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 施化:善恶之道,此
 - 施化:我的价值观
 - 施化:紫微,泼妇还
 - 施化:《色戒》终于
 - 施化:平等是基督教带

 
 
施化:善恶之道,此消彼长

施化


 

 

 

很久很久没有听到周围的人谈论善恶了。隐约中记得的上一次,还是近半个世纪以前,身为外交部长的陈老总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句话通俗好记,琅琅上口,在当时甚为流行。

 

但是陈毅部长没有继续解释何谓善何谓恶,所以到后来被打成反动路线,错误路线代表的时候,有口难辨。死也死得不瞑目。还记得当年陈毅的死讯传来,我对连毛泽东也参加追悼会大为不解,“不是说,难道……”。再往后,对政治上的是是非非就不想解了,爱怎样怎样,随你便。

 

到了林彪爆炸,沉沙折戟,从前敌我分明的阶级斗争弦就彻底绷断了。被提到吓人高度,“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原来不过是一场皮影戏。人们看到的表面只是假相,真正藏在后面的不给你看。从那时起,我周围有高干背景的女孩子,再也不讲斗私批修,而开始讲林彪选妃的小道传闻。“据说主要看皮肤,像貌倒是次要的。你知道张宁的皮肤……”。

 

可见政治中的善恶是虚构出来的,假的。政治以意识形态立场来划分善恶,所以帝修反是恶的,封资修是恶的。善的标准是什么?标准就是不反对我。这个我可能是最高领袖毛主席,也可能是工宣队长张师傅。而且这个标准不固定,过几天就变。上台下台如走马灯。国家主席可以变成叛徒内奸公贼,打倒刘少奇有功的副统帅可以变成野心家阴谋家,还有什么不可以变的?人们从此再也不关心善恶,只关心内幕。

 

一个社会如果到了只有政治内幕,没有善恶的时候,就是善开始消退,恶开始增长的最初。善恶如同日夜,冬夏,此消彼长。看起来似乎有一种混沌状态,灰色的,没有善也没有恶,大家讲的只是实效或实惠。其实这种状态只存在于幻觉当中。世上的任何事情,从因果关系,从前后关联来讲,都不是孤立的。如果不是善在影响,就必定有恶在影响,中间状态,灰色状态,不善不恶,只是暂时的过渡,随着时间推移,一定会倒向一边,不会永久平衡。

 

问题是,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所谓的善恶,还是具体事件具体分析,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如果中国人不能肯定地回答这个问题,那就说明我们的价值观已经混乱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了。

 

这种混乱,从历史原因讲,是因为长时期政治的是非划分搞出的逆反心理。从现实原因讲,也是政治的因素继续干扰基本价值判断。认为中共已经从一个政治党蜕变成经济党,我以为够天真。中共改革30年来变了很多,都是策略上的变,本质没有变,本质是搞政治也就是权力控制。刺激经济也是为了政治地位的稳固。因此,哪怕是变了味的变了质的经济,照刺激不误。

 

目前的政治行为表现在尽可能掩盖经济改革中的弊端,压制所有批评和政治改革的主张。如果你批评了,就是“反华反共”。“反华反共”明显是一个政治判断,因为你都不知道界限在哪里,他的嘴就是界限。到目前,在日常价值判断中,这个政治判断高于一切。只要你有“反华反共”的嫌疑,你说的善就是恶,你说的恶就是善。至少退一步,你说的都是可疑的,反正我不信。既然不信你的,也不信他的,谁的也别信,咱们就这样稀里糊涂,混混沌沌的“灰色地带”着过,也不至于会怎么样。

 

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原本意义上的善恶价值判断才能回到中华大地。也许在那一天到来以前,恶就已经钻进内脏骨髓,任何善都无法恢复了。

 

你说的不带政治的善恶到底是什么,有这一样东西吗?很简单,害人的,就是恶。爱人的,就是善。不论你是反华爱华,标准是一样的。我怎么知道同样一件事是爱人还是害人的呢?很简单。受到伤害的人一定会呻吟会叫喊。请不要用网特,警察,监狱去消除声音,你自然就知道在哪里害了人,知道该怎样去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