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赵碧霞:采蘑菇(1)

赵碧霞


采蘑菇

2005 10 17

暮秋时节,细雨纷纷,还夹杂着大雨滂沱;本来秋季就多雨的蒙特利尔,今秋的雨似乎格外多;到了十月中旬,几乎没有一天晴朗过。反而不是瓢泼大雨,就是寒风细雨。说那是瓢泼大雨,因为那雨宛如夏季暴风骤雨的癫狂,直下得昏天黑地,地上的雨泡毫无顾忌地哔剥哔剥地响。原来,今夏蒙特利尔少雨,人们经历了不多见的高温无雨季节,为此,老天似乎要补偿今年本应赐给蒙特利尔的雨水,要赶在秋季结束之前,将它的雨水配给量全部用完。进入十月以来,常常等狂风大雨一过,我以为雨过天晴,哪知那细细绵绵的小雨又飞扬起来,沙沙的雨声令行人驻足,我也只好躲在家里,避开那凄风苦雨。

每天被雨困在家里,心里不舒展,有时甚至焦躁不安。因此,我不住地祈祷,盼老天爷大发慈悲,收住它那断了线的珠子,让阳光普照一下,然后循环往复地下雨、天晴吧。我心里清楚,中秋节过后,就是采蘑菇的好时节。错过了这村,便没这店。老天爷,行行好,不要让我错过了采蘑菇的季节。

我心里的企盼与祷告仿佛发生了作用。今天一大早,尽管外面还是烟雨蒙蒙,可下午一到,云开雾散,虽秋风习习,但雨已打住,羞羞答答的太阳正从与之缠绵的云雾中不时地露出那红晕的脸蛋来。莫等闲,不要辜负罕有的秋色,此时不出门,更待何时?我急不可待地拽着丈夫,要他陪我出门去采蘑菇。

沿着平日散步的路径,我俩仔细地在我家附近那一望无际的草地上搜寻着,不放过每一个角落。没过多久,我们突然发现远处有一处白晃晃的,像雪似银,在那还没有枯黄的草丛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那应该就是我们探寻的蘑菇吧?我不用细想,如获至宝,竟聊发起少年狂来,欣喜如狂地像小兔子一样,一蹦一跳地窜到“小雪山”前,啊!那不是梦幻,那是真实的场景。那些白白茸茸的一大片竟是可爱的鸡腿菇,那是我最熟悉、最常采摘的蘑菇。——不需要查书核对,不需要向人讨教,这是一种无毒、能食、口感不错的野菇。我已经食过许多了。当下宝山在前,我定要“大发横财”,不枉此行。我小心翼翼地将一朵朵亭亭如盖的蘑菇摘下来,放入我事先备好的塑料袋中;我虽未“背着一个大箩筐”,但我手中的袋子也不小。不多一会儿,那袋子已是沉甸甸的了。

采完鸡腿菇的心奋还未退尽,丈夫又在别处发现了另外一种蘑菇。只见这种蘑菇大如碗口,色如羊脂,但白中有绿荧隐隐,颇为罕见,其形如平菇,质感也与平菇类似。面对未识之宝,我俩如见新大陆一般,即心奋又狐疑。说实话,这种蘑菇很少见,或许在书中,或许在梦里,至少我对它,不像对鸡腿菇那样熟悉。我虽喜爱,但不敢贪婪,就打算挑摘几朵看起来特别诱人的、质亮色鲜的。伸手拨开草丛,哇,一团团紧紧拥抱在一起的新鲜无比的蘑菇,显得如此可爱,瞧它们整齐排列的而又光洁如新的样子,似乎正期待我的到来,等待我的发现,欢迎我来摘采。我犹犹豫豫,摘了几朵就打算回家,想参照家里的怎样识别蘑菇的工具书,找到对这种蘑菇的说明。

如果说刚才的发现,已使我心奋异常,那末,当我回家时,途经公园而见到的壮观景象,更使我惊呆了:只见一家私人的草坪上,几乎一小半的地方,长满了黄色而灿烂的蘑菇,其中,在一棵枫树下,一圈肥硕鲜艳的大蘑菇,丛丛叠叠,蔚为壮观。我见四下无人,房主似乎也不在家,就像做贼似的,迅速扒拉了一小袋,也不管是有毒或无毒,“胜利果实”,先抢回来再说。

接下来,我们还在别处看到了一朵朵雪白盛开,婷婷大盖的蘑菇,让我们大饱眼福。但我知道,那一定不能吃;都说好看而艳丽的蘑菇都是毒蘑菇,千万不要被其华丽的外表所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