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赵碧霞:酣畅快意乐滑雪(2)

赵碧霞


一晃许多年过去了,其间我为了生计如蜜蜂般辛勤地忙碌着,自然也就没有一点儿心思去想这个众人有口皆碑的体育运动,更不要说去亲身实践,去试着哪怕是玩一玩滑雪这个多少曾令我闻之胆寒的活动了。尽管我生性也爱好体育运动,但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一些不太剧烈的活动,更喜欢那些不用劳我肌肤,苦我心力的体育活动。于是,滑雪一事,差不多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再加上我本是南方人,对北国地冻天寒的气候极不适应;日常生活中,我只要一想到那冰天雪地,那呵气成冰的酷寒,就本能地“哆嗦”。试想,在雪地上,在那银妆素裹的寒地中,如果无法玩起来,无法尽情尽性地投入,就那寒气,那刺骨的酷冷就让人受不了。总之,我因忙碌而分身无术,因惧寒而不愿冬天出门,因怕苦受累而不想再试滑雪......众多原因使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不打算去追求什么滑雪之乐了。我从此将曾经品尝过的“第一次痛苦”,悄悄地收藏于心中,让那在别人心中美好愉快的记忆成为我的梦想吧。

到后来,我的生活稍有改观,人们对所谓的生活的质量的追求也感染着我,我也有了相对多的精力及时间去追寻一些曾经被我遗忘了的除物质生活以外的人生的赏心乐趣了,并开始有意地重拾旧梦,其中之一就是心扉轻启,让理想中的能平地飞翔的滑雪场景淡淡来访。身边的一些朋友也常常在我面前有意无意地盛赞起他们在滑雪的过程中所享受到的乐趣,当然他们也会趁机撺掇我再试一把,将滑雪之乐描述得天花乱坠,称此生不滑雪,白投人生胎;有的甚至无不夸张地称,只要喜欢上了滑雪,自然就爱上了这里,会与我十分不喜欢的冬天结缘,漫长的冬天在我们飞纵的脚下也就是弹指一挥间。通过他们的现身说法,我那本已开启的心扉会不由自主地,慢慢地接受滑雪快乐的观念了。而当我偶尔从电视上看到那些滑雪爱好者矫健的身影在皑皑白雪的崇山峻岭上风驰电掣时,心里也渐生羡慕之情,虽然还仅限于叶公好龙似的欣赏阶段,总以为那于我实在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然而,动念是处,即已会心;念及于此,关注于斯,我会有意无意地主动听一些乐于此道的玩家侃侃描述其中滋味;听到精彩处,我的心中会在天马行空的全景画面中萌生再试一把的冲动。如此滋生的念头,渐渐变成一缕淡淡的怀念,年复一年,到最后竟成了挥之不去的苦思,使我根本忘却了我曾千遍发愿不再染指滑雪的誓言,渐渐地竟让这个死灰复燃的梦想变成了一个追求,我幻想着自己从悬崖陡峭的山峰处,从容不迫地随山势之起伏飞驰而下,如长风呼啸,如无缰野马,来一个凌云冲天,雄鹰掠地。。。。。。天长地久,如此美妙的滑雪美梦一次比一次更强烈地冲击我,而幻想之乐使我差不多完全摆脱了心理的沉重障碍,我真想投身于冰雪铺地的白色之梦境中去。可是,一次又一次,我与友人相邀却又食言变卦,一次又一次临阵畏缩。我常常为之惋惜。

我讨厌我的这种叶公好龙的心态,我多想摆脱这种梦靥,让我有一个正常人的心态。我深知,我的叶公好龙,极大地影响了我的两个女儿去享受滑雪的乐趣。直到2003年1月,大女儿去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三天的滑雪活动,回来后,眉飞色舞地描述滑雪的快乐与刺激,使我再次重温身临其境的感觉。听完女儿的精彩表述与美好憧憬,我才彻底下了决心,坚定了拼了老命也要带她们去博一博,乐一乐的信念。可惜,2004年的冬天,我们全家回国,又失掉了机会。2005年初,轮到小女儿参加学校的滑雪活动。小女儿本好体育运动,对她来讲,越刺激的体育活动越好玩。像滑雪这类的项目,更是她的至爱。果然,她一活动回来,兴奋难抑,恨不得从此以后天天能滑雪。进入2006年初的冬天,美好的滑雪季节像催春的战鼓,使得她们心痒难禁,她们“早也盼,晚也盼”,恨不得一到周末我就带她们去滑雪。

事情已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同时也是“水到渠成”的时候:一方面,我已从慢慢接受朋友们的鼓动,到慢慢调整好了心态,到最后自己内心的渴望,另一方面,两个女儿的强烈要求,令我再也无法采用“拖”字诀的战术。我必须上路了。

于是,最近一个周末,我们去滑雪场一试身手啦!。

冒着可以忍受的严寒,我们驱车一个多小时,到达目的地。远远望见那无数如镶嵌在混沌沌,黑悠悠的山体中的雪道,我的心开始不节律的跳动了――不知是激动使然,还是心里恐惧,总之,我难抑内心平静。而我的两个女儿一见到雪场,就开始欢呼雀跃,大有“久旱逢甘雨”的兴奋。

第一次冬天如此出行的我,没见识过正式雪场的盛况,尤其不知道越野滑雪和高山滑雪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我当时的感觉就如“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人间景象万万千,高山堪飞跃,平地踏浪来。山脚下,几个大停车场早已停满了车辆,我们转了一大圈居然找不到一个车位。看到此情此景,我心里就纳闷,这世界上怎么有如此多的滑雪爱好者?就在我们寻找车位的那会儿,车场内,人来车往,身着雪装的玩家摩肩接踵,显得热闹异常,向山上一望,哇!那素练般的白茫茫的雪道上人影幢幢,载人的缆车忙忙碌碌,一些滑雪高手恣意地展示着各种精彩的身姿,看上去虽然很远,但那些曼妙的动作,令人想入非非。从整体上看,白色的背景中,飞翔的健儿,犹如鲲鹏展翅,呼啸而来,给人一种雷电火光的视觉冲击。抑或,当他们舒臂轻飏时,又如雄鹰翱翔,英姿勃发。那情那景,真如一抹微烟,卷起白尘点点,又似踏雪无痕,却微尘轻泛;更像流星划过,纵瞬即逝空留光影。而其中有一些高手们,则更是张扬夸张,如裹风夹雷,滚滚而来,那时速之快,如利剑划破长空,似闪电穿破云层,令人眼花缭乱。。。。。我一下子就被滑雪场的壮观景象吸引住了。

好不容易在车场“见缝插针”停下来,我那内心沉积了十几年的迷梦似乎就在刚才的一幕幕非真非欢的壮观远景中突然醒来,搅得我再也等不及了,我的孩子们更是急不可待,恨不得立即武装完毕,加入到那热火朝天的人流中去。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来到滑雪场,我感觉自己在家实在“窝居”得太久了,我笑自己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对一切都是那么好奇,见一切都那么新鲜,那么陌生。我还来不及欣赏完如火如荼的热闹景象,没仔细仰视那矗立在深邃蓝天下的雄奇山峰,更没有体会出那热情高昂的滚滚人流带来的情绪,我的两个女儿已迫不及待催促我,要我抓紧时间去办理租赁入场等的手续。

虽然她俩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考虑到她们还不是熟手,考虑到这项运动的危险性――毕竟高山滑雪不同于平地滑雪,同时还由于我是为成梦,圆梦而来,我决定雇请一个教练,给我们一些指点,好让多少有一些滑雪经验的孩子们获得更多的缓冲的实战经验,同时也给我一些过渡的基本把式,让我实际意义上的“第二次握手”来得印象深刻,来得彻底圆满。毕竟,我的第一次体验是难度不大,技术不高的平地越野滑雪,而今天,我将“应战”的是高山滑雪。两相比较,想象后者的难度应该大得多。尽管我再次出马就得啃硬骨头,但我没有胆怯,没有畏缩,我想,那支撑我的动力应该是那蕴涵于胸的多年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