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赵碧霞:我曾是“丐帮帮主”

赵碧霞


我曾是“丐帮帮主”

 

以前在中国,无论是许多文学艺术作品中,还是从电影电视中,--尤其是后者,我们都会自觉与不自觉地读到或看到,西方社会都是一片富裕的景象,好象男人们都衣冠楚楚,个个绅士富足,女人们都仪态万千,美丽富贵,似乎人人都有香车宝马,家家都住花园洋房,人人幸福无比,生活安逸,如此这些,都给人一种印象,好象西方国家从来没有产生过穷人。

来到加拿大后,接触的层面宽了一点,认识了一些人,对西方国家了解多一些,他们虽不象人们想象的富裕,但人们的生活也相当富足。而真正让我感到西方社会里的穷人要从开始做生意说起。记忆中,有那么一些事例,令我终身难忘,这里录下来,与大家分享。

那是九十年代初,经朋友的指点,我和丈夫开始做一点生意。我们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中产阶级以下的工薪阶层或穷人。而像我们那样的小生意,几乎遍布了蒙特利尔的大街小巷,服务着千家万户,越穷的地区,那样的小生意越多。

我们的小生意就坐落在奥林匹克村附近,这个地区的人身份不同,地位不一样,我们的客人,大都属于工薪阶层,他们不很富裕,但有小酒喝着,有小烟抽着,小零食吃着,日子也算舒坦。我的其中一个客人斯迪凡就属这类人,他任职于省政府,是一个小官员。

可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这位老兄丢了工作。从前西装革履整洁的斯迪凡不见了,老婆与他离了婚,自己带着一个四岁的女儿,成了单亲家庭,开始过着很不规律的生活。领完失业金又开始领政府救济金的斯迪凡, 从此衣衫不整,没喝多少酒就有一点醉相,月初还有钱买酒买烟,月中日子就开始难过,而月底就靠抵押赊账,连牛奶面包这些基本食物都难以支付。

在我们所在的区,有不少靠政府的福利金生活,一个月好几百加圆,如果这些人能好好筹划,也不至于穷得生计都难以维系。但是,他们大多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豪主。月初,他们刚收到政府的支票时,就兑换成现金,那时,他们大手大脚,挥金如土,过得比富翁还阔气,比如,他们在附近的一些食品店里买烟买酒买零食,整天喝得烂醉如泥,过了几天,他们只能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到了月末,他们过得就象乞丐,伸手向路人乞讨,而有的人真就流落街头。

有兄弟俩,整日昏昏沉沉,到我那里,总是语无伦次,死皮赖脸,纠缠着要欠帐;当你费尽心机将其打发后,不出半小时,他们又旧戏重演。但到了月初,他俩就豪气侠胆,大有今日不把钱用完誓不归的英雄气概。瞧着他们一个个类似他俩醉生梦死的酣态,我总是无言。

我们的另一位客人爱力克是一位音乐人,靠政府的福利金生活。爱力克经常在地铁里弹吉它,路人就在他的帽子里放一些钱,爱力克拿着这些钱,到我们那里拼拼凑凑,买上一箱啤酒,回家享受他的醉生梦死。我的顾客当中像他这样的还有好几位,总是外出行乞几个小时,然后捧出一大堆零钱,换上几瓶啤酒,遥遥恍恍地开心而去;几小时后,他们又踉跄而来,悉悉索索掏出全部所得,到我那里进贡来了。我的朋友来玩,经常看到这一幕,最后还戏称:他们都是你派出的“乞丐”,而你则是他们的帮主。

 

在加拿大别的一些城市,我看到了许许多多的穷人,在美国的许多大城市里,我也数次在地铁里,大街上看到流浪的人。虽然我与他们没有直接的接触,但他们的神情,他们的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让人一看就知其所以然。今年在去法国巴黎旅游,我也看见不少流落在赛纳河两岸的人,看到那些睡在大街上的无家可归的盲流,它们不也都是穷人吗?

西方国家,也是一个的社会,不是我们想象的人人都生活在天堂里,这里也有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