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容若->正文
 专栏新作
 - 握住女儿的手
 - 容若:“爬藤”漫记
 - 放羊的孩子早当家
  
  
  
  

 
 
放羊的孩子早当家

容若


今年一月份美国大学入学标准化考试SAT的成绩出来后,女儿考得还不错,是2320分(总分是2400分),尤其是数学和阅读得了满分,这让我再次对她刮目相看。要知道,半年前的她,还在音乐的迷宫里打转转,那时SAT对她来说还是一个新名词。去年12月份报名时我们都在犹豫,到底是一月份考,还是多准备一些日子,五月份甚至九月份再考呢?新近请的辅导老师赵先生对我说:“就当练兵吧,她很聪明,考过一次就有数了,加上严格训练,应该有希望在第二次、第三次考个不错的好分数”。老师所谓的好分数,是指能被世界一流名校录取的分数,大致应该在两千二百以上甚至更高吧。

我知道这些年女儿用在习琴、听乐、录音、比赛的时间太多,我们又一切随她兴趣发展,不加干涉,从未在学业上加以督促,也从没请过任何家教,她所在的学校比较普通,班上的成绩虽说得过去,但也绝称不上特别优异。SAT阅读的题我看过,如果词汇量足够的话,文章或许不算太难,但题量大,题目问得比较怪,有不少小trick,时间也有限,要取高分亦非易事。或许是没有什么压力吧,她混不吝地进去考了,又满不在乎地走出来,说是作文没写完,数学倒是真容易。我冲她开玩笑:“能有一千八九吗?”她一乐,回答我说:“这可说不好,反正我尽力了,就看运气吧”。

她那大大咧咧的神态,让我想起那回考乐理的情形。这边的考级,与国内同级相比,曲目较易,乐理极难,厚厚几大本书,尤其到了专业演奏家的级别,要写乐曲分析、进行乐家技巧比较,真的不简单,人们都说应该请专门教师才行。女儿却坚持自学,但我又没见她怎么看书,那段时间比赛多,学校功课也忙,我有些沉不住气,问她要不要帮忙,她一扭脖子:NO!结果考完一看,九十七分,其中三篇份量不轻的当堂论文(分析曲目与音乐家、流派),两篇满分,一篇扣了半分。我忍不住拍她一掌:“你是怎么蒙的呀”!她不好意思,说是还真让我说着了,考的全是她会的,不熟悉的全没考。

她是十一岁随我们移民加拿大的,刚过来时一点不会英文,一年后看她申请钢琴比赛时写的论文已经很会煸情了。我向她虚心请教:如何才能提高英文写作?她一脸茫然,说可能是读书读得多。其实我也注意到了,她这些年真是读了不少的书,文史哲都有。随着一本本经典著作读过去,她在不知不觉中掌握了语言的精髓,这也许就是博友青萍所说的“功夫在诗外”吧。不过,我认为她的语言才能(水平依次为:英文、中文、俄文、法文,还有一点儿德文)与她学音乐是分不开的,要不,那么难的俄语语法,她完全是自学,就能那么容易地掌握了?她这回可是一点不谦虚:“多难的曲子我都弹过了,还有什么学不会的?”

我不止一次对取“妈妈经”的朋友说,自己是“无功受禄”,说多了连自己都怀疑是假话,又想着她还有一年多就要毕业了,这功劳还是得找机会表一表。有一天和她散步,我耐着性子,启发式地对她说:“你刚来加拿大时,不懂英文,不敢去上学,是不是按妈妈教你的方法去做才取得进步的?”她一点不领情:“得了吧!你哪有什么好方法啊?都是我自己把你带来的托福书反复看了才弄明白的”。“什么?”我吃了一惊!“你那时就看托福书?”她很肯定地回答:“当然啦,里面的语法讲得特别清楚”。

我不甘心,换个话题对她说:“那你看的那些英文古典小说总是我买的吧?”未料到女儿一点不客气,马上给我顶回来:“其实那都是你买来给自己看的,但又没耐心读完,每次都是半途而废,扔在一边,让我给捡起来读”。说到这儿,她立住脚步,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那些书多有趣啊,你不认真读!我读完后给你讲,你还不耐烦听,总是打断我,现在你后悔了吧?”我一时语塞,大脑也变得糊涂起来,怎么表功没表成,反倒成了帮教对象呢?

女儿近半年迷上数理,主要是受她那在美国当数学家的舅舅的影响,确切地说,是我哥哥去年夏天来西雅图开会时顺道访问我们,给她带的那本小书的影响。那是获普利策大奖的《The Elegant Universe》(By Brian Greene),由此引发了她久藏内心深处、渴望探究自然世界的心魔。她从各种渠道找来相关图书、习题,又从网上搜来若干科学名师的事迹,真是中了邪一样的痴迷。我忍不住问她:“你不学音乐啦?你不可惜啊?”她回答倒真轻松:“我现在还没想好以后做什么,反正什么有趣就学什么好了,技多又不压身”。

虽然只是教课的间歇与她交流几句与考题无关的话语,但赵老师真是把我女儿看得透透的。他说她是个只从兴趣出发,从不考虑实际前途的人,思维也和普通女孩不同,世俗的东西与她格格不入。我想这样也好,纯粹一些也是一种幸福。既然我们在养育她的过程中,一直放羊放惯了,都是她自己摸索着前行,在选择未来专业方向和就读的大学时,我们又何必要她遵从我们的意愿呢?我与女儿,如今早已是强弱易势,作为弱方的我,又怎能约束她的意志?用她的话来说:“你管好自己就已经不错了”。

随着女儿的长大成人,有时我也会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养育孩子呢?养儿防老、传宗接代显然已不在当代人的考虑之中。如果只为乐趣,只怕养宠物还要轻松快乐一些,毕竟养小人要担的责任大得多啊!想来想去,就当是为整个社会“传代”吧,她既然也是社会一分子,与其他人无异,何必不利用养育她的过程中,比一般人更亲近的优势,先交好这样一个朋友呢?女儿常说她能看透我的心思,有时我刚一开口,下半句话未完,她就知我想说什么,有什么潜台词。而知女莫若母,我自然也是很了解她的小心思的。加上平日相处完全是无大无小的态度,说起来也算是不错的好朋友了。我写过“父母如友”,题中之义自然也是“子女如友”。且看我的这位好友如何走好她漫长的人生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