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湘君->正文
 专栏新作
 - 湘君:烽火长沙 1 史
 - 湘君:聊几句老阎的
 - 湘君:地震,癞蛤蟆
 - 湘君:会哭的孩子有
 - 湘君:周恩来--千古
 - 湘君:杨开慧与毛润之
 - 湘君:毛泽东--英雄

 
 
湘君:陈粟关系中的陈毅和粟裕

湘君


 

很小的时候就读到过一则关于陈毅的传奇故事。黄桥决战时,前方激战正酣,陈毅却在指挥部里很悠闲地和当地一位老乡绅下棋。后来捷报传来,弄得老乡绅对陈老总的儒将之风赞叹不已。

 

陈毅此举,很有些模仿东晋谢安的意思。淝水之战时,谢安也是很悠闲地和客人下棋,捷报传来,谢安只是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就放在一边,等客人走了以后才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把木屐底上的屐齿都给碰断了。谢安的举动,多少有点矫情,陈毅的表现,应该会比谢安更加潇洒一些,因为对陈毅来说,黄桥战役只是一次稳操胜券,没有悬念的战役,原因之一是战役之前他已经做足了分化瓦解敌军的统战功夫,原因之二是具体负责战役部署指挥的不是别人,是粟裕大将,以粟裕的军事指挥才能,打个小小的韩德勤,那还不跟玩似的。

 

如果我说粟裕是中共将帅中最出色的军事家,大概会有人不服气,但如果我说粟裕是中共将帅中最杰出的军事家之一,大概反对的人不会太多。时下坊间公认的中共军中最杰出的五员虎将是林彪,粟裕,彭德怀,徐向前,刘伯承,对五人的具体排名可能见仁见智,但无论横排竖排左排右排,都不大可能排到陈毅头上,陈毅的军事才能与这五人相比,不在同一个级别内。

 

国共三年内战,是粟裕意气风发,潇洒自如,淋漓尽致地发挥自己军事指挥才能的时期,粟裕可谓生逢其时,英雄获得用武之地,得到了最大限度发挥自身才智和潜力的机会与场所。对陈毅而言,这三年却是极为憋屈的三年,而憋屈的根源,正是粟裕。这几年,陈毅一直被粟裕挤兑着,最严重的时候,硬是被挤兑的没有存身之处。最让陈毅觉得憋屈的大概是受了憋屈之后还没法去责怪粟裕,而差不多只能责怪自己。

 

内战之初,陈毅粟裕各领一军,粟裕率领华中野战军在苏中七战七捷,而陈毅领导的山东野战军却在山东五负一平,反差明显。那时候,名义上,陈毅是粟裕的上级,但要当粟裕的上级并不是件容易事,粟裕差不多对陈毅提出的所有的军事决策都有自己的不同意见。其实粟裕提出不同意见并不是只对陈毅,就是中央军委的决策粟裕也是经常斗胆直陈,提出不同意见,有时甚至一谏二谏三谏直至四谏,这是粟裕的个性,认准了的事情就坚持到底。建国后粟裕任总参谋长期间,也因为工作中的不同意见跟当时的国防部长彭德怀不对付,惹得彭召开军委扩大会议批判粟裕,罪状之一就是一贯地反对领导。联系到粟裕的一贯作风,这条罪状却也并非完全没有根据,当然,这是后话了。

 

让陈毅难堪的是,每次陈粟之争,最后总是以中央军委接受粟裕的意见,反对陈毅的意见而告终,尽管陈毅坚持的常常只是中央军委自己最初的部署,这就让陈毅觉得很是灰头土脸,上下不是人,很没有面子。后来,山东,华中两支野战军合并成立华东野战军,陈毅任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任副司令员,中央军委却在电报中明确指出,战役指挥交粟裕负责,这等于是直接剥夺了陈毅的战役指挥权。身为野战军司令员,却没有战役指挥权,这个司令员也只是个挂名的司令员而已,陈毅心中的感受,可想而知。最让陈毅难堪的事发生在淮海战役以前,老毛怕陈毅妨碍粟裕指挥淮海大战,特地把陈毅调到中野野司任副司令员,让三个四川人在一起去唱变脸,把华野整个地交给粟裕一个人去折腾,并想让粟裕直接升任华野司令员兼政委,是粟裕坚辞,老毛才收回任命,是以陈毅保留了华野司令员兼政委的职务。于是,粟裕以华野代司令员代政委的身份指挥了华野的淮海战役,陈毅却身在中野任职副司令员,同时挂着华野司令员兼政委的虚衔。据说老毛当初想把陈毅调到其他野战军去时,没人原意接受他,只有中野的刘邓出于同乡之谊才接受了他,这是一件令陈毅十分难堪并耿耿于怀的事。我觉得老毛这一手忒损,对陈毅十分的不公,其实陈粟二人在华野已经形成了一种模式,也就是黄桥战役的模式,陈毅管全面或者什么也不管,战役指挥由粟裕全权负责,两人合作,华野 一直打得不错,完全没有必要把陈毅调走。老毛来这么一手,着实让陈粟两人都很难做人。

 

人说华野是陈不离粟,粟不理陈,其实两人的关系是极不对称的。陈不离粟是真,粟不离陈却未必。如果没有粟裕,陈毅的山东军区在王耀武的步步紧逼之下,早晚会丢掉,丢掉了山东,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陈毅元帅了。华野的丰功伟绩,即使不说百分之百地是粟裕的功劳,至少可以说百分之七八十是粟裕的功劳,粟裕在前方浴血作战,陈毅在后面轻轻松松地就获得元帅军衔,可以说这个元帅衔是粟裕送给他的,没有粟裕,就绝对不会有陈毅元帅。反过来说,如果没有陈毅,粟裕只会活得更潇洒,至少不用先让司令员,后让元帅了,如果没有陈毅,粟裕就是新四军系统和华野的当然代表,获得元帅衔是理所当然的事。有了元帅衔,就有了与彭德怀相等的地位,后来也不大会被彭老总整得那么惨了。那种没有陈毅就没有粟裕的说法夸大了陈毅的作用,以粟裕的才能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性格,早晚会浮出水面,受到中央军委的重用,与陈毅关系不大。

 

其实陈毅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一点,粟裕好歹也是他的下级,对陈毅而言,两人基本上是一种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关系,所以憋屈归憋屈,在工作中陈毅对粟裕还是大力支持的,平日里,战斗打响时,怕妨碍了粟裕指挥作战,陈毅会主动离开作战室,让粟裕放手指挥。粟裕作战有功,陈毅也不吝赞誉之辞。莱芜战役以后,陈毅就称赞粟裕说,“粟裕将军的战役指挥,一贯保持其常胜纪录,愈出愈奇,愈打愈妙。”陈老总这样的心胸,的确是让人感佩的,说实话,本人若处于陈毅当时的情形,能不能做到陈毅那样,还真不好说,所以本人在这里要真心佩服陈老总一把。就冲这一点,陈老总就已经可以配得上他的元帅衔了。陈毅并非嫉贤妒能的宵小,他的大度与容量,的确值得粟裕先让司令员,后让元帅。

 

58年彭德怀召开军委扩大会议批判粟裕时,陈毅的表现很有意思。陈毅起先对批判粟裕是有保留的,后来是老毛点名要他批粟裕,他才说了那句举座震惊的经典名言:粟裕这个人,就一个字,阴。陈毅此言,大概是有所指的。山野华野合并成立华东野战军初期,张鼎丞、邓子恢、曾山曾联名发给中央军委一封绝密电报,历数陈毅军事指挥中的失误,认为陈毅不适合军事指挥。这封电报直接导致了军委剥夺陈毅的军事指挥权以及后来将陈毅调离华野。这封电报粟裕没有署名,陈毅大概心里认为这封电报是粟裕授意的。其实,现在看来,即使电报真是粟裕授意的,那也是出以公心的成分居多,如果粟裕真的想抢班夺权,就不会有后来先让司令员,后让元帅的事情发生了。说粟裕骄傲,不服从领导也许说得过去,说粟裕阴就不知从何说起了,粟大将军一生所作所为,都是绝对可以拿得上台面的。陈毅这样说,大概反映了这些年来他心中的憋屈,他也是人,也有喜怒哀乐,逮住机会一抒心中的郁懑,也可以理解。

 

据说,粟裕受了批判违心地做了检讨以后,陈毅兴高采烈地说:“粟裕同志勇敢吃屎的态度很好。以前我对粟裕同志不肯吃屎的态度很不满意。现在他已经当着大家的面吃屎了,我表示欢迎。我现在对粟裕同志没有意见了”。呵呵,真是酣畅淋漓,快人快语,可以说,到这里为止,陈毅心中受到的憋屈才真正一扫而光。从陈毅这几句话中也可以看出,陈毅批粟裕,仅仅出于私人恩怨,只是想出口气,批了粟裕,出了气,也就完了,他并没有致粟裕于死地的意思,无论如何,陈老总还是厚道的。

 

不过,类似的情形下,粟裕的表现却很不同。58年粟裕挨了彭老总的整,59年彭老总倒霉,有人私下建议粟裕把58年彭老总整他的事也拿出来说一说,可粟裕坚决不同意,他不愿在彭老总倒霉的时候做这种落井下石的事。两相比较,我只能说,陈元帅不仅在军事才能上比粟大将稍逊一筹,就是在人品上似也比粟大将稍逊一筹。对陈元帅的行为,我能够理解,对粟大将的高风亮节,我却只有钦佩的份。

 

 

00七年七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