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联合国叙利亚调查小
 - 资源战争与叙利亚
 - 前德国总理斯密特对
 - 泰山亦鸿毛?谈本.拉
 - 伊扎特撒野、撒娇找
 - 谁主谋?谁获利?
 - 新十字军的资源战

 
 
俞力工:土耳其为何开打?

俞力工


              土耳其为何开打?

 

  继本月17日土耳其国会通过决议、批准对窝藏在伊拉克的库尔德劳工党(PKK,在伊拉克活动的土耳其叛乱组织,约有3000人)游击队进行军事行动之后,土耳其当局终于在23号左右,开始越境对PKK的基地进行空袭。

 

  PKK成立于1984年,长期利用叙利亚、伊拉克两地的库尔德生活圈作为掩护,设军事基地于彼处(叙利亚为总部),并不时向土耳其发动攻击。九十年代,土耳其曾在美国、伊拉克萨达姆当局的同意下,对伊拉克境内的PKK进行扫荡。再加上九十年代末期叙利亚势孤力单,经不起土耳其的压力,便将PKK游击队驱逐出境。嗣后,1999年土耳其情报人员又将流亡在肯尼亚的PKK领袖奥查兰(Ocalan)绑架回国。从此之后,PKK便奄奄一息。

 

  2003年美国攻占伊拉克之后,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民族俨然成为独立的“国中国”,由是给予土耳其的PKK莫大鼓舞。此外,美国有意颠覆伊朗,大力武装流亡在伊拉克的反伊朗库尔德游击队(PJAK,库尔德自由生活党)。最近,据德国媒体报道,今年8月,PJAK领袖阿玛迪(Rahman Haj Ahmadi)还前往白宫活动甚至还有皈依伊斯兰教的德国年轻人前往伊拉克接受PJAK的反伊朗军事训练。于是乎,PKK便趁机与PJAK“融合”起来。此后,不但死灰复燃,还恢复了对土耳其进行骚扰的能力。

 

笔者过去曾提及,整个九十年代联合国对伊拉克进行经济制裁时期,为了土、伊两国的贸易突然中断,土耳其一方便蒙受了5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对此,美国虽曾经答应进行补偿,却始终没有兑现。更加严重的是,美国冷战结束后所推动的反恐战争形同对伊斯兰教世界的围剿,由是对土耳其产生了几个意想不到的结果:一是,该国申请加入欧洲联盟的计划,在欧洲反伊斯兰教情绪不断高涨的情况下,实际上已胎死腹中;一是土耳其的伊斯兰教势力对西方产生的激烈反弹,不止是推出了个伊斯兰教党执政的政府,也同时对美国、以色列的所作所为表示强烈不满;如今,又见PKK卷土重来,对政府的压力与要求自然不断升级,于是催化了国会的用兵决议和政府的军事行动。

 

  迄今为止,土耳其出动的仅仅是战斗直升机与F16战斗机。众所周知,借空中力量对付山区的游击分子的作用极为有限。这方面,北约组织1999年的南斯拉夫经验,与苏联、美国先后的阿富汗经验均可证明。但是,土耳其的目的显然不是纯军事,而是为了平息国内群众的激烈情绪,同时还尝试通过具体行动,对伊拉克当局以及扯人后腿的美国政府提出抗议。至于是否还有其他经济目的,则仍有待仔细观察。除了这些动机外,还要考虑的是,在所谓的伊拉克库尔德生活圈内还长期居住着近100万人口的突厥族。一旦事态发展到不可开交的地步,这100万少数民族自然会像越南华侨一样地首当其冲。虑及此,土耳其当局应当还不至于愚蠢到弃“侨民”的生命于不顾。

 

  1998年底,如前所述,叙利亚当局曾在土耳其压力下将PKK驱逐出境。彼时高压之所以成功,主要原因在于支持PKK的不是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民族,而是与土耳其不睦的叙利亚当局。如今,PKK寄居在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民族生活圈,而该地兄弟民族又长年为争取独立遭到重大牺牲。目前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突然取得实际有效的统治地位,似无弃PKK于不顾的道理。

 

因此,当土耳其政府向伊拉克当局提出引渡PKK游击队、又表示将采取军事手段的意向时,伊拉克的两位库尔德领袖先是表示“PKK不是恐怖主义组织,一旦土耳其进军,伊拉克库尔德人将进行反击”(库尔德地区总理巴桑尼语,Barzani);“伊拉克连只猫都不会引渡给土耳其”(伊拉克总统塔拉邦尼语,Talabani)。虽然,该两领导人的态度最近几天有所改变,即强调PKK不得利用伊拉克的庇护惹事生非,但是,这离“引渡”或“驱逐出境”,还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美国一方,再三呼吁土耳其放弃军事手段,其原因不外是避免打乱制造三个“国中国”的部署。换言之,美国的期许是:形成统而不合、三地分治的局面;建立一个听从美国、需要美国扶持的弱势中央政府;通过一个为各方所接受的石油法,既能使石油利益均分,又能使外国石油公司获得最大好处。如今,当该布局停滞不前、库尔德地方政府又擅自将石油开采许可到处发放的时刻,美国所希望的当然是个稳定的局面,而不是一波三折的进一步失控。

 

当前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最感兴奋的可能就是伊拉克政府。本来,该弱势政府对库尔德地区的事物就无可奈何,最近眼看着地方政府目中无人地发放开采许可,也只能口头声明其一切决定为“无效与非法”,同时也再三警告外国石油公司将自行承担一切严重后果(注);另一方面,在美国的催促下,中央政府又无法推出一个让各当事方满意的石油法。如今,经土耳其领导人的频频造访与交涉,竟无形中抬高了中央政府的地位。或许,这说明土耳其一方所愿看到的,还是一个中央集权的伊拉克,既能保障双边贸易的利益,又能够把库尔德民族修理得服服帖帖。

 

  这次土耳其的军事行动除了获得北约组织的“理解”之外,受到大多国家的批评。原因自然是,从国际法角度观之,PKK虽然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对土耳其进行骚扰也是事实,伊拉克库尔德地方政府对PKK采取姑息态度也无可争辩。毕竟,PKK的威胁早已存在,同时也不具有任何国防危机的迫切性。鉴于此,土耳其当局应当诉诸法律,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出面处理。考虑到国际社会没有任何国家支持PKK的独立诉求,因此在安理会取得达成一致的办法绝非难事。然而,土耳其却抛开正常手段,滥用武力,一方面固然反映后冷战时期的“法律扫地”局面;另一方面由于俄罗斯东山再起,土耳其的战略地位重新恢复,于是,又有点忘乎所以起来。

 

(注)迄今,已知的获取开采许可的外国公司有美国的Hunt Oil,法国的Perenco,加拿大的Heritage,瑞士的Addax公司则与土耳其的Genel Enerji 公司一道,取得了规模较小的提炼加工许可。

  由于发放的开采许可多带有过时的“产出均分”色彩(Production-Sharing-Agreement),评论界普遍认为库尔德地方当局是在“出卖”资源。地方当局巴桑尼总理则强调,伊拉克中央政府像萨达姆一样,始终想利用石油资源控制地方

2007/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