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捷夫->正文
 专栏新作
 - 习近平玩儿微博 引外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躲北京阅兵 中国民众
 - 中国举行阅兵 美国表
 - 审判周永康 美英媒体

 
 
万维专稿:英国媒体曝光克拉玛依事件内幕

捷夫


万维专稿:英国媒体曝光克拉玛依事件内幕

译者:捷夫

英国泰晤士报200756日刊登了该报驻远东记者Michael Sheridan发回的长篇通讯,回顾多年前新疆克拉玛依的那场吞噬288名小学生的大火,并记述了事件的最新发展。以下便是这篇通讯的概要译文。

当最初燃起的火焰刚刚烧到剧场舞台的一角,许多兴奋的孩子都还以为那是演出的特殊舞台效果。然而短短十几分钟之内,他们中的288个小学生就在烈火中丧生。十多年来,那场骇人听闻的灾难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死者的父母,然而随着中国的剧烈变革和不断繁荣,越来越多的人早已把惨剧忘却。

现在,这令人感到耻辱万分的事实终于公布于众:孩子们之所以葬身火海是因为他们在事件突发的关头被告知坐着不动,让共产党的官员们先离开剧场。在大陆官方所控制的媒体首次对此做出证实之后,消息引发数百万中国网民在最近几周中广泛地谈论与关注。

中国央视记者陈耀文(Chen Yao-wen)将惨剧拍成纪录片并曾放在自己的网站上。在此之前,事件的真相竟然被有意地掩盖了12年多;当然,纪录片不久就被互联网管理当局禁止了。在这十多年中,灾难仅仅被简单地称为“一二八事件”,虽然中国大陆民间有着各种说法,但国际社会只能从有限的报道中对事件略知一二。

那是1994年的128日。500714岁、经过挑选的优秀小学生参加一场综艺表演,他们中有许多人的父母是汉族工程师或地理学家,多年前就已来到新疆油田工作。当孩子们坐定,克拉玛依市的党政最高领导人才缓步入场,在掌声中入座,随后演出开始。

炽烈的火焰在数秒钟之间就变成了一场多年来最具争议的火灾。不止一名幸存者坚持说,当时一个“女干部”站起来大声宣布,“大家安静,都别动,让领导们先离开”。近来在中国互联网上传出,这位女干部的名字叫邝丽(Kuang Li),时任国营石油公司地方教育中心副主任。

老师们服从了,他们告诉孩子们坐在座位上。后来侥幸逃出来的孩子们回忆说,当烈焰和刺鼻的气体弥漫在剧场时,恐惧和困惑使同学们瘫软在位子上动弹不得。党政权贵们鱼贯而出,老师赶忙叫孩子们站起来往外跑,已经太晚了----剧场的紧急出口被人锁上了大门。

李翔(Li Xiang)当时10岁,他说,“我的老师让我快跑,可等我站起来的时候演出大厅早已充满烈火浓烟,突然断电了,人们看不到任何东西,四周一片哭嚎。我算幸运,从大厅爬了出来”。事件过后,法院听说顺利逃生的党政官员之中竟无一人想得到命令打开火警紧急通道。

遇难学生家长和幸存者断定,邝丽本人躲进了演员更衣室;她随即锁上了门,可那间房子本来可以挽救另外30个人的性命。火灾过后,克拉玛依消防队从现场发现了288具孩童和36具成年人的尸体----大多数遇难的成年人都是尽最大努力保护学生的教师,将近100具学生的尸体堆积在演员更衣间的门外。

中国大陆的官方媒体详细记录了事件的全过程,但报道因有争议而没能全部播出。据传党内的秘密调查开始进行,随后司法调查程序逐渐展开;那些在灾难中失去亲人的家属和幸存者也进入了长年的默默等待。1995年,300名死伤者的家庭派代表进京,到全国人大试图表达司法公正的诉求。在保安陪同之下,代表们虽走进了高墙,可等待他们的却是五辆准备送他们回家的汽车。经过北京机场内的一条特别通道,他们被送上飞往新疆的飞机。

陈耀文拍摄了关于官员渎职的震撼性电视报道。他在他自己的网站上披露,“即使经过12年,当我采访克拉玛依事件的受害者时,他们中的一些人仍因受到压力不敢开口;我本人也受到了地方当局的跟踪。我怎么也想不到我的报道会被禁止和地方当局会如此处心积虑地掩盖事实真相”。

根据“南方周末”网络版报道,中共当局对事件的责任者采取了惩罚,14人被定渎职罪,其中四人是克拉玛依市的高级领导人,他们分别被处以最多五年的有期徒刑,但是公众被严格禁止得知审讯的任何细节。方天庐(Fang Tian-lu)是事件中级别最高的官员,被判处五年徒刑。另外一名副市长和教育官员被判处四到五年徒刑,邝丽被开除党籍并被判处四年徒刑,据传她后来又重新加入了中共,还进入保险行业就职。

那些幸存者们的痛苦其实只是刚刚开始。前面提到的李翔,现在已经成年。他的面部有显著的疤痕,手指也不复存在。其他的一些人,要么患有严重的自闭症,要么正因伤残而在个人生活中苦苦挣扎。死者的家属也大多没有从打击中获得恢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在克拉玛依事件中失去了一个九岁孩子的父亲说,中国人民将永远不会忘记“让领导们先离开”这句话。市政府曾答应为死难者建立一座纪念碑,“但从未兑现”。另一位在事故中失去了一个八岁儿子的父亲说,那些只顾自己逃命的官员“应该被定谋杀罪”。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osted on www.creaders.net: 2007-05-06 17:26:04
http://www.creaders.net/newsViewer.php?id=725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