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人民”,一个邪恶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施化:为什么要重提六四?

施化


为什么要每年重提六四?在我看来,绝不是像有些人理解的要回过头去牢记仇恨,而是为了将来,为了中国的下一代。

六四是许多人的创痛,也是许多人的心病,更是许多人的忌讳。总之,没有一个中国人把六四看作是像神五神六那样值得夸耀的光荣。六四的杀人者和死者的悲惨处境相差不多,至少他们的心都是死的。杀人是野蛮人的行为,连刽子手都不想让自己的子孙以杀人为业,不论以什么理由杀人。

从现在零星发掘出来的六四真相看,六四与其说是一次民主运动(本人甚至反对把民主变成运动),不如说是一次政治悲剧。六四的各方把本来很平常的民间民主诉求演化为(或理解为)激烈的意识形态对立和权力之争。最为罪孽的,是政府使用暴力残害无辜。世上有没有有理的残害?没有。每一个杀人的凶手都认为自己有理,这不能作为法律依据。在和平时期,不经法律程序的杀人,本身就构成犯罪,即便是“必要”地杀人,何况每一个死者都是无辜人(其中最重的罪我想也不超过扰乱社会治安)。无论学生们有多偏颇幼稚,或者受谁挑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一个真正的幕后人),政府下重手杀害自己的国民,就是不可重复的罪行。

很多人怕六四是因为怕清算。我也觉得,清算不是一种好的、聪明的、有利于将来的做法。有一种更好的做法是记忆并加以内心裁判。实际上,文明是靠记忆而不是靠遗忘形成的。如果人类的思维特点是不断地遗忘,那么现在一定还处在茹毛饮血原始时期。生活中的每一个人都希望明天更好,后代更幸福,为了这个就必须记忆。把过去所有的愚昧和失误都记住,清理出教训,当作遗产传给下一代。

只要不断重提六四,决不遗忘六四,中国人就有希望把用国家暴力残害无辜的这种野蛮人的行为,制止在某一点上。最终,只有制止暴力,中国才有希望回归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