个女人,多无聊。就算是她我也没等过她。

 

我回到包房,说道“小翔,刚才我好像看见你妈了。”

“那个妈?人家老爸好客,所以家里来的都是客。我家老爸好色,所以家里来的都是妈。给个提示吧,我第几届老妈?”

“当然是第一。。。就是你亲妈啊。”

“不可能,你不是说她自从我小学毕业就去了欧洲,就再也没有消息么。”

“对啊。所以为了安慰你幼小的心灵,以及让你健康成长,我不断的给你找了新妈啊。”我顺便为自己辩解。

“为我?为你自己吧!”小翔正准备大发感慨,被待应生打断了。

“两位先生,还要点些酒菜么?”待应生恭谨的问。

“啤酒,再来四瓶。”我举起四个指头。

 

“你就是为你自己。我哥们小谢收集了一套生肖邮票,从鼠年到猪年,收齐了,我夸他干得漂亮;结果呢,小谢夸我老爸,也就是你,才收集的漂亮。第一任老婆是幼儿园教师,第二任是小学老师,第三任是中学老师,第四任是大学老师,多漂亮,把老师都给收集齐了。他这不真在损我么,当时真想揍他。”

“我这不是在。。。投资教育么。”我不自然的转脑袋,回辨。                

“别狡辩了,老爸你就是个骗子。下一步你准备在教育界继续寻找?我可告诉你,我决不会考研的,考研我是猪。你也别想了再找到我的老师。”小翔道。

“我?我不找了,真的不着了。感情上,我够了。”我道。

“好了,我也要去洗手间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肚子吃多了要呼吸久一点。”小翔起身,离开包房。

 

待应生在旁边轻轻问道:“先生真的不打算再寻找了?”

“谁说的?孩子长大了,教育投资到此结束。我也老了,全身除了牙不痛哪儿都痛,接下来要找个懂护疗的,对,找个护士,我要开始享受安享晚年,嘿嘿。”我傻笑,突然想想不对,“哎,待应生,你不去帮我拿酒来,站在这里问我这些干嘛?”

“对不起,先生。你们父子的谈话,实在太---太精彩了。我都听忘了。”

 

小翔回来。我想该我问他敏感话题了,神神秘秘的表情问他:“小翔,你和那个女朋友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带给老爸看看?”

小翔红着脸,“我不是说过么?搞定了就带来给你看。”

“还没搞定?那你大学是怎么读的?读完了还没搞定!”我声音又高了些,又降下来。因为待应生刚刚提醒我声音放小一点。

“她让我等,至少等毕业才让我搞定。”他解释道,“我尊重她,所以,等。”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小鸡鸡,喂喂喂喂喂!”他忙掏出手机看短信。

“什么声音啊,小鸡鸡小鸡鸡的。”我皱眉头。不可否认我还是属于保守型的。

“想哪儿去了,是小猪猪,粤语,懂吗?”他对我的水平不屑一顾,但看着短信,他眼睛发了光,狼一样的光。“她,她说,她在等我。”

“快去吧。”我鼓励他。我毫不怀疑,此刻若阻止立刻会让他失去理智丧心病狂干出天打雷辟大义灭亲拭父的勾当。他要做女孩心中的王子,可千万别给我做哈姆雷特王子。

“等等。就这两天,你要回家,就带她一起回来。有把握搞定么?”我含蓄的提示。

他扭头,“有。”然后带着党和人民以及老爸的信任,向欲望出发。

空旷的包间,独我一人。想到小翔和那位可能的未来的媳妇,不禁微笑:每年那么多少男少女投入了性的流通领域,他俩落后了!

 

我微笑,看到待应生也在朝我微笑。

我觉得他的笑稍微古怪,“你可真会干活,没事还跟客人聊天。”

“不,先生。刚才的问题是隔壁的一位女士让我问的。”待应生道,依然微微笑。

“噢?”我好奇心来了,“我可以过去拜访隔壁的客人么?”

“可以,隔壁的先生和女士说了,欢迎你过去。”

 

我过去了隔壁,看到了他和她。她当然就是阿圆,他么,是个外国人。

“是你?”我终于证实了洗手间外面看到的身影,并不是因为我眼花。

“对,是我。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前任丈夫,刘先生。”她对他介绍我。

“这是我的现任丈夫,史蒂文先生。”她对我介绍他。

然后,两个男人友好的握手,没有共同的语言也有共同的女人么,他的手非常热情。

然后,就她说了一下她要看看孩子,我说孩子刚刚走,人有三急泡妞最急。她说没关系过两天来家里看。

 

我知道了她出国了很多年,这才第一次回国,刚回来不久。我问她欧洲的幼儿教育怎么样,她说她转行了。

她说她现在是护士,我牙都快掉下来了。因为我刚刚跟待应生说漏了嘴说我接下来要找个护士做老婆。

她问我怎么样了,我说全身就牙齿最争气,不给我添麻烦。她说牙有问题也没关系,找她,她现在是牙科护士。她为什么会成为牙科护士呢?因为现任丈夫史蒂文先生是位牙科医生。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夜晚,我回到了家。琢磨着这位史蒂文先生和史蒂文太太,我躺在床上,琢磨着琢磨着,突然捂着脸咧着嘴------牙痛。那个愚蠢的慧牙居然敢趁火打劫,在这个时候折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