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中国的“国母”是不
 - 刘少奇前妻谢飞生命
 - 没有国父,哪来国母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故乡的中学

谢盛友


 

故乡的中学

 

作者:谢盛友


海南岛文昌县罗峰中学始名罗峰书院,创建子公元一八八四年(清光绪甲申年)间,迄今已一百二十多年。
我乡先辈有志有识之士,深知乡里地瘠民穷,稍为小康家庭的子女尚能负笈他乡,贫家学童则连望孔子之门墙也无缘。于是云凤若诸先生乃振衣而起,极力鼓吹振兴教育,邀集地方贤达,海外侨胞捐资办学,经过一番努力奔走、擘划筹集,遂于一八八四年间,建成正屋三进、横廊八座、大客厅一间、大路门与门前照壁等学舍,名曰:罗峰书院。斯时也,凡海南岛内能如斯规模宏大、结构堂皇之学堂而造就人材者几?书院落成之日,乡里庆幸,邑人称羡,蜚声遐迩:我乡之学风、文风亦籍以培植渐振矣!于此期间!先后掌教书院者为:徐芸阶、韩升阶、韩鉴塘三位先生。

一九四九年以来,先后由许炳南(字香元、又字子锋〕先生任校长,再更校名为文昌罗峰初级中学。由符振中任校董会董事长,谢肖珊(笔者的堂伯伯)为副董事长。一九五六年改为文昌县罗峰中学,开始招收秋季第一届高中学生,是为罗峰发展成为完全中学之始。这一时期、学校秩序井然,管教均有章法,学生成绩优异,一九六零年参加全国高考名列海南前茅,一九六一年秋至一九六四年夏,由詹先登先生任校长,一九六四年秋至一九六八年,由英若、詹先登任正副校长。—九六四、一九六五年间,在校长英若、詹先登带领下,全校师生员工积极劳动、开辟了学校南面大运动场,东边养鱼塘五个、大农场一个,场里种上胡椒、橡胶、椰子、另外造林一大片。
一九六六年下半年,暴发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运动,罗峰中学和全国各地院校一样,遭受十年内乱的浩劫,校名被改为“南海战校”,校园变成“文攻武卫”的战地,教室宿舍、家私教具,图书仪器被毁坏,学校停课,学生则被煽动起来“闹革命”,走出校门,杀向社会,四出大串连。结果十年宝贵的光阴白白浪费,毁了整整一代人。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成立学校革命委员会,由苏大兴担任革命委员会主任,一九七零年秋至一九七二年夏是梁定法、苏大兴分别任正副主任,恢复罗峰中学校名。一九七三年秋至一九八零年夏由裴用福、苏大兴任正副校长。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拨乱反正,落实政策,教育重新走上正轨,罗峰获得新生。

我一九七三年进入罗峰中学,当时是裴用福、苏大兴任正副校长。大家还记得什么叫做教育回潮吗?我们进入高中时是正儿八经考试进去的,但是,没过多久就潮退了。然后,在学校里我们根本没有读书,天天劳动,种甘蔗、种水稻、养猪,养到个个几乎变成笨猪。实话实说,我在中学的时候,不但不喜欢裴用福校长,我曾经很怨恨他,因为他主政中学时,让我养猪。我第一次不恨他时,那是八十年代初我报考研究生的时候,认识到那不是他的错,是制度的错。第二次不恨他时,是我到了海外,我第二次认识到那个制度是错误的,更大的错误是,我们没有选择制度的权利。
当年逼迫我们养猪的裴用福校长,他的亲戚来德国留学,我热心照顾,毕竟我很喜欢读书的年轻人,更加喜欢来自家乡的读书的年轻人,不用养猪、可以读书,真好!

但是,我从来不恨潘先焕老师,我最敬佩的老师之一。潘先焕老师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先在国军炮兵部队任文官。一九四九年以后每次政治运动他都被遭殃,先被打成右派,后来文革时被自己的学生批斗,不堪忍受,从学校的三楼跳下来,命大,可胸骨被折断好几根,每逢天气变凉,就感到闷痛、剧痛。
还没退潮的那几个月里,潘先焕老师教我班数学和化学。我永远不会忘记开学的第一个月里的一次化学课,潘先焕老师让我上黑板解一道化学题,我一边写一边解答,潘先焕老师一边赞扬:这个同学的基本功特别好。没过多久,教育退潮,潘先焕老师与我日夜养猪。
……
一九七七年高考恢复第一年,我没有考上大学,我没有恨潘先焕老师,相反我更加敬仰他。到中山大学读书,有一次过年回母校拜访潘先焕老师,他很心痛自己手下的那些读书优秀的穷苦学生,有一句话我一直记住“盛友啊,年过了我就戒烟了,自己吃少些,好几个学生读书不错,缴纳不起学费,我人老了,快死了,抽烟也会死,不抽烟也会死,还不如让多几个学生读书。”那是一九八零年的是实情。后来我远走高飞,但是,我一直惦念潘先焕老师。

二零零五年春节,妻子带儿子回老家过年,我让他们带一条大中华、一件衣服,一本我的海外随笔集《老板心得》去看望我的潘先焕老师。时,他已经八十三岁,退休被返聘回校教书。一间十八平方米的房子,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收音机,这就是黄埔前辈的所有财产。
妻子说,潘先焕老师一边翻阅《老板心得》,一边老泪纵横:我的学生,我的学生,我没教你几个字,你竟然也可以在欧洲书写老板心得,…… 。
啊,黄埔,你是我们中国真正的摇篮。啊,罗峰,我永远恨你,不仅仅是因为我该读书的时候,你强迫我养猪,更多的恨是,你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们中国的摇篮。……

我尽管“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是故乡”,我纵然人在欧洲,但根系故乡、心系我家乡的亲人、老师。故乡啊故乡,无论我漂泊异乡有多久,无论我创业的故事有多曲折,无论我的命运有多大变化,有一点不会变,那就是我与生俱来的故乡情、与新老朋友的情感。

写于2008年2月21 日,德国班贝克