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杨柳岸->正文
 专栏新作
 - 杨柳岸:写在办公室
 - 田 头 歇 烟
 - 杨柳岸:曾国藩的家书
 - 边草 燕支草
 - 晚霞中的未名湖
 - 孔 子 故 里
 - 梅 开 沈 园

 
 
杨柳岸:写在办公室的边上

杨柳岸


   写在办公稿纸边上的批示或修改,常常使撰稿人陷入左右为难的泥淖。在所有的签名组成的花边的中央,文稿的湖心,明显地感觉到花的底部偷偷伸出的暗刺。

  文稿的运行,是面对铅笔、圆珠笔、钢笔笔尖刺戳的过程。在频频暗送秋波之际,湖水已然抽尽。蓝墨水与黑墨水的游戏,大公章与小公章的球技,吵吵闹闹一座儿童乐园。

  报纸与茶水,办公桌上的围布与酱油。笔伐伪劣商品罪恶之际,报纸弄出双手黑乎乎的劣质墨迹。如此报纸是办公室对办公室的轻视,杂文对政文的讽刺,没有洗干净的政治围布。这般围布的渐多渐至小山模样,已然对围布原旨的背叛。

  茶水可以冲淡一些紧迫的话题,勾引出一条条小蛇般的马道消息,游离在走廊上,花色品种繁多。在阳光的陪衬下,尤如女性头上的花边,妩媚着长长的发丝。发丝垂帘听政,与毛衣线缠绕在一起争先出头,真正叫作解不掉,理还乱。

  口香糖是茶水的亲姐妹。男职员吐掉很久了,女职员还在嘴里咀嚼。但也仅仅是吹出一个个令上司讨厌的泡泡。还会带回家去,把丈夫的枕头腹部吹高,让他睡不着觉,然后自己安然入睡。女人的执拗就在这里,一点点的满足,却没有任何的实质意义。

  夹在电话与BP机之间,是一些七个位或八个位数字的拨弄。办公室与办公室的柴米油盐,办公室与非办公室的打情骂俏,交替进行。电话机的水位涨到警戒线的危险,被密码锁在塑料壳的下水道里,发出十分刺耳的声音。

  于是,大哥大成为电讯家族的官僚,接通了长途的腐败的声音。它与涂脂抹粉的小车在光天化日之下作爱的新闻,登载在头版头条上,编辑给它加上黄色的花边。

  习惯在洗手间里一边大便一边看报的人,虽然他们已经够忙:既要大便,又要抽烟,但决不会放过这种猎奇。他们不断交换蹲酸的左腿右腿,不断的交换对历史与现实的看法,十分尖锐。他们说:很臭。不知是说大便,还是骂腐败。

  但最终确实会把这些消息遗弃在洗手间里,让后来大便的人接下去看。忘了带卫生纸的人,就顺手撕下,被清水冲到最腌脏的地方去。

  于是红包的问题,被多次提及:大与小的区别。由此生成的咒骂,带有明显的妒嫉色彩。藤椅的四条腿翘起两条木腿,另有两条肉腿踩在抽屉上。一张张道貌岸然的脸上,涂遍若无其事的油脂。

  所以,人人最爱看的是《参考消息》,却不是领导嘴里的大实话。

  不管大会还是小会,都是长会。对于热烈的掌声,领导们要有清醒的头脑。不是欢迎您讲话的开始,而欢送前一位的终于结束。

  这就是为什么会场里的座位总是从最后一排坐起的原因。

  而奖金和补贴金额,总是从工资表上的第一个名字往下类减,成倒金字塔。

  电脑终于走进了办公室。它提高工作效率的证据,是对电脑多媒体VCD或牌纸麻将的娴练掌握。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 手指的麻利灵活,不仅仅在敲键盘上。办公室在人脑之外,又多出一个脑。这个脑将会被人脑用来干什么?

  相处的过程,是十分自然的归类。也不仅仅是物以类聚,互补的需求,把不同头颅扭在沙发椅的底下。

  落在目光与目光编织而成的网络当中的独行客 , 已经明显感到一种不自在,甚至是一个威胁。他在暗淡的夹缝中,选择退出与介入。他在退出之后,享受孤芳自赏的代价。他在介入之后,把手臂搭在别人身上也感觉让别人搭上的苦恼。

  于是,若即若离被提倡。似笑非笑上市场。好话虚话变紧俏。大角色小角色纷纷粉墨登场。

  去留意那些象石头一样坐在藤椅上的人,他们才是显示办公室的真正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