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捷夫->正文
 专栏新作
 - 习近平玩儿微博 引外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躲北京阅兵 中国民众
 - 中国举行阅兵 美国表
 - 审判周永康 美英媒体

 
 
俄罗斯与中国:崛起过的大国和大国的崛起

捷夫


俄罗斯与中国:崛起过的大国和大国的崛起

译者:捷夫

对美国人来说,申请一张俄罗斯的入境签证可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俄国人不仅要求签证申请人提供全名,而且还得提供申请人工作的公司以及工作过的前一家公司的老板电话。另外,申请人必须填写其所毕业的大学的名称与电话。更让人想不通的是,申请人要在申请表上列出在过去十年里哪一年都去过哪些国家。还有,申请人要告诉他们他参加过什么民间组织或专业社团。

根据美国旁观者杂志2006年12月14日的一篇特别报道,在俄国签证申请表上,有一大堆问题等着申请人回答,是否曾被定罪? 是否曾贩毒? 有没有任何疾病或精神不正常? 如果你想在俄国逗留三个月以上,那你还得去医院做艾滋病测试。接着,俄国人要申请人写出从没从过军,参没参过战,有没有任何军事特长,受没受过军训,会不会使用武器----从枪械爆破到原子、生物和化学武器,等等等等,都得说清道明才行。

记得那是一个周五,我来到俄罗斯驻华盛顿大使馆签证处申请俄国签证,当时那里人还不多。下午我去领取签证的时候,签证处内也只有二十几个人。俄国签证处的面积很小,一张小桌子后面放着两把椅子。等候的人们摩肩接踵,看得出,想去俄国旅行的美国人并不太多。

其实俄国是一个十分令人神往的国家,无数自然和人文景观举世闻名。但自从柏林墙倒塌之后,俄国人经历了政治和经济的剧烈动荡,莫斯科正逐渐向极权与民族主义发展。在普金总统的俄国,中央政府的权力依然强大,地方政府官员由中央政府任命,社会上商业气氛浓厚,但政治反对派的呼声却遭到扼杀----这一切都使人信服,脱离了苏维埃共产主义的俄国还远远没有走上自由民主的轨道;经济复苏在俄国是基于石油和武器出口的,而并非来自市场经济的深刻变革。

就在距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馆几个街区之遥的地方,坐落着中国大使馆的签证处。与设在使馆内部的俄国签证处不同,中国签证处租用了一座商业大楼的办公室。

中国人给即将访华的外国公民更热诚的欢迎。中国的签证申请费用也大大低于俄国:普通签证的申请费是50美元,只是俄国的一半;加急签证80美元,而俄国要收三百美元。在中国人那儿,填写签证申请表也简单得多,只有一页纸。让我大吃一惊的是,中国人不象俄国人那样喋喋不休地询问那些愚蠢的问题----俄国人也真是怪透了,我三十年前读了哪家大学和我2006年要去俄国旅行有什么关系?!

再回到中国在华盛顿的签证处。那是一个宽敞的大厅,两三排座椅整齐地码放着,所有申请人必须先拿号。我到签证处的那一天是周一,一进大门就看到里面竟挤满了人,我等了一个多小时。一个保安走过来对我说,你下次最好星期三来,通常那一天人最少。不过,长队行进得很快。

中国签证处的情形折射出中国社会的瞬息万变。中国和俄罗斯一样,迷人的旅游目标不计其数。但是中国比俄国更有吸引力,因为中国是一个富有活力的消费者而不仅仅是一家制造商。当然,中国也有中国的问题,比如它高速发展的经济与资源衰竭的严重失衡。

但无论如何,俄国的优势还是显示出很大的局限。俄国的大多油田早已度过高产期,在未来的几年中不会有什么起色。俄国似乎太重视石油的开采而没有去考虑开发别的产业,以至于俄国工业的其他部门相形之下变得越来越落后。工业布局上的偏斜很可能损害这个国家的长远利益。

而中国的经济前景就要光明得多。仅管中国共产党恪守极权,但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方向却不会改变。限制中国发展的因素除了中国人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还有其他几个方面,比如银行系统的过分膨胀和改革不力、吞噬经济活力的民族主义、不断加深的社会贫富差别以及由此而产生的社会骚乱和未来政治发展的非确定性,等等。然而,中国的企业界既然已经挣脱了毛主义的束缚,中国经济就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的老路上去。

莫斯科的确拥有大量核武器和能源资本,但它们的作用是有限的。俄国既能帮助美国也会给美国带来麻烦;总而言之,俄国已经不再是一个世界领袖了----它的影响正在衰落而且这一趋势还将不断继续下去。

在国际政治中,中国正在变成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地缘政治大国,它是一颗正在上升的明星。中国的人口最多,但中国拥有最快的经济发展速度,其影响力早已超越亚太而遍及非洲和拉美。

诚然,美中关系不光具有更大的发展潜力,同时也存在不少问题。但对美国来说,美中关系远比美俄关系更重要。美国和俄国曾经是世界上的两极,但现在俄国的雄风已经不再,美国变成了唯一的超级大国。旧的苏维埃帝国早已远去,但它的继承者俄国却还在代表它的祖先。

中国还不是超级大国,但有许多可能性使它变成世界的另一极,人们即将看到那一天的到来。前面谈到的俄国和中国设在华盛顿的签证处的差别,从某种意义上就解释了世界上正在发生着的翻天覆地的变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osted on www.creaders.net: 2006-12-14 22:51:01
http://news.creaders.net/world/newsViewer.php?id=695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