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枚枚->正文
 专栏新作
 - 枚枚:不合法
 - 枚枚:别着些花朵
 - 枚枚:茶烟与交错
 - 枚枚:莲叶何田田
 - 庄致
 - 赛荷
 - 枚枚:缘生灭

 
 
庄致

枚枚


        

  庄致回到自己的小屋门口时,看见在杜鹃花丛的后面泊了一辆深蓝色的车,
沉默地静止在斑驳的阳光下。她以为是同学刘薇薇的车,笑嘻嘻地上去就啪地拍
了一下车窗。  

  这一拍,从花丛后面拍出一个人来,不认识。  

  可是他认识她;她呢,也许应当认识他。  

  他开始老了,他已过了五十岁。他跟庄致一样,鼻粱直,嘴唇抿住的时候,
一种深藏不露的坚定微微一闪。他看着庄致,迟疑了很久,才慢慢地说:“小致
,我是你们家的亲戚。。。我来美国美国很多年了。前天我得到你的地址,知道
你来美国了,今天就趁路过来看看你。”

  庄致楞了一下,说:“您贵姓呀?原来打哪来呀?”

  “小致,我姓欧阳,原来在青岛。”他的声音忽然滑了一下,好似在那一瞬
间失去平衡。  

  庄致冷漠地说:“是吧,我们家没这个亲戚。”

  说罢,她捡起掉在地上的书本,一个转身又离开自己的院子,满地碎金子般
的阳光象河流上磷磷的浪,色调温和却没有暖意。

  庄致大步地离开了这个街区,就开始奔跑,一直气喘吁吁地跑到好朋友阿梅
和王逸的家门口。  

  “开门,阿梅,开门哪!阿梅----!!”  

  阿梅开了门,温和地说:“你又怎么了?整天躁得跟个小马似的。”

  庄致也不回答,进了他们家的门,熟门熟路地开冰箱拿了一罐水,又去客厅
,啪地打开电视,坐下就看。  

  阿梅说:“脱鞋!庄致。我去给你做两个三明治,啊?另一个带回去今晚上
当晚餐。看你,整天也不知道照顾自己。”庄致感激地看了阿梅一眼,使劲点了
点头。

  庄致站起身来,到墙边脱掉鞋;又站起身来的时候,她看见镜子里自己忽然
平静下来的脸,眉毛高挑,眼睛苍茫,漫不经心而又冷漠。

  我要的就是残酷,
  跟过去的岁月相比,这是最浅的残酷;
  跟未来的岁月相比,残酷就是最平淡的冷漠。

  他,姓欧阳的父亲,在苦难的时候,为什么离乡而去,纵使不得已。而母亲
是那样雍容,那样宽容,那样自强不惜的出色女人,任何认识她的人都不会忘记。

  庄致深爱着母亲,那样激烈地痛恨任何对她的伤害。

  如果栽种于幼时,伤害就象生命里的一条裂谷,时宽时窄地生长。如果势利
的人再来施加伤害,那就成为更深重的风霜雪雨。

  母亲忍受过的任何苦难,在孩子心里都淤积成深红的伤疤,孩子越长大成人
,就越为母亲感到痛疼。虽然母亲是那样的平静快乐。

  就象电影<<蓝风筝>>的结尾,母亲被红卫兵抓走,孩子望着天空,歌声弥漫
。“小小乌鸦,妈妈喂大。我等着那一天,轮到我来反哺。”  

  而最激烈的反映,就是最深重的冷漠。在冷漠之中庄致离开他们首次相遇的
场景,而且计划从此遗忘。  

  花开花落的春天,世道无常的人生,沧桑炎凉的美国。一切都有,又没有因
果。庄致在阿梅家的地板上睡去,梦见荒原上噙着泪水的野鹿和无休止的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