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西藏问题访谈记录(
 - 俞力工:犹太人与美
 - 俞力工:土耳其与库
 - 美国国会的谴责案与
 - 俞力工:德意志民族
 - 德国人的反犹历史与
 - 《以色列院外游说集

 
 
俞力工:土耳其与库尔德民族(背景资料)

俞力工


土耳其与库尔德民族(背景资料)
 
这两天,土耳其当局在伊拉克边境调集了10万大军,此外又派遣战斗直升机与F16战斗机深入伊拉克领
土对库尔德劳工党游击队的几个训练基地进行攻击。兹刊登一些背景资料,以供参考:
 
欧洲人的烫手山芋-奥卡兰
 
  自从本月13日土耳其库尔德劳工党党魁奥卡兰(Aabudullah Ocalan)在罗马机场遭意大利当
局逮捕之后,已有来自欧洲各地的数千名库尔德人云集于罗马街头,以游行、绝食和自焚(一死二伤)
方式进行抗议活动。针对库尔德人的行动,土耳其政府一方面除了强硬要求意大利当局将奥卡兰引渡至
土耳其,而后在本国对其进行法律制裁之外,同时又对国内外的土耳其人作出呼吁,即刻向意大利当局
寄发抗议信函并向全世界表达引渡奥卡兰的意愿。当大多欧洲政府对奥卡兰的引渡问题避不表态之时,
19日美国政府却正式表明支持土耳其政府的立场。究竟是给予奥卡兰政治庇护或将其递解给土耳其,
对意大利当局说来,自然是个极其棘手
的问题。
 
奥卡兰流亡意大利的背景
 
  奥卡兰所领导的库尔德劳工党为了争取自决权益,自1984年作出对土耳其当局进行武装斗争的决定
后,长期在叙利亚政府的默许之下,在叙利亚境内建立军事基地。劳工党在奥卡兰的直接领导之下,拥
有相当15000人的武装力量,不断的武装冲突也造成了土、库双方不下于3万人的死亡。近年来,由于叙
利亚的地位不断削弱,俄罗斯也不再利用库尔德民族的反抗行动牵制土耳其,土耳其一方更是在美国的
大力支持之下放手对国内外的库尔德武装力量进行围剿,于是及至本年10月份,土耳其当局终于正式向
叙利亚发出最后通谍,要求立即交出奥卡兰否则不惜对叙利亚用兵。如今叙利亚政府虽然没有按照土耳
其的要求将奥卡兰押解至
土耳其,但却向奥卡兰下达了逐客令。最初,奥卡兰原向俄罗斯提出庇护要求,但到达莫斯科机场后却
不为俄罗斯所接受,其后,奥卡兰不得已地决定投奔意大利。奥卡兰之所以决定投奔意大利,原因当然
主要是在美、土两国的夹击下,唯有的出路便是向欧洲国家求援,而在欧洲范围内,意大利在接受
政治庇护方面又属最具宽容传统的国家。另一方面,奥卡兰自然也考虑到,即便最后仍不免遭到遣送土
耳其的处置,单单是为引渡事件所造成的国际影响,也多少会引起国际社会对库尔德问题的关注。因此
投奔意大利,可说是设法在牺牲自己之前换取最大的剩余价值,换言之,在一个最坏的境况下所作出的
最明智的决定。奥卡兰的命运其实是近百年来整个库尔德民族的缩影。以下,笔者将有关问题分别介绍。
 
库尔德民族
 
  库尔德人口大致有2500万之多,大多数分布在土耳其(1200万)、伊拉克、伊朗接壤地带,少数
生活在叙利亚和亚美尼亚。库尔德民族属印欧语系,血统与伊朗人较接近,多数属伊斯兰教逊尼派。在
奥斯曼帝国时代,帝国中仅有统治与被统治者之分,而无民族利益的观念,因此各个群体还多少能够和
平共处。十九世纪,当民族主义思潮席卷世界之时,库尔德人也随之提出民族自决要求,然而在上数国
家(即奥斯曼帝国及先后建立的伊朗、伊拉克、土耳其)的压迫之下,其民族自决权却久久不得伸张。
更有甚者,许多国家往往出于打击或削弱对方的目的而扶植对手境内的库尔德反抗力量,由是库尔德民
族则被本国政府视为卖国叛徒而予以残酷的镇压。居住在不同国都的库尔德族政治团体之间,
也往往由于邻国的库尔德团体受到本地敌对政府的支持而造成相互之间的仇恨与争战。以最近的事态发
展为例,1990年波斯湾战争期间美国原号召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武装起义,而当伊拉克政府军进行反
击,库尔德武装力量处境不利并导致两百万库尔德居民大逃亡之时,美国却按兵不动不给予任何支援。
嗣后,美国将北纬36度之北的地区划为非军事区,以防止伊拉克政府军进一步对难民加以迫害,而其后
不久又允许土耳其军队越境至伊拉克的上述非军事区对库尔德劳工党的武装力量进行扫荡。如今,欧洲
联盟提出土耳其政府迫害库尔德族与违反人权的理由阻扰土耳其加入欧盟,而美国却打着让土耳其
牵制俄罗斯与阿拉伯国家的算盘,一方面大力推荐土耳其加入欧盟,一方面又纵容土耳其政府继续对库
尔德民族进行迫害。
 
奥卡兰其人
 
  奥卡兰出生在土耳其,现年48岁,多年来不但直接领导库尔德劳工党,同时也是土耳其库尔德族,
包括海外移民、难民的精神领袖(库尔德人称呼他为大叔)。奥卡兰在叙利亚境内及叙利亚所控制
的黎巴嫩地区均建有军事基地,通过这些基地他不只是遥控着土耳其内外的库尔德武装力量对土耳其进
行攻击,同时也对欧洲各国的劳工党支部发号施令。多年来奥卡兰设法将劳工党的地位提高至巴勒斯坦
解放组织(即交战团体)的程度,从而在国际社会取得一个受国际法保护的政治实体地位。由于土耳其
在美国的全球战略部署中的地位日益重要,该构想不但无法实现,甚至连起码的叛乱团体
(insurgentgroup)的地位也不获国际承认。在这种处境下,库尔德劳工党自然便成为土耳其政府再
三指称的恐怖主义犯罪分子,所能得到的至多不过是刑事罪犯的待遇。谈及恐怖主义活动,库尔德
劳工党多年来的所作所为绝对超过一般政治斗争与军事斗争的范围,然而问题在于,同样的恐怖活动土
耳其当局也在不断从事。以欧洲范围为例,库尔德族政治领导人遭暗杀的事件便时而发生,而结果却是,
土耳其的领导人一向是各个国家的座上宾,而库尔德的领导人却沦为无地容身的阶下囚。
 
土耳其己所不欲施于人
 
  土耳其政府一向不顾库尔德民族的特殊性,视库尔德族为土耳其山胞,因此除了采取强制性同
化政策、迁徙政策,迫使库尔德人远离原住地之外,还禁止库尔德族使用自己的文字。当土耳其向叙利
亚施加压力时,提出的就是叙利亚干涉内政协助恐怖分子进行颠覆破坏的理由,要求叙利亚
政府断绝对库尔德族的支持,然而在支持新疆独立运动方面,土耳其当局即无法为伊斯坦堡已成为新疆
独立分子大本营之一(另一大本营设在沙特阿拉伯,而真正的智囊团则聚集在美国的各大学术机构并受
美国资助与培训)提出辩解。许多土耳其政治家甚至公然再三提出建立一个由巴尔干半岛延伸到新疆
的大突厥斯坦雄伟计划。就这方面而言,从许多美国战略家所提出的分析报告,也不断可看到
利用大突厥斯坦对付俄罗斯、中国、伊斯兰教基教派(fundamentalism的企图,以及美国透
过土耳其与新疆独立运动之间建立的联系。
 
意大利的取向
 
  意大利政府多年来虽有迎合法国政府的欧洲自主主张、逐步脱离美国的意愿,然而最近在克
林顿政府的影响之下,却在科索沃问题上出乎意料地作出了批准北约组织向南斯拉夫联邦用兵的决定。
如今意大利政府所面临的引渡问题毫无疑问是个严峻的考验,无论最后作出的决定为何,多少可以让
人认识到人权概念在国际政治里的真正份量。(完)
 
1998.11.20.
 
 
奥查兰遭逮捕的前前后后
 
 
  216,经土耳其总理对外宣布,已通过一次秘密行动将库尔德劳工党领袖奥查兰由肯尼亚押
解至土耳其后,散居在欧洲的150万库族流亡分子与外籍劳工不约而同地在欧洲各大城市发起抗议示
威活动。此后,十多个希腊、肯尼亚的外交机构相继为示威人士占领,若干外交使节及其家属也被扣
压为人质。大批激动的库尔德人捣毁、焚烧停留在这些机构门口的汽车并与警方人员发生直接冲突之
外,若干库人甚至还进行自焚以致于造成数人严重烧伤和一人死亡。
 
  目前在德国生活的库尔德人就有50万之多,其各大城市自然也不能幸免,截至笔者发稿的17日清
晨,虽然绝大多数库尔德人已撤离上述外交机构,但相信今后这些流亡人士将会集中打击土耳其的各个
驻外机构。据最新报导,德国已有若干土耳其私人商行遭到库人的破坏。
 
  去年9月,在土耳其的压力之下,叙利亚当局放弃了对总部设在叙利亚的奥查兰的支持。从此之后,
奥查兰便开始踏上流亡之旅。1112,当他抵达意大利之时,即为意当局逮捕。嗣后,在德国拒绝
将通辑在案的奥查兰引渡到德国之后,意大利突然宣布奥查兰已离境,其下落不明,意大利对其去
向并不关心...”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奥查兰于116飞离意大利,2月初在比利时与荷兰拒绝飞机降落的情况下,
奥查兰所搭乘的飞机曾前往希腊加油。此后,在他遭到逮捕之前,还在驻肯尼亚的希腊使馆停留了12
天之久。据未经证实的消息,奥查兰离开意大利之后还曾到过白俄罗斯与中东,但由于无法取得庇护,
又折返欧洲。
 
  就奥查兰遭到逮捕的过程,目前也有不同的描绘。据希腊官方所发表的消息,奥查兰是在自愿离
开希腊使馆的路途上遭到逮捕,希腊当局并没有参与其事。另据一位目击者与奥查兰的律师宣布,奥
查兰是在希腊使馆内遭几位肯尼亚的特工人员押解出去。还有一位希腊官员则表示,奥查兰的被捕事
件是在背着希腊当局的情况下,由美国、土耳其及肯尼亚三当局联手进行的活动。除此之外,媒体上
也出现过以色列当局也参与其中的报导。去年124日,本人曾在《早报》为文指出,奥查兰之
选择投奔意大利,目的不外是借此行动引起国际社会对库尔德民族的前途的关注。此后投奔希腊使馆,
主要原因是希腊一向与土耳其交恶,对库尔德族的处境也持较同情的态度。因此笔者甚难想象,希腊
当局这次会出于改善与土耳其之间关系的目的,把奥查兰当作交换礼物,让肯尼亚特工人员进入
希腊使馆将其逮捕。至于目前希腊驻外机构成为库族的抗议对象,则极可能是扮演了替罪羔羊的角色。
果真笔者的判断无误,今后希腊对美国、土耳其及肯尼亚的反弹将会非常激烈。
 
  根据非正式统计,库尔德民族人口大约在2400万上下,其中除约半数居住在土耳其之外,另有
500万生活在伊朗,320万在伊拉克,150万散居中西欧,100万在叙利亚,30万在阿尔美尼亚。由
于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当局对库尔德族多采取强硬的同化政策,生活在这些国家的库族便提出民族
自决要求,并因此受到残酷镇压。库尔德民族在国际上极为孤立,以土耳其的库族为例,就因为战后
土耳其扮演着美国最忠实的战略伙伴的角色,因此美国便一向不支持库族的自决运动。这次在奥查兰
的流亡过程中,美国甚至出面干预,要求所有有关国家不得对奥查兰施以援手。肯尼亚当局之愿意出
面逮捕奥查兰,当然不是为了讨好土耳其,而是美国的影响使然。土耳其的战略地位极其重要,一方
面可牵制俄罗斯,二方面可对付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集团,美国自然不会为了库族的局部利益而打乱
全球战略部署。
 
  奥查兰事件发生在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争取自决权的同时,的确是赤裸裸地反映出西方的双重
标准。当奥查兰沦落地像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之时,欧美国家却为了成全阿族的独立愿望,集体
地对南斯拉夫当局施加压力。个中原因无他,西方国家的真正目的在于彻底瓦解南斯拉夫,从而把
整个巴尔干半岛纳入西方的轨道。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战胜国曾为了达到惩治奥匈帝国的目的,
打着民族自决的旗帜,拼凑建立了一个南斯拉夫,如今过河撤桥,又以同样的名义,把一个长
期和平共处的多民族国家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原载《联合早报》99.2.22.
 
欧洲媒体为奥查兰叫屈与四两拨千斤 
 
 
  自从216日库尔德劳工党领袖奥查兰在肯尼亚遭若干国家的特工人员逮捕,并秘密押送至土耳
其之后,欧洲的报章杂志就突然出现了大量为奥查兰叫屈,对库尔德民族的处境与前途表示关心、同
情的评论,其主要内容大致如下:1.这次超越合法程序而进行的绑架行为是一件龌龊的勾当;2.
奥查兰投奔欧洲时,欧洲(如德国)要么应当依据法律对他提出起诉,要么(尤其是意大利、荷兰与
希腊)应当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给予政治庇护;3.奥查兰虽然要对若干恐怖主义罪行承担责任,但考虑
到土耳其对库尔德民族所加诸的是性质更加严重的国家恐怖主义迫害,因此应当充分考虑到他的政治
动机而从轻发落;4.欧洲国家对奥查兰除了拒绝提供庇护之外,甚至对他所提出的愿意接受设在荷
兰的国际法庭的审判的要求置之不理,因而错过了一次公正审判和把库尔德问题拿到国际台面上讨
论的机会;5.奥查兰的身份其实与巴勒斯坦领袖阿拉法特毫无二致。西方国家在没有正式承认巴解组
织之前,长期视阿拉法特为恐怖分子,而之后,阿拉法特却摇身一变成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6.
尔德民族争取自决权的情况与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并无区别,库族为此而奋斗的历史甚至远较科索沃
阿族更加长久,然而如今却受到国际社会的歧视待遇。由此,一方面表现出欧洲人盲目跟从美国纯粹
从地缘政治角度出发的战略部署,一方面又错过大好机会对再三求入欧洲联盟的土耳其施加压力,要
求其尽快符合欧洲的人权、法治标准。
 
  上述议论听来虽然振振有词,唯不能自园的是,为何欧洲的舆论界不在奥查兰四处碰壁的当头仗
义直言,从而影响国家当局的决策,而事到如今方想到库尔德民族与奥查兰的确还有些值得同情的地
方。其实,上述之现象尽管矛盾,但细究之下也并非毫无道理。盖奥查兰这个烫手山芋目前即便已落
入土耳其之股掌,西方的言论似乎还不能简单地以马后炮加以看待,其原因是,欧洲联盟国家出
于宗教、文化、种族、经济、政治等等因素对土耳其的求入一向不表热衷,如果现在能够透过对库尔
德民族所表示的同情与关怀,缓和生活在欧洲的库尔德侨民的激烈情绪,同时又能够达到延缓土耳其
的加盟过程,则不失为一手四两拨千斤的高招。(完)
 
原载《联合早报》99.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