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最危险的思维:
 - 施化:台湾大选的胜
 - 施化:应对突发事件

 
 
施化:政治,夺权还是限权?

施化


 

相信喜欢搞政治的人不多,我就是不喜欢者之一。既然不喜欢,也许就是外行。既然是一个门外汉,没有政治经验,没有政治学问,为什么还要开一个题目,大言不惭地谈政治呢?因为有人说过,“旁观者清”。由于不搞政治,没有卷入政治的是是非非,不牵带个人的利益,就说不定就能看出一些搞政治的人没有看出的门道,而不仅仅是热闹来。

 

中国百年以来的政治,搞的无非是两样东西,一样是意识形态,一样是夺权。说到底,意识形态也是为夺权服务的,因此,主要就是夺权。北洋夺了大清的权,国民党夺了北洋的权,共产党夺了国民党的权。就是共产党内部也是一样,正确路线和错误路线争来夺去,夺的无非是领导权。

 

但是妙就妙在,夺权这个东西,虽人人心里有,却人人嘴上无。尊为国父的孙中山先生说,“政治就是管理众人之事”,听着让人一头露水。可是藏在后面的意思就不见得人人都懂。说直白一点,政治就是“我”来管理众人之事。他不厌其烦地乞讨外国援助,培训军事骨干,穷兵黩武,都只不过是为了有朝一日大权在手。在他之后的领袖人物蒋介石和毛泽东,都无出其右。

 

由于明里暗里中国人都把政治当作夺权来玩,那么一旦夺权成功,大权到手,就是政治的伟大胜利了。历史中不止一次演出的就是,一当政权交替完毕,立刻举国欢腾,盛大节日般地庆祝,以为从此天下太平,可以高枕无忧。我自己亲眼看到的一次权力移交,是“粉碎四人帮”。当时全国从上到下,欢天喜地,心情舒畅,“这下就好了,前途有希望了”。可是没有多少年,权力又发生危机,政治家们不惜采取极端手段,宁可让千百个无辜的人流血死亡,也要保住权力,说是为了保住太平。谁知道呢,也许那次权力真的出现移交,结果又是一次举国欢腾,人们又庆幸一次太平也说不定。

 

由于中国人对政治的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我一点也不怀疑,下一次的权力移交,还是要被当成一次伟大胜利,举国欢腾,大家如释重负地去高枕无忧。然后过个多少年,权力……够了,到了该醒一醒的时候了。用一百多年时间还学不会一样东西的民族,怎么也算不上世界的优秀民族。

 

相对于夺权来说,政治的更重要功能是限权。所谓限权,就是不让任何一个权力持有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而必须受到另一种权力的制约。最后,所有的权力都受到公众舆论也就是大众意志的制约,不能走到人民的对立面去。

限权有各种不同的形式,用各种不同的机制,比如宪政民主。但是从根本上区别于夺权。限权不需要不择手段地把一批人赶走,换另一批人上台。要换,也是有程序有游戏规则地换,定期地换。限权不是一次性成功胜利的工程,而是每日例行的功课,一日也不可停止。即便是当今政权的政治对手,也可以采用积极的办法来配合限权,比如支持民间的维权行动。不要把砝码都放在夺权上。

建议不论在台上还是在台下的有志于搞政治的人,从今往后,尽量把注意力从夺权转换到限权上来,不再指望弄一个好人上台,就一劳永逸。好人不是没有,但是再好的人在权力这个强酸的腐蚀剂里,也不能担保全身而退。不止一个面临死刑的贪官哭诉道,“如果当时有人阻止,我也不至于今天”。这些贪官们,都曾是某个权力的坚实基础,为了这个权力立过汗马功劳。同时作为交换,也得到了不可一世的权力。但如果搞政治的人谁也不设计一种限制权力的机制,大家就只好眼睁睁地看走马灯。

这样的走马灯不仅苦了搞政治的人自己,更苦了百姓。在一场没有制约机制的权力游戏中,谁都没有安全感。大量民生急待解决的经济和社会问题,都由于绑在权力斗争的战车上,久拖不决,最后让老百姓当殉葬品。即便是治理贪腐,清洗贪官,明眼人都看出里面的权斗奥秘。一旦这种清除被当作权力争夺的有效武器,贪官们就如春天的韭菜,一茬一茬地永远割不完。

有朝一日,当中国的政治家们设计出一种限制权力的体制的时候,我们再来举国欢腾,庆贺胜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