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捷夫->正文
 专栏新作
 - 习近平玩儿微博 引外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习马会” 西方媒体
 - 中美南海军事对峙:外
 - 习近平为何遭拒绝?!

 
 
入世的难题:谁能控制中国社会这座活火山?

捷夫


入世的难题:谁能控制中国社会这座活火山?


译者:捷夫

就像一枚硬币有正反两面,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也有得有失。中国终于走进了世贸这座国际俱乐部,融入了世界经济体系。但与此同时,中国的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农民和工人因全球化而在更恶劣的困境中挣扎。

根据亚洲时代周刊2006年12月19日的一篇分析文章,五年来,中国的出口总额翻了三番,GDP的年增长率一直保持在9%以上。迄今为止,中国大陆已经从五年前的世界第六大经济体上升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

共产党执政的中国于2001年12月成为WTO的成员国。这一历史事件为中国带来了巨大的商业机会和发展前景,它使中国逐渐变成国际对外直接投资最大的投资目标国。就在2005年,多达七百二十四亿美元的资金流向中国大陆。大量跨国公司将它们的制造和生产部门转移到这个昔日的中央帝国,这使中国的出口强劲,外汇储备在2006年达到巅峰。

由支配市场的价格(China price)所体现的中国经济的巨大影响力遍及世界各个角落。在中国货(Made in China)行销全球的同时,中国所需要的产品(Bought by China)又驱使价格不断上扬,比如原油和铜材。

最近一些年以来,美国和中国共同顶起了全世界经济增长的“半边天”;2005年仅中国一家就占了全球贸易增长的12%。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美中之间的巨大贸易额使华盛顿有足够的金钱去同伊拉克打仗。

布什行政当局中国事务决策的“掌门人”美国财长保尔森曾将中国称为“世界经济的领袖”。于是,布什内阁三分之一的部长上周与中国谈判对手在北京举行了圆桌会议,即举世瞩目的美中战略经济对话。谈判的重点是众所周知的一系列热点话题----人民币汇率、中国出口贸易顺差以及国际知识产权保护。这次对话的时机简直好得不能再好了:它恰巧是中国加入WTO整整五周年。

对许多普通中国人来说,入世就像“与狼共舞”----这头狼就是指的外国投资者。的确,入世对中国社会是一次巨大的冲击,因为它所带来的变化是灾难性的:为了与世贸规则接轨,中国政府不得不修改或删除了三千多条法律法规,使对中国本土经济和工人的许多保护都不复存在了。

到现在,在中国入世中最大的失败者是中国的工人和农民。中国入世所带来的外资刺激中国地方政府不断扩大工业园区,这一方面使耕者失去土地----因为当局为迎合外国投资者的要求降低了土地的使用费用;另一方面又造成了中国民族工业不抵外国竞争对手而纷纷倒闭。

据权威人士透露,中国各级政府每年要从农民手中夺走二十万公顷土地,从而导致二百万农民无地可耕。现在,无地农民的人数多达四千万;而到2020年将有可能发展到八千万。中国农民和工人的失势,是目前中国社会最大的隐患。中国的专家学者认为,经济发展所引发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农民与土地的分离”,“而全球化则加速了这一进程”。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在中国政府努力减少贫困人口数量的同时,中国的贫困人口又在奇迹般地增加。新近沦为贫困的人们并不居住在乡村地区,而且他们中的70%又都受到各种各样的煎熬。

在随处可见的跨国公司的国际投资热潮以外,中国政府在过去的五年内也是最大的投资人之一。因此,中国诸如健保和教育等公共服务投入严重不足,它使得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因公共服务低劣而臭名远扬。

就在中国追逐全球化浪潮的同时,它脆弱的社会安全体系也暴露在全世界面前。中国社会安全的现行制度不能保护中国社会中最穷困最弱势的“边缘人群”。全球化,伴随着城市化和老龄化,对中国社会安全网是强有力的挑战。特别是多达一亿四千万之众的民工,更是一座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火山。

五年的WTO成员国的经历,在中国激变的社会中确实造就了大量的成功者和落败者。前者是国际或国内的资本家、国家垄断行业的高级管理人员、城市特别是东南沿海城市的居民和政府官员;而后者则包括农民、民工、国营企业的下岗工人以及非垄断行业的职工。总而言之,在过去的五年间,中国的富人变得更富有而穷人变得更穷困潦倒。

显而易见,中国最高领导层在热情专注与世界接轨的同时忽略了这样一种需要:即在国家向全世界敞开大门之前,应制定一套社会安全政策与机制,用于缓冲因开放而带来的巨大 冲击。看得出,中国领导人现在正试图弥补----比如中共领袖胡锦涛先生提出了“和谐社会”的思想,而它极有可能在明年秋天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成为一个头等议题。

解决中国严重的社会问题,现在抓紧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osted on www.creaders.net: 2006-12-19 14:39:53
http://news.creaders.net/china/newsViewer.php?id=696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