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捷夫->正文
 专栏新作
 - 习近平玩儿微博 引外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躲北京阅兵 中国民众
 - 中国举行阅兵 美国表
 - 审判周永康 美英媒体

 
 
万维专稿:上网成瘾了吧? 那你可能需要电击!

捷夫


万维专稿:上网成瘾了吧? 那你可能需要电击!


译者:捷夫

网络成瘾症(Internet addiction)在中国大陆已经形成某种公害----每年有成千上万的青少年在网络中沉沦,网络游戏的暴力和色情内容严重地影响着他们的身心健康。中国的电脑普及虽然晚于北美和西欧,但这一公害的蔓延却极为迅速。面对越来越难以遏制的趋势,中国政府创造了中国式的解决方案;该方案有效与否还有待观察,但目前已经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网病”----“网络成瘾症”

据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2007年2月23日报道,17岁的高中生孙继廷(Sun Ji-ting)被父母送到解放军开办的一家戒网治疗中心(the Internet-addiction clinic)后,终日生活在金属栏杆之内。不能回家,更不能与朋友联络,他每天只能与其他患者、医生和护士为伍。清晨六点半,解放军士兵就将他唤醒出操,而仍在睡梦中的孙继廷只隐约听到那大兵声嘶力竭:“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好!

这男孩病历上的病症名称是“网络成瘾”;症状一栏则描述,“病情严重时每天花15小时在网上玩多人游戏,且接连数日不曾间断”。

今天,中国大陆像孙继廷这样的青年不计其数。据近期一项虽不完全但足以引起中国当局警觉的调查显示,大陆14%的青少年严重沉湎于上网或网络游戏,而且情势的发展令人悲观。中国政府正在通过大陆青少年的政治组织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发动一场全国性的运动,试图扭转局面。共青团说,青少年沉迷网络已经造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大陆官方媒体披露说,家长对网络成瘾病症极为担心,将其称为“电子海洛因”或“网魔”。北方某地的一个文静的男生因家长禁止他上网打游戏,竟然用刀砍伤父亲并六次试图自杀;北京一位女大学生在网吧连续上网七天后已经不认得生父;而另一名天津少年则“面带微笑、双手平伸、双脚交叉地以网络游戏中的飞天姿态从24楼一跃而下自尽身亡”。

据美国西雅图时报2月23日报道,中国政府已经通过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对网吧等娱乐场所严加管理和限制。一些规定要求网吧监控青少年的逗留时间,最长不得超过五个小时。不仅在国内采取严厉措施,中国政府还在国际上联手韩国、泰国和越南等国,力图以区域性国际合作对网络游戏和游戏软件实行宏观调控。

限制网络成瘾 使互联网封锁顺理成章

另据美国波士顿环球报和圣何塞水星报2月23日报道,美国目前仍是世界上互联网用户最多的国家,“网络瘾君子”的比例也相当大。然而在美国国内,网络成瘾究竟是否应该定性为“精神疾病”却有着很大的争议。赞成者人数不多,他们的理由是过分迷恋网络使人忽视责任、荒废学业和淡漠社交活动。西欧国家对网络成瘾的社会影响也还在辩论之中。

尽管世界各国都承认互联网带有局限性,但像中国这样大张旗鼓地对网络成瘾展开“十字军东征”的却还真是绝无仅有。聪明绝顶的中国政府并没有把目光仅仅停留在戒网之上----它极其巧妙地将这场社会运动与其一贯的互联网政治与信息管制结合在一起,更加明目张胆地对国外网站进行过滤和封锁。

中国政府已经出资在全国设立了八家“戒网中心”,位于北京近郊大兴的“戒网中心”是最早设立的一家。该中心的负责人告诉美国记者,诊所每日的就医患者总数为60人,最多每天可达240人。患者中许多人的年龄在12-14岁之间,大多是被家长强迫来接受治疗的。治疗的费用每月为10000元左右,在大陆决不是一笔小数目。

上网成瘾了吧? 那你可能需要电击!

前述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根据“大兴戒网中心”的解放军研究员陶然(Tao Ran)介绍,中国式戒网治疗方案的主旨是“恩威并用”----其最主要的内容包括心理辅导、军事训练、药物治疗、催眠治疗和电击治疗。

陶毫不隐讳其“戒毒专家”的过去经历----因此可见上述“戒网治疗方案”中带有严重的戒毒疗法的痕迹。关于疗效的界定,陶说,什么时候你让他上网他也不想上了,就证明患者“戒除了网瘾”。根据中国医学界的定义,病态的网瘾分为网络成瘾症和网络成瘾综合症。临床实践证明,患有网络成瘾综合症的人数更多也更难精确统计,其症状为各式性格缺陷,如自闭、幻想、偏执等。综合症患者处于疾病初期,医疗上以心理和药物治疗为主。而处理更严重的网瘾症状,院方就必须采用比较极端的手段,当心理、药物和催眠治疗无效时以电击令狂热暴躁的患者安静下来。

这家戒网中心设在陆军的一座训练营地内,远离都市。营地和院落都与外界隔绝,宿舍的门窗均由金属栏杆严加保护。鉴于治疗费用昂贵,宿舍内部的设施比较齐全。患者在游戏和娱乐时,心理医生站在门外观察。八号病室的孩子在玩动物玩具,十号病室的孩子在用玩具枪打仗,而装饰得像家庭般的四号病室内则有大夫在与患者促膝谈心。

陶还带领华盛顿邮报记者参观了三楼的“重症患者室”。这里是诊所的禁区,当时正在接受诊治的两名青少年都是网络成瘾五年以上的患者,抵触情绪极为严重。其中一人严辞拒绝与医生交谈,而另一人则割腕自杀未遂,正受24小时监护。

陶说,多数孩子在接受一到三个月的治疗之后“都恢复了正常”,然而重症患者的根治却很困难----“他们的灵魂早已定居在网络空间之中了”。

戒网治疗 前景究竟如何?

以军事训练和戒毒方式戒网,在中国国内已经受到医疗界的批评。上海的心理医生郭铁钧(Guo Tie-jun)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表示,目前多数的戒网疗法太过分了。他曾听到过家长抱怨说孩子在“大兴戒网中心”只不过是“吃了一个月的苦而已”,一回到家便故态复萌。

郭强烈反对对网络成瘾者使用药物和电击治疗,认为那些疗法只是治标不治本。他相信,解除病痛的正确方式应该是使患者高兴而不是使他们痛苦。

至于在大兴就医的孩子们,由于多数是受父母胁迫而为,所以很难了解到他们真实的想法。一个孩子对美国记者说,“我来这里全是为了躲开我爸我妈”。其他人则对疗效不做评论。唯有孙继廷表现得十分乐观,承认所有疗法中唯独“与心理医生的交谈最为有效”。他迫不及待地要回归正常生活----“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先上网,详细地告诉朋友们我这几周的戒网经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osted at www.creaders.net: 2007-02-25 09:15:06
http://www.creaders.net/newsViewer.php?id=71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